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手記

林鵰的神秘菜單

撰文/林文宏

生物手記

林鵰的神秘菜單

撰文/林文宏

凌空展翅:林鵰全身深褐色,無明顯斑紋。翼寬長,呈長方形,但基部較窄。翅末端的七枚指叉甚長,盤旋時雙翼水平,但指叉上翹,極易辨識。 )


台灣鳥類發現史上有段令人訝異的史實:不包括近年移入的鳥種,台灣最後一種被發現的固有留棲性鳥類,竟是台灣翼展最大的留鳥「林鵰」。林鵰是一種鷹科的大型猛禽,翼展接近180公分,翼形獨特,容易辨識,但第一隻標本遲至1935年才被日本人風野鐵吉(Tetsukichi Kazano)在嘉義達邦採集到;1966年,美國人唐威廉(William Thomas)與謝孝同(Sheldon Severinghaus)在南投縣翠峰獲得第一筆野外觀察記錄。1980年代,台灣的賞鳥活動逐漸普及,但賞鳥人士對林鵰仍然非常陌生,即使是世居深山的原住民,也對林鵰一無所悉。這種台灣本土翼展最大的鳥類卻甚少人見過,身世如謎。


中華民國野鳥學會在1992年執行的「台灣地區猛禽調查」,是第一個對林鵰進行科學探查的計畫,筆者是計畫執行者,經常在各地的山林間尋找林鵰的蹤影。花了一年的時間進行全台初步普查後,選擇以宜蘭福山植物園為長期調查樣區。1994年,筆者與一群關心猛禽的同好成立「台灣猛禽研究會」,越發積極執行林鵰調查。經過多年的努力,我們發現林鵰沒有原先想像得那麼稀少,牠們的分佈遍及全島各個山林,但每處的數量都不多,分佈廣泛而稀疏。我們好不容易找到林鵰的蹤影時,常見牠貼近樹頂低飛,穿梭在林冠層之間,有時甚至會撲進樹叢內,似乎正在獵食。牠究竟在搜尋什麼動物?又是如何抓到牠們?與其他猛禽相比,林鵰的獵食習性十分特殊,當時我們只能透過望遠鏡遠距離觀察,得不到太多有用的線索。


2004年,研究人員陳一銘與姜博仁在福山植物園進行生態調查時,意外發現位在山坡上的林鵰巢,這是台灣科學界所知的第一個林鵰巢。台灣猛禽研究會把握難得機會,密切觀察這個鷹巢,將林鵰親鳥餵食幼鵰的食物種類列為調查重點。因為鷹巢的位置地形陡峭且遮蔽隱密,我們只能透過巢樹上安裝監視器錄影監看,可惜錄影的日數不多且畫質不佳,獲得的食性記錄有限,只有18筆:小鼯鼠8筆、刺鼠5筆、赤腹松鼠2筆、不明鳥類2筆、大赤鼯鼠1筆。這批珍貴的食性記錄樣本數雖不多,卻讓我們首度確知林鵰以哪些動物為主要食物。


我們同時採集、分析林鵰的「食繭」。食繭是猛禽將無法消化的殘餘食物自口中吐出的繭狀物,分析食繭是研究猛禽食物種類的方法之一。我們發現福山植物園的林鵰親鳥常站在一棵大枯木上吐食繭,便在樹下張網,共採集到47顆食繭。分析內含物,出現次數多寡依序為:刺鼠、赤腹松鼠、鳥羽、鳥蛋殼、小鼯鼠、大赤或白面鼯鼠、微量的植物及昆蟲。其中,鳥蛋殼是最特殊的一項,印度早期的研究文獻提及林鵰會攫取森林中其他鳥類的鳥巢,食取幼鳥或鳥蛋,食繭中的鳥蛋殼證實了這份報告。


2008年春季,猛禽研究會在當時的台北縣雙溪鄉尋獲第二個林鵰巢,這次比較幸運,找到很好的地面觀察角度。我們搭設掩蔽帳,直接觀察、拍照與錄影,影像的品質足以辨識細節。歷經三個月的調查,我們獲得134筆可辨識的食物類群記錄:赤腹松鼠61筆、不明鳥類31筆、刺鼠16筆、小鼯鼠8筆、樹鵲6筆、黃嘴角鴞5筆、不明哺乳類5筆、大赤鼯鼠2筆。這次調查和四年前比起來,有很大的進展。因為樣本數增多,可以更完整呈現獵物的種類與佔比。


