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假假

我們如何感知現實?

演化形塑我們的感覺系統,讓我們有更適合生殖的行為,但並不尋求真實的呈現?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真真假假

我們如何感知現實?

演化形塑我們的感覺系統,讓我們有更適合生殖的行為,但並不尋求真實的呈現?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我們如何曉得現實的本質?幾千年來哲學家提供了許多理論,從唯我論到下述理論:由天擇形塑的感官系統,提供了外在世界的準確模型。美國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的認知科學家霍夫曼(Donald Hoffman)提出了知覺介面(ITP)理論,得到許多關注。該理論奠基於演化心理學,宣稱知覺充當了引導生物存活與繁殖行為(而非呈現真實)的使用者介面,而且具有物種專一性。霍夫曼把物質空間比喻成桌上型電腦,空間中的物件就像電腦螢幕上由圖形使用者介面(GUI)產生的圖像;認為人類感官在人腦與外在世界之間形成了生物使用者介面,把物理刺激轉變成神經衝動,經由視覺皮質處理後變成外在環境中的物件;我們只要知道如何與介面互動,不需了解電腦與人腦內部的運作。真正重要的是適應功能,而非真實感知。


霍夫曼使用的正型標本是澳洲吉丁蟲;雌蟲體型大、體色棕色發亮、表面帶有小窩,像個啤酒瓶。雄蟲會騎乘在啤酒瓶上不斷發情,挨餓至死。由於吉丁蟲經天擇形塑的感官與腦不是讓牠們感知真實,而是與任何棕色發亮、帶有小窩的大型物件交配,因此瀕臨滅絕。霍夫曼跑了數千遍電腦程式以模擬演化,其中「數位生物」的感覺系統分成偵測真實與追求生殖適應兩種,結果後者勝過前者。由於天擇只仰賴生殖適應度,因此演化形塑我們的感覺系統是讓我們有更適合生殖的行為,而非尋求真實的呈現。


ITP理論值得我們慎重考慮與測試,但我也有疑義。首先,為什麼對真實有更正確的感知就不具有適應性?霍夫曼的回答是演化賦予我們一個介面以隱藏真實;例如我們不需要知道神經元如何產生蛇的影像,只需要在看到蛇的形象時跳到一旁。問題是蛇的形象最早從何而來?天擇造成。還有為什麼有些無毒的蛇也演化出毒蛇的樣貌?答案是掠食者會躲開有毒的蛇。擬態有效是因為原本就有客觀的真實可以模仿。霍夫曼說岩石是圖形介面,而非客觀事實的組成。但就算我們不懂物理或微積分,也會把石頭敲成箭矢狀,丟向動物以獵取食物,難道這不是具有適應價值的真實感知?回到吉丁蟲,動物行為學家把啤酒瓶稱為「超常刺激」,也就是模擬動物會產生反應的物件,且能引發更強烈反應,就好比女性的矽膠假乳及男性以睪固酮強化的健美身材會引起某些人反應。我們先演化出對正常刺激反應,然後才會對超常刺激反應;而正常刺激要產生作用,必須先由感官與腦準確呈現。霍夫曼說知覺具有物種專一性,因此碰上掠食者不能掉以輕心。海豚腦中的鯊魚形象必定與人類的不同,但不論我們的感覺系統如何運作,具有利牙及強力尾巴的鯊魚,確實是存在的。


再者,電腦模擬對於建立模型來推導演化是有用的,但ITP的實際測試應該是要決定大多數由生物知覺介面產生的圖像,究竟是模擬還是扭曲了現實;我猜是模擬現實,這個答案只有靠數據才能得知。


最後,為什麼要把生殖適應與真實變成選擇題?適應大都仰賴相對正確的真實模型,例如消除疾病與登陸火星這些科技進展,必定是因為我們對現實的感知更接近真實,即使這還不是真正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