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世界

關於科技的六個教訓

回頭來看我寫本專欄第一篇文章之後,發生了哪些變化。

撰文/波哥(David Pogue)
翻譯/鍾樹人

資訊世界

關於科技的六個教訓

回頭來看我寫本專欄第一篇文章之後,發生了哪些變化。

撰文/波哥(David Pogue)
翻譯/鍾樹人


八年前,我開始為Scientific American撰寫專欄,第一篇探討了眾包解答網站,而我專欄的最後一篇文章,則是你正在看的這一篇。我在寫專欄的期間,剛好碰到現在新聞裡許多熱門事物正蓬勃發展:智慧型手機、手機應用程式、社群媒體、自動駕駛車、人工智慧、擴增實境、語音助理、資料外洩。所以我想最後我可以送給你們關於科技的六個教訓,這些是得來不易的智慧點滴,靠的是我幾十年來觀察兩個最迷人的族群:科技公司以及我們這些人。


他們推出產品不代表你就需要它。大型科技公司追求新點子,就像一流足球員追著球跑。他們往那個方向衝,不代表是策略,而是因為其他公司都往那個方向衝。


無論是亞馬遜一上市就掛掉(DOA)的智慧型手機、Google無以為繼的Glass穿戴式產品,或是蘋果失敗的社群媒體網路,幾十億美元就這樣飛了。那些在iPad問世前購買平板電腦、微軟智慧型手錶或連網冰箱的早期使用者,有多麼難過啊。


或許我們可以原諒他們,不是每個人都能當賈伯斯,比大眾還早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沒有洞見,所有公司能做的就是模仿競爭者,這樣才不會在狀況外。如果有些科技受到高度吹捧,但你對它的吸引力感到疑惑,那不是你的錯。那是發明者的問題,不是你的問題。


零阻力必勝。如果你想要確認新科技是否會成功,只要檢視它消除了多少「阻力」:勞力、步驟或麻煩。遙控器、微波食品、簡訊、電子郵件、iPod、Google地圖、亞馬遜網站、Siri和Alexa,還有自動駕駛車,每項科技都各自給了我們變懶的新方法。


類型創新會趨緩。當新的產品類型出現,功能通常很原始。例如,第一支iPhone沒有前鏡頭、閃光燈、剪貼功能、語音辨識、錄影功能。因此,新發明問世的頭幾年屢見突破,因為製造商會不斷添加功能。不過慢慢地,每樣產品的發展都到達頂端。有些產品已經維持目前狀態好多年,例如吹風機、手電筒或微波爐,最近一次你覺得它們沒有新功能而想要換新機是什麼時候?事實上,蘋果、Google、微軟和三星已經越來越難在手機、平板電腦和筆記型電腦上想出必要的新功能。這對他們來說很糟糕,但對你來說有好處,你可以使用手上的機器更長一段時間。


複雜令人頭皮發麻。科技產業的商業模式,就是為升級循環添柴火。要讓去年的產品看起來不夠好,常見的手法是加上新功能。不幸的是,新的調整遲早會變得沒必要,產品也會變得複雜。


烏托邦永遠不會出現。有太多科技都承諾會讓世界變得更好:社群媒體會為我們帶來和諧的地球村!自動駕駛車會拯救生命!網際網路能讓每個人都發聲、讓全世界變得民主!非預期結果定律意味著,所有烏托邦看起來永遠不會出現。社群媒體已經變成培育酸民的平台,自動駕駛車可能會摧毀保險公司和共乘經濟,網際網路越來越像染缸,而不是齊家和樂的場所。


世界末日也永遠不會到來。另一方面,我們也常會過度擔憂新科技的負面效果。每一代人都有「那會弄壞你腦袋」的科技;我的祖父母就被警告,不要在那惡魔般的收音機前面坐那麼久;我的話,則是電視機;至於我的孩子,那就是智慧型手機。這些科技當然改變了我們,但是不代表它們會讓我們變得更糟,它們也永遠不會造成世界末日。


無論如何,我們都找到方法使用新科技。感謝你的閱讀以及思考,我們會再見面的,不管是在推特(Twitter)、網站、電視節目,或者是產業決定我們接下來要去的任何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