我們綜合兩次林鵰巢的調查資料,獲得林鵰食性的基本概念。首先,林鵰的食物完全由哺乳類與鳥類組成,沒有爬行類、兩棲類或其他無脊椎動物。牠的菜單與在森林共域生活且數量更普遍的蛇鵰(主食為蛇、蜥蜴、蛙類)與東方蜂鷹(主食為蜂蛹)清楚區隔,免去激烈的競爭。其次,林鵰獵取的個體中不論是哺乳類或鳥類,有相當高的比例是幼體,幼獸在哺乳動物中佔了70.1%,幼鳥在鳥類中佔了83.3%,整體而言,林鵰的獵物有將近3/4是幼體。第三,林鵰抓到的幼鳥或幼獸有很多是連同巢一起帶回。印度文獻早已提及林鵰是攫取鳥巢的高手,但我們發現哺乳類的巢也是極重要的獵物,包括松鼠巢、刺鼠巢、小鼯鼠巢等。此外,林鵰的獵物都生活在樹林的中、上層。


透過食性調查,我們勾勒出林鵰的獵食方法。林鵰具有寬大的雙翼及深長上翹的指叉(雙翅末端分叉的飛羽),能以緩慢的速度在森林上方低空滑翔,仔細搜尋林冠層內隱密的獵物:獸巢中的幼體、鳥巢中的鳥蛋或雛鳥、專心孵蛋及育雛的親鳥、躲藏於樹叢幽暗處睡覺的貓頭鷹、在巢穴中睡覺的飛鼠及暫時歇息的松鼠等。這些獵物被林鵰捕獲時,幾乎毫無反抗能力,因此林鵰較輕的體重與纖細的雙爪不影響獵食能力。搏鬥能力並非其演化重點,高超的搜尋本領才是林鵰的關鍵獵技。


在健全的森林生態系中,繁茂而多樣化的物種之間會彼此競爭或掠食以達成平衡,形成金字塔般的堅實食物鏈,而林鵰正是金字塔頂端的掠食者,必須獵食許多小動物才能存活,我們調查發現,松鼠幼體是林鵰最主要的食物種類,一個繁殖期的林鵰家庭會獵捕300隻以上松鼠。森林中松鼠數量過多會導致樹木遭啃食而損傷,而林鵰扮演著控制松鼠數量的重要角色。不只松鼠,還有飛鼠、刺鼠、鳥類等森林動物的數量也都受林鵰控制。一個讓林鵰穩定生存的森林一定有許多小動物,所以林鵰可說是健全森林生態系的指標物種之一。


多年來,台灣許多的森林因為人為開發而破壞殆盡,原本大面積的森林變得破碎不堪,加上盜獵猖獗,導致生物多樣性大減。一座樹種單調、動物稀少的森林斷然不可能讓林鵰存活,這就是林鵰曾瀕臨絕種的原因。近年來,由於全民保育觀念的進步及實際行動的成效,台灣部份森林已逐漸恢復生機。經由全台各地自發性的公民科學調查發現,林鵰的數量與分佈範圍比起上一世紀有增加的趨勢,牠們脫離了瀕臨絕種的危機,在許多原本已絕跡的森林重新出現。林鵰的存在代表許多健康繁茂的森林動物正生生不息地繁衍著,牠是台灣山林中最神秘的魅影,既是來去無蹤的殺手,也是傳頌生命之歌的信使。


林鵰小檔案

●英文名Black Eagle,學名Ictinaetus malaiensis,是鷹形目鷹科的大型猛禽,自成一屬。身長67~81公分,翼展164~178公分。

●分佈於亞洲溫暖地帶,包括印度及東南亞。台灣島是分佈範圍的東北邊陲。棲於森林,自山腳地區至海拔2700公尺都有記錄。

●利用大樹上的崖薑蕨或鳥巢蕨為基底築巢,1~2年繁殖一次,每窩通常產一個卵,偶爾產二個卵。2、3月間產卵,3、4月間雛鳥孵出,6、7月間幼鳥離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