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假假

達爾文才是王道

基督徒和保守派人士為何該接受演化論?

撰文/薛莫 ( Michael Shermer )
翻譯/王心瑩

真真假假

達爾文才是王道

基督徒和保守派人士為何該接受演化論?

撰文/薛莫 ( Michael Shermer )
翻譯/王心瑩

根據普優研究中心於2005年所做的民意調查,有70%的福音派基督徒相信生物一直是以目前的樣貌存在於世上;相較之下,新教徒為32%,天主教徒31%。再看政治立場,60%的美國共和黨員支持創造論,只有11%接受演化論;相較之下,29%的民主黨員支持創造論,而有44%接受演化論。2005年的哈里斯民調也發現,63%的自由派人士相信人類和大猿擁有共同的祖先,至於保守派只有37%接受此種觀點。這些數字讓我們確信,排斥演化論的人具有特定的宗教與政治立場。一個人可以是保守派基督徒又是達爾文主義者嗎?可以的,請見以下說明。


1.演化論與好的神學理論配合得天衣無縫。基督徒相信有全知與全能的上帝。上帝創造宇宙的時間是在10000年前還是10000000000年前,究竟有什麼差別呢?不管所花的時間有幾個零,創造萬物之榮耀同樣令人崇敬。而上帝創造萬物的方式是說了幾句話或經由自然的力量,又有什麼差別呢?不管創造過程用哪種方式,生命複雜度之壯觀同樣令人敬畏。基督徒實在應該全心全意擁抱現代科學,因為透過科學,不管從深層觀點還是細節來看,這些偉大的神蹟與古時經句並不相符。


2.創造論是不好的宗教理論。創造論說,設計出智慧生物的上帝就像鐘錶匠,這種說法好像把上帝比喻成修車廠工人,只是把堪用的零件拼裝一番就創造出生命了;這樣的上帝不過是個遺傳工程師,只比我們稍微先進一點而已。全知與全能的上帝理當超越人類能力的限制。正如新教神學家吉爾凱所說:「基督教的思想,絕不只是把人類對宇宙的看法化約成擬人化的投射,而是有系統地將所有來自人類經驗的直接類比剔除掉。」稱呼上帝為鐘錶匠,未免太小看祂了吧!


3.演化論可以解釋原罪及基督教的人性觀。身為社會性靈長類,人類演化出群體內的和睦關係以及群體間的敵對關係。天性使然,因此人類既合作又競爭、既利他又自私、既貪婪又慷慨、既愛好和平又好鬥;簡言之,就是既善良又邪惡。人類若希望演化出隱惡揚善的天性,則必須有道德規範及基於法規而建立的社會。


4.演化論可以解釋家庭價值。以下的特質乃是家庭與社會的基礎,也是人類與其他社會性哺乳動物共享的特質:情感與人際關係、合作與互惠、同情與移情、化解衝突、關懷社會與渴望名聲,以及對於群體社會規範做出回應。身為社會性靈長類,我們演化出道德觀,以便同時增進家庭與社會的存續機會。隨後,各個宗教制定其道德規範,便是以我們演化出來的道德天性為基礎。


5.演化論正可解釋基督教某些道德戒律。基督教有很多道德觀都與人際關係有關,特別像是說實話、對婚姻忠實等,因為違反這些戒律會對「信任」造成嚴重傷害,而信任正是家庭與社會的基礎。演化論詳細描述我們如何成為一夫一妻配對的靈長類,以及通姦如何傷害了信任關係。同樣在我們社會中,說實話對於彼此間的信任至關重要,因此說謊有罪。


6.演化論可以解釋保守的自由市場經濟。達爾文的「天擇」恰與亞當.史密斯的「無形之手」相輔相成。達爾文指出,複雜的生物設計和生態平衡並非經由個別物種之間競爭而預期產生的結果。亞當.史密斯則指出,國家財富與社會和諧並非經由個人之間競爭而預期產生的結果。大自然經濟學與社會經濟學兩相對應。兩者都是由下而上推演出來的,而非由上至下。


由於演化論可對大多數基督徒與保守派人士擁護的核心價值提供科學基礎,他們理當擁抱演化論才是。現在,科學與宗教間的無謂衝突應該終結了,否則正如《聖經》〈箴言〉11章29節所說:「擾害己家的,必承受清風。」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6年第57期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