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重力思考

企鵝的智慧設計

因為永遠保持警覺是自由的代價,所以,不好意思,我們得再談談智慧設計論。

撰文/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翻譯/陳儀蓁

反重力思考

企鵝的智慧設計

因為永遠保持警覺是自由的代價,所以,不好意思,我們得再談談智慧設計論。

撰文/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翻譯/陳儀蓁

先來回顧一下。首先是矛盾、愚蠢至極的創造論科學,這理論宣稱地球上的生物都源自聖經所指的創造,而非演化。接著創造論科學又衍生了曖昧的智慧設計論,說生命體太複雜了,不可能自然演化,定是由某位智慧設計者(名字是機密,不過與泰帝同韻)設計出來的。這位設計者創造的生命驚奇,不僅包括細菌的鞭毛,也包括安潔莉娜與珍妮佛。


2005年9月13日,《紐約時報》刊登一篇文章,討論「企鵝寶貝」這部紀錄片在某些團體引起的不小迴響。《世界雜誌》一位評論家認為,脆弱的企鵝蛋能在南極的氣候條件下存活下來,「是智慧設計論強有力的證據」。保守派評論家麥維德認為這部電影「強烈肯定了傳統美德,諸如一夫一妻、犧牲奉獻、養兒育女。」


幾天前我剛好看了這部電影。在弗羅里達州南部、天氣熱得跟烤箱一樣,我很有智慧的設計了我下午的行程:在有冷氣的戲院裡看企鵝。所以,我在這件事上或許能幫點忙。


儘管企鵝外表光鮮、走路時身體打直,但牠們不是人。企鵝的習性包括不穿衣服、走路搖搖擺擺,以及反芻食物給小企鵝吃。在歌頌企鵝的一夫一妻制時,批評牠們這些行為似乎不太合理。不過除此之外,電影中也明確指出,企鵝是「季節性的」一夫一妻制。就像許多常受倫理學家抨擊的電影明星,企鵝每年換一次配偶。再者,拿企鵝來做智慧設計論的例子也有很多問題。因為企鵝是把蛋固定在雙腳和身體之間來孵蛋。如果不小心讓蛋滑到地上,不消幾秒鐘蛋就會冰凍裂掉。真正的智慧設計論,也應該包含了體內發育、厚一點的蛋殼,或遷居到邁阿密。還有,企鵝爸爸和企鵝媽媽還得輪流走到110公里遠的海邊覓食。鳥還得用「走」的耶。


磨難後是審判。2005年9月26日,我在賓州哈立斯堡的聯邦法庭,聽著一位律師,幾乎確定是有史以來第一次這麼道:「可不可以給我們一條細菌鞭毛?」這真是開創法律史的一刻。當天是要判決賓州多佛學校理事會是否違反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因為他們要求在國三的生物課中加入反演化論、支持智慧設計論的警告。


有些人把這個案件稱之為「施科普斯案2」,不過實際上應該是「施科普斯案3」。1987年美國最高法院審理的「愛德華對亞谷拉案」,就明令禁止公立學校在科學課堂上傳授創世論科學。許多人把這案例稱為「施科普斯案2」。你不能有兩個「施科普斯案2」,至少在非理性力量也跑到數學課裡橫衝直撞之前還不行。


要求在課堂上教智慧設計論的理事會成員,可免費引用本文第一段來解釋智慧設計論。多佛教務主任,同時也是智慧設計論提倡者柏金漢,2004年1月在備詢時,八成用了小抄。「你真的完全了解『智慧設計論』每一個字代表的意義嗎?你知道這理論教的內容嗎?」柏金漢回答:「除了我陳述過的內容外,科學家,很多科學家,不會問我名字。我沒法告訴你智慧設計論從何而來。許多科學家相信在很久很久以前,某個東西,譬如分子或變形蟲,管它是啥,因演化而成了今日的複雜生物。」


這是我們的孩子該學的嗎?


無論如何,在本期SA付梓之際,審判才進行到一半,所以我們之後還得來看看結果如何。嘿!可沒人說過永遠保持警覺很簡單。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6年第47期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