總編輯的話

總編輯的話 <第125期>

撰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總編輯的話 <第125期>

撰文/李家維

年前我到西湖畔的中國茶葉博物館,洽談引種收集自中國各地的茶樹品系,到屏東高樹的植物保種中心。接著就參觀唐宋茶具展,末了我要求看最精采的庫藏。人家大方端出了三樣寶貝:光緒貢茶、光緒普洱和哥德堡號沉船茶。哥德堡號在1745年觸礁沉於瑞典,20多年前打撈起來自廣州的貿易茶,送了少量茶樣給中國茶葉博物館。這是迄今保存最老的茶之一了,僅次於明萬曆時墓葬裡的一小撮茶末子。

看著這珍品,我的物慾心大起,於是問:這真是茶嗎?又是什麼茶?人家當然回答不了,我即表示:台灣有好技術,讓我們合作研究吧!就這樣我分到了約一公克的樣品,捧到在楊梅的台灣茶葉改良場。陳場長建議做元素分析,結果好極了,鈉、鐵和鋁的含量超高,海水和鏽船可以解釋鈉和鐵的異常,而高量的鋁就是山茶科植物的特色了,老葉含量尤高。這清朝外銷茶的含鋁量又遠超過一心二葉的台灣烏龍茶,顯然當時中國人摻了不少老葉給洋人喝。

時隔一年,我拎著罐東方美人茶再到杭州去,算是交作業,也是邀功。報告完畢,我獲贈15公克的光緒貢茶,這可是給皇帝喝的啊!又可以繼續古茶研究了。在王館長豐盛的江南宴中,東方美人茶是主話題之一,色五彩、味蜜香,這是台灣之寶。清明之後,新竹、苗栗濕熱茶園裡的小葉綠蟬大發,被叮了的茶葉既長白毫,也多產能禦敵的二次代謝物,此乃它獨特色香味之源,據說還能散發氣味,引來小葉綠蟬的天敵。

植物能藉氣味來彼此溝通,是30年前的聳動發現,接續的研究更是高潮迭起,原來芸芸眾生間的互動是如此精妙複雜。〈植物也懂聞味道〉將大大顛覆我們的傳統看法,若是詠歎自然的對話和文學仍停留在豔色及芬芳上,就顯膚淺了。

然而並非所有植物都如此神奇,生存競爭下仍是敗者居多,可可樹就是個令人擔憂的新案例。〈眾神的食物—巧克力〉是對這美食的禮讚,而〈巧克力危機〉是可可樹不敵害蟲及真菌感染的農情警訊。儘管浪漫該有代價,我看情人們也不必過慮,對如此重要產業,科學家當然不會束手無措。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2年第125期7月號】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9月199期腦中第七感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