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不打烊

人工智慧與機器人狂想曲

不斷進展的人工智慧,將如何改變世界?

撰文/林玉柱

網路不打烊

人工智慧與機器人狂想曲

不斷進展的人工智慧,將如何改變世界?

撰文/林玉柱

(圖源:pixabay


Google的人工智慧圍棋軟體AlphaGo擊敗韓國棋王李世,引發大眾對人工智慧的關注。就像蒸汽機擴大了人類的肌力,人工智慧也將增進人類的智力。我們在興奮之餘,又擔心人類的工作機會是否會被機器取代。人工智慧與機器人不斷進展,將如何改變人類社會呢?如果麥克魯漢(Marshall McLuhan)還在世的話,肯定會把人工智慧與機器人視為「人的延伸」,並且用「媒體四大律」好好檢視這項工具到底強化了人類文化的哪些特色?削弱或淘汰了什麼?從過往淘汰的世界裡重拾了什麼回來?這項工具推展到極致又可能轉化成什麼?


歷史已經說明人類自古就不斷運用機器輔助人力。工業革命以化石燃料驅動蒸汽機,大幅提升生產力。電腦發明後,開啟了生產與製造自動化的大門。農業與工業自動化,導致人的工作機會往服務業移動,世界上已開發國家的主要產業都是服務業。面對人工智慧這個「腦力蒸汽機」的快速發展,論者自然開始擔心服務業工作也要由機器人取代。君不見Google自動駕駛車已經上路測試,日本正在開發照護機器人,微軟也開發了與人聊天的人工智慧程式Tay。而韓森機器人公司(Hanson Robotics)更為醫院與兒童教育開發仿真機器人索菲亞(Sophia),她的臉部表情豐富,可以與人對看聊天。


在一些特定的能力上,幾十年內人工智慧就可能與人類不相上下,卻沒有人類腦力不濟、情緒不佳的「缺點」。我們幾乎可以肯定,從事服務業者將步入農夫工人的後塵,大幅度由人工智慧系統取而代之,真人服務也會像難以照顧的銀器、銅器,成為稀有、尊貴的象徵。當農業、工業、服務業的工作機會盡被機器人取代,是否代表大部份人不再需要為五斗米折腰、動腦,如同「唐頓莊園」裡的貴族,成天流連於琴棋書畫、騎馬打獵,度過快意人生?


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英國科幻影集「黑鏡」(Black Mirror)其中有一集「1500萬點」(Fifteen Million Merits)觸及了資源分配的議題。劇中幾乎人人都是藝術家,靠「感人創作」博得別人的認同,以求得到更多資源,過更優渥的生活。人類雖然從農業、工業、服務業的工作中解放了,卻又套上另外一個枷鎖;生活雖較不受限於生產力,但仍然受限於地球的負荷。若要地球生態不崩潰,在能源、空間、土地、污染的既有條件下,還是只有少數人可以享有美好人生,就像蒸汽機不會帶來普遍的解放。


除了引發資源分配體系的改變,人工智慧的問題不止於此。仿真機器人可能解決人口老化的照顧問題,也可能衍生出「人機關係」新問題。日本的動漫迷已出現逃避真實人生中的感情、迷戀二次元人物(例如日劇「絕對男友」)的現象。過去和小說、電影中的虛擬人物談戀愛,未來難保不會和機器人「機情地」談情說愛。


人工智慧畢竟不是生物,沒有動物覓食、打鬥、逃命、繁衍的四大本能,很難想像它會自我演化出侵略性。電影「魔鬼終結者」中機器人演化出自我意識,毀滅人類主宰世界的場景,或許不會發生。畢竟,人腦有下視丘負責調控這些生存本能,而機器人還沒有類似機能。但若是有瘋狂工程師故意把這些動物本能,開發成程式碼植入機器人,機器人仍舊可能毀滅人類。


若人工智慧可以演化出自我意識,更可能發生的是人工智慧程式開始思考己身存在的意義,最後如科幻小說家艾西莫夫短篇小說〈世上所有的困難〉中的超級電腦馬爾蒂瓦克(Multivac)那樣,自行引導人類進到機房,來毀滅它自己,因為它得出的結論是:「我想死。」


撰文者
林玉柱:主修自然語言處理,畢業於清華大學資訊所,曾任職資訊科技業20年,閒暇時優游資訊書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