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手記

南安小熊妹仔想回家

撰文/黃美秀、影像:黃美秀

生物手記

南安小熊妹仔想回家

撰文/黃美秀、影像:黃美秀


南安小熊野放計畫:南安小熊是第一起台灣黑熊在野外失恃經救傷再野放的案例。自動照相機於2018年7月15日拍攝到小熊在南安瀑布附近林間的孤單身影(1)。2018年7月10日經遊客通報,保育巡查員將小熊帶回安置,小熊瑟縮在塑膠桶一角(2)。考量小熊的狀況後,將牠送回現場等媽媽,因人為驚擾,小熊未能成功與母熊團聚,身體日益孱弱,研究人員決定將小熊安置於人工環境。經研究人員照養五個月後,搬到自然野訓場進行野化訓練,為日後返回山林做準備(3)。


2018年國內首度發生台灣黑熊落單被救援及安置的事件。理論上,熊科動物具有緊密而強烈的親子關係,小熊怎麼會落單?


小熊妹仔失恃


2018年7月10日,我在玉山國家公園東部轄區帶領研究生進行「野外研究安全訓練」課程,行經南安遊客中心,恰巧看到保育巡查員帶回一隻小熊。聽說是民眾上午於南安瀑布步道旁的樹幹上發現這隻小熊,通報國家公園遊客中心,保育巡查員前往探視,發現小熊精神狀況不佳,蒼蠅圍繞打轉,便將小熊帶回遊客中心暫時安置,同時通報林務局花蓮林區管理處。


我和同行的獸醫師立即上前探視裝在塑膠桶裡的小熊。牠蜷縮一角,烏溜溜的眼睛打轉著,彷彿在觀察四周環境。這小傢伙看來約五、六公斤,推測年紀約三、四個月大,體表無明顯創傷,也看不出有骨折的狀況,精神狀況尚可,獸醫試圖將牠固定以便檢查時,牠猛烈掙扎,還差點咬了我一口。牠的鼻頭稍乾燥、皮膚彈性差,獸醫判斷有輕微脫水情況,推測小熊可能受到遊客驚嚇,躲在樹梢高處不敢下來,稍長時間的日曬及緊張喘氣,導致體液快速流失。


我們提供小熊電解質液後,考量小熊與母熊失散僅數小時,母熊有可能還在附近搜尋或等待小熊,加上小熊尚未斷奶、不能獨立生存,健康狀況也還不錯,便建議管理單位以最快速度將小熊送回現場,並且封閉步道入口,限制人員進出,避免干擾母熊返回原處。


但次日瑪莉亞颱風可能登陸,母熊萬一沒有返回,小熊恐有危險,因此我們把小熊安置於山壁下、半封閉的圍籬結構,限制小熊行動並提供食物和飲水。圍籬結構可以遮蔽風雨,又能讓母熊輕易破壞、帶走小熊。唯一擔心的是,如果有公熊在此區活動,可能造成小熊的危險。


熊類是標準媽寶


為什麼小熊離開媽媽,讓人如此擔心呢?世界上熊科的八種熊類幼熊都是標準的「媽寶」,母熊與幼熊關係連結緊密,公熊和母熊交配後便各分西東,幼熊由母熊獨自撫育長大,台灣黑熊也不例外。台灣黑熊每胎常見一至兩隻,野外觀察偶有三隻幼熊的記錄。


熊類一般為多夫多妻,雌性個體可能會陸續與不同雄性個體交配,雄性也是如此,同胎的幼熊有可能為同母異父。台灣黑熊的發情期主要發生於夏季,幼熊出生於12月底至隔年3月。理論上,從胚胎到幼仔出生之間的懷孕期長達六至八個月,但熊類有延遲著床或胚胎滯育的情況,也就是說,交配後的受精卵分化成囊胚後,沒有立刻在子宮著床,而是在子宮中漂浮,且停滯發育。


