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總編輯的話 <第91期> 

撰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總編輯的話 <第91期> 

撰文/李家維

賈老笑瞇了眼,逗樂他的是一道「蟲草燴鮮蝦」。15年前,賈老率數位大陸古生物學者訪台,參觀自然科學博物館後,食神張北和整治了一桌好菜宴客。大家看賈老吃得香,都高興極了。賈老,賈蘭坡也!古人類學的傳奇大師。當年他86歲,談笑風生;四年後,我到北京的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探訪他,已不良於行;再隔兩年,他的紀念雕像就與裴文中和楊鍾健並立在周口店的展示館裡了。

周口店是上個世紀古人類學的亮點,賈蘭坡高中畢業後,以練習生的身份參加了這個後來轟動全球的發掘工作。他挖出了三個北京人的頭蓋骨,幾天內世界上有2000多條新聞報導這盛事。接著日本侵華,他將周口店出土的動物化石裝成67大箱,存在北京協和醫院裡,結果被日軍拖到城根下焚毀。更令人扼腕的是,僅有的五個北京人頭蓋骨由美國海軍陸戰隊護送到秦皇島,竟然離奇失蹤了。在此之後,懸案反成了主角,周口店逐漸沒落,遺址的洞穴坍塌,多年前即有修復之議。

今年3月,北京人和周口店重登國際舞台,成了《自然》雜誌的封面故事。標題是一語雙關的「酷酷北京人」。過去學界認為北京人出現於50萬年前的溫暖歲月,而新的定年技術指出他們在77萬年前已住在周口店了。北京人是人屬的直立人,這個人科動物源於200萬年前的赤道非洲160萬年前遷徒到南緯7度的印尼爪哇,現在大家驚訝的是他們能耐酷寒,竟在冰河時期分佈到北緯40度!今年6月,周口店的搶救清理和新發掘計畫開展了,這是對人類文化遺產的拯救行動,學界也屏息以待更多的新成果。我們邀請高星和張雙權現身說法,〈重訪周口店北京人〉是這一期《科學人》的推薦必讀。

為了和鍾愛的頭骨模型合影,我蓄鬚二週來陪襯。這是人屬的另一個種:尼安德塔人;眉骨高聳,腦容量大,又個個和阿諾般壯碩,活躍於歐洲南部,卻在2萬8000年前滅絕了。西方人一直想知道他們體內是否混雜有這強壯動物的基因,連續劇有了新作,就是〈最後的尼安德塔人〉。北京人的故事現仍不及尼安德塔人的細緻,東方版的連續劇當然在期待中。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9年第91期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