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科書之外

演化也在演化

工具製造者已被他們自己的工具重新塑造。—克拉克(英國科學與科幻小說家)

撰文/、插畫/陳文盛

教科書之外

演化也在演化

工具製造者已被他們自己的工具重新塑造。—克拉克(英國科學與科幻小說家)

撰文/、插畫/陳文盛


我是亞瑟.克拉克(Arthur C. Clarke)的大粉絲。克拉克是20世紀最偉大的科學與科幻小說家之一,也是發明家和未來學家。我有一本他寫的討論人類未來的書《未來的輪廓》(Profiles of the Future,1999年英國版),我當初在書中讀到這一段話時大吃一驚:「人發明工具是個誤導的舊觀念,只對了一半。比較正確的說法是工具發明了人。」工具怎麼會發明人呢?他接著說:「最先使用工具的不是人,是人猿。牠們使用的工具讓牠們滅絕。」還有「這些原始的工具改變了牠們的身體姿態和動作,強化了牠們打獵的技術,增強牠們競爭的能力,終究導致牠們從人猿演化成智人。」所以,克拉克認為人猿到人類的演化是工具造就的。


文明起始,人類馴化動植物,讓它們去除野性、服侍人類,同時也開始依賴人類;而人類也越來越依賴馴化的動植物。馴化者與被馴化者互相依賴,同樣的互相依賴關係也發生在人和工具之間。工具強化我們、延伸我們,讓我們獲得在生物演化中無法獲得的本事。使用石器切割,讓我們的祖先失去尖利的指甲和強壯的下顎肌肉;農業和工業的發展讓我們大幅增加食用澱粉食物,導致人類消化澱粉的澱粉酶基因增多;嬰兒期過後繼續飲用動物的乳汁,導致很多現代人成年後還繼續製造消化乳糖的乳糖酶;醫療的進步更扭曲了人類劣勢基因的淘汰,原本很容易被淘汰的遺傳缺陷(例如血友病)在現代社會很容易控制,讓患者得以結婚生子、把血友病的突變流傳下去。從這些角度來說,工具馴化了我們,也促成我們的演化改變。


工具本身也不斷演化,而且越來越快,遠超過生物的演化速度。人類歷經幾十萬年的發展,才把族群擴展到地球各處。電腦只花大約一個世紀就從為數不多的笨拙機器,發展成無數小巧聰明的機器,散佈全球。1981年手機的使用滲透率才10萬分之一,經過短短38年,現在手機的全球滲透率已經超過95%。


文明越發達的社會,人與工具之間的互利共生越強烈。現代社會最依賴的工具是電腦,它們隱身於幾乎所有需要調控的機器工具中,是我們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夥伴。假想某種神奇的電子風暴讓所有電腦失靈,我們的社會將立刻崩潰,飛機從天上摔落、車輛船隻出事拋錨,家用電器停擺,政府、醫療和商業機構全面癱瘓。越先進的文明,災難越大。


相反地,雖然人類越來越依賴機器,機器卻越來越獨立、越來越不需要人類涉入。自動化系統讓機器自主操作,常比人類更迅速、更準確、更可靠、更能夠處理極度複雜且龐大的問題。在很多智能方面,機器都超越了人類,不禁令人懷疑並恐懼機器將取代人類。克拉克就說:「我們發明的工具是我們的繼承者。生物的演化將讓路給更快速的步驟:科技的演化。」這好像危言聳聽,但是演化的方向從來都無法準確預測,也無法阻擋,科技文明的演化更是如此。它會走向哪裡?會把人類帶到哪裡?克拉克在他的科幻小說代表作《2001:太空漫遊》中對人類的起源和未來的走向有戲劇性的臆測,不過他說:「請記得,這只是一部虛構作品。真實通常總是更奇怪得多。」


真實世界的前景變化難測。演化本身,也不停地在演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