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與科學

虛擬實境的願景

虛擬實境將改變醫療照護現況,從舒緩疼痛到恢復心理健康都能發揮功用。

撰文/華立斯(Claudia Wallis)
翻譯/黃榮棋

健康與科學

虛擬實境的願景

虛擬實境將改變醫療照護現況,從舒緩疼痛到恢復心理健康都能發揮功用。

撰文/華立斯(Claudia Wallis)
翻譯/黃榮棋


如果你還以為只有反烏托邦的科幻小說與遊戲玩家使用虛擬實境(VR),那你就錯了!VR正以無與倫比的速度改變我們的世界,而醫療照護可能是最先受到深遠影響的領域。美國史丹佛大學行為神經科學家格林里夫(Walter Greenleaf),從頭戴式VR裝置要價7萬5000美元而且很笨重的時期,就持續關注這個領域的發展。現在有些VR裝置重約500公克,要價不到200美元。VR裝置的市場銷售量目前取決於電子遊戲與娛樂事產業,但格林里夫預測︰「將來最大且最重要的市場,會是臨床照護以及健康福祉的改善。」


1990年代中期,研究發現VR可轉移病人對醫療過程所引發的疼痛的注意力,也能緩解焦慮症。「冰雪世界」就是早年成功應用於醫療領域的一款VR遊戲,它讓燒燙傷患者處於涼冷的冰雪景觀,對著卡通企鵝與雪人丟雪球,暫時脫離護士擦洗傷口、拉伸癒傷組織,以及小心翼翼換上敷料的現實世界。2011年一項針對燒燙傷中心54名兒童患者的研究指出,VR遊戲不但可降低疼痛程度達44%,還能讓這些兒童傷患覺得「好玩」。另一個成功案例是911恐怖攻擊後,紐約偉爾康乃爾醫學中心的心理學家迪菲德(JoAnn Difede),開始應用VR到罹患創傷後壓力疾患(PTSD)的世貿中心倖存者身上,之後也應用到從阿富汗與伊拉克回來的美軍。


我在迪菲德的實驗室裡,看到有著911曼哈頓市中心景象的最原始VR遊戲,以及描繪伊拉克與阿富汗地區較新的VR遊戲Bravemind。該款遊戲根據暴露療法原則,在治療師的引導下,讓患者在心理上重返創傷地,協助患者重新建構更一致、較不具破壞性的記憶。迪菲德向我演示,治療師如何根據患者經驗客製Bravemind場景:按下某個按鍵可改變天氣、加入槍聲或祈禱聲、引爆汽車炸彈,或炸毀整個市場。還有一個可供選擇的氣味選項,讓患者透過金屬管聞嗅火藥或香料的味道。迪菲德解釋︰「暴露療法讓患者有系統地重新經歷創傷過程,幫助大腦學會處理並組織這些記憶,然後把這些記憶歸檔,這樣才不會三不五時就跑出來騷擾患者。」患者經過9~12次逐漸增強的暴露療程後,效果頗為戲劇化。2010年一項研究指出,經過VR遊戲治療後,參與研究的20名患者中有16名不再符合PTSD標準。


直到最近都還沒有研究人員針對VR效益進行大規模研究,但在較便宜的可攜式VR遊戲出現後,情形正在快速改變。迪菲德、里佐(Albert“Skip”Rizzo)等研究人員,剛完成一項包含200名PTSD患者的隨機對照組臨床試驗,預計今年會發表結果。研究結果可能有助於了解,哪些患者最能受惠於高科技療法,哪些則否。根據格林里夫的統計,應用VR遊戲的臨床領域超過20種,從手術訓練、中風康復到藥物濫用都有。舉例來說,VR遊戲可協助戒癮者,訓練防止癮頭復發的「拒絕技巧」──拒絕虛擬酒吧裡的酒,或虛擬派對裡的海洛因。腦造影研究顯示這類場景可引發真正的癮頭,就像Bravemind可引發PTSD情節使心跳加速的恐慌症狀。2017年里佐及凱尼格(Sebastian Koenig)共同發表了一篇具說服力的論文,他們回顧了25年來的研究,問到臨床VR是否終於「準備好進入黃金時段」。如果今日較大型研究的結果也與先前的發現一致,答案似乎明顯會是「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