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專輯

重訪佛洛伊德

現實世界,被劃進科學內的,可能是殺人或導致死亡的理論;被劃為非科學的,則可能是昨日科學家的圭臬。

撰文/王浩威(精神科專科醫師、財團法人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兼執行長)

年度專輯

重訪佛洛伊德

現實世界,被劃進科學內的,可能是殺人或導致死亡的理論;被劃為非科學的,則可能是昨日科學家的圭臬。

撰文/王浩威(精神科專科醫師、財團法人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兼執行長)

今年5月4日﹐加拿大中部曼尼托巴一位名叫大衛‧利馬(David Reimer)的38歲男子,在家自殺。


這消息刊上《紐約時報》,是八天以後的5月12日。那時將近一星期的美國精神醫學會的年會剛結束,我離開紐約,回到台灣開始整理電子信箱,上上網,才看到這一則新聞。西方各大報幾乎都刊出這則消息,標題中著充滿令人印象深刻的文句,像是「後現代受害者」等。自殺事件就在年會進行時發生,我不曉得事後看到這則新聞的美國同行,會有什麼想法。我在台灣某報看見小小的外電譯稿,可惜編輯似乎也不甚了解背景,沒有剪裁到應有的重點。


性別重塑的悲劇


1960~70年代,在性學研究突飛猛進的發展階段,有一位以「瓊安/約翰」(Joan∕John)為假名的知名案例。他原本是雙生男孩中的一名,出生後不久進行的割包皮手術,卻不慎將他的陰莖燒壞了。在當時最具權威的性學專家、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心理學者曼尼(John Money)的強力建議下,父母讓他接受了最徹底的變性手術:去除所有男性相關的生理結構,男孩也就變成了女孩。


曼尼原本就因性學理論而聞名,這時又因「瓊安/約翰」案例而聲名大噪,當時幾乎所有的流行雜誌都訪問了他。只是在曼尼的版本裡,「王子和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的結局,卻沒有出現在真實生活中。


這位原名為布魯斯.利馬(Bruce Reimer)的小男孩,在強制變性手術後變成布蘭達.利馬(Brenda Reimer)。儘管在成長路程上有曼尼安排的諮商輔導,可是,不安的情緒卻還是與日俱增。後來他改回男性的身份,以大衛為名,還是上學、工作和結婚,繼續他的生活。2000年,他的故事被寫成《性別天生》(As Nature Made Him),於是「瓊安/約翰」版本的「布魯斯/布蘭達」故事才廣為知曉。這本書出版四年後,大衛自殺了。沒人知道為什麼,外電引述他母親的話:「大衛從攣生弟弟兩年前去世以後,傷慟一直無法平復。」當然,也提到他最近的失業和離婚。


每一則新聞都提到曼尼。雖然沒有直接指責他,但所有的論述還是充滿了暗示,例如「受害者」之類的字眼。只是,曼尼還是當今性學權威,任何談到性別選擇的學術討論,都還是引用他的理論。儘管證明這理論的「瓊安/約翰」個案早已被質疑,甚至是證偽了。


大衛死了,曼尼還活著,還是像大明星一般四處活躍。幾年前台灣主辦亞洲性學會議,他還是風采翩翩地擔任大會演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