台灣黑熊胚胎延遲著床的時間約五、六個月,因此胚胎真正著床及發育的時間只有兩個月左右,這也難怪幼熊都是早產兒。幼熊出生時的重量僅有250~400克,約是人類剛出生嬰兒的1/10,母熊重量的1/250。


緊密的親子關係


熊科動物為晚熟型,剛出生的幼熊生長發育尚未成熟、亟需照護,母熊會尋覓一個安全隱密的穴窟(樹洞或石縫)生產,繁重的育幼工作全由母熊一肩扛下。剛出生的幼熊幾乎無毛,眼晴及耳朵也沒有功能,需要母熊協助保溫。母熊的乳汁含豐富的蛋白質(7%)及脂肪(20%),脂肪量甚至是牛奶的五倍,足以提供幼熊生長所需。小熊約在八、九個月時斷奶,仍持續從母熊那裡獲取食物及保護,同時學習生存技能和社交行為。


黑熊在環境良好的情況下(例如食物豐富),每兩年可以生一胎。根據圈養台灣黑熊的成長記錄來看,幼熊約在一個月大時睜開眼睛;一個半月可以爬行並冒出牙齒;兩個月大時,可以用四肢站立,踏出「熊生」的第一步;三個月大時,重達二至六公斤,可離巢自由活動。野外的小熊通常到一歲時才離開母熊、獨立生活。此外,母熊在育幼期間不會發情,隔年才會生殖,可謂全心全意投注於幼熊身上。


熊科動物的公熊可以辨認出曾經交配過的母熊,進而判斷自己是否是幼熊的父親。公熊有時會殺死非親生的幼熊,以提高自身的繁殖率;母熊為了保護幼熊而奮力抵抗,可能讓公熊受傷或死亡。小熊在獨立前不僅從母熊那裡獲得食物、學習求生技能,同時也得到適當的保護。因此,公熊的攻擊是南安小熊等待媽媽或野放的挑戰之一。


在了解小熊和母熊的緊密連結之後,倘若有一天在野外看到落單的小熊時,首先得提高警覺,因為母熊可能就在附近。同時,千萬別輕易認為小熊失恃或需要幫助而貿然介入、將小熊帶回照顧。反之,在一般情況下,若小熊看起來活動正常,就無須多加理會,應盡速離開現場,避免干擾母熊和小熊的團聚。然而,若遇到病懨懨的小熊,看起來極可能遭到遺棄,應趕緊通報相關管理單位,由專家接手處理。


小熊妹仔準備返鄉


由於國內尚未有標準作業流程,南安小熊走失的處理過程有些失控。當天傍晚小熊挖掘山壁、從石縫逃離,還在現場拉了一坨全是姑婆芋果實的排遺。步道外已經拉起黃色封鎖線,仍有遊客堅持要進入,最後拉起兩道封鎖線還是失守。之後,小熊不但逗留此區,甚至穿越馬路,成為遊客駐足打卡的景點。10天後,管理單位宣佈封閉南安瀑布,公路總局後來也管制入山的台30線公路,但為時已晚,小熊沒有如預期與母熊團聚。


南安小熊經野化訓練團隊悉心照養五個月後,已由發現時的五公斤成長為27.5公斤,體長112公分,健康良好。南安小熊的野放計畫正在積極準備中,牠在2018年12月6日剛搬入730坪的自然森林活動場。這個返回野外前的試驗場,幫助小熊熟悉和適應野外的環境,並接受各種覓食、躲避危險(例如人類)的訓練。不過,成功的保育野放除了受動物個體狀況影響之外,還牽繫著環境、政策、文化等諸多因素。在嚴謹的規劃和執行下,我們期待能成功完成台灣第一樁全民參與的台灣黑熊野放和保育計畫。


關於作者

黃美秀是野生動物生態學家,20年來致力於台灣黑熊保育和研究,目前任教於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除了教學和研究之外,亦參與國內外非營利民間組織,擔任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物種存續委員會委員暨亞洲黑熊專家群組共同主席(2005~2012)、國際熊類研究暨經營管理協會歐亞區副理事長,並於2010年創立台灣黑熊保育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