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重力思考

誰才是罪魁禍首?

看看人類幹過的蠢事。

撰文/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翻譯/周坤毅

反重力思考

誰才是罪魁禍首?

看看人類幹過的蠢事。

撰文/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翻譯/周坤毅


很久很久以前,我退選了一堂美國歷史課,因為教授回答學生的問題時說:「在某些案例中,人類才是問題的主因。」令我懷疑這位仁兄能教我的事大概有限。但最近幾起事件卻讓我重新思索他非凡的教學理念,現在我相信人類確實是問題的主因。


例如福斯汽車竄改排氣測試以符合污染標準,已經是幾年前的舊聞,但直到今年1月底我們才得知猴子的事。根據《紐約時報》報導:「2014年,美國阿布奎基實驗室的科學家做了一項不尋常的實驗:讓10隻猴子蹲在氣密室內,一邊看卡通當消遣,一邊吸入福斯柴油金龜車所排出的廢氣。」


請放心,沒有猴子因為看卡通而受傷。牠們吸入的廢氣也許有害,卻比一般路上汽車排放的廢氣好多了。因為福斯汽車在這項實驗中也造假:這輛柴油金龜車經過改造,因此能排出相對乾淨的廢氣。


這些歪理惹惱了人道對待動物組織(PETA),他們發佈聲明,指責該實驗剝奪了猴子享受新鮮空氣與陽光的權利。我喜歡猴子,牠們在演化上與人類的關係最親密,但牠們不是唯一的受害者。福斯汽車竄改排氣測試,導致多年來污染增加,剝奪了所有靈長類(包括正在讀這篇文章的你)享受新鮮空氣與陽光的權利。無論如何,我得承認歷史學教授是對的:實驗中的猴子只是過河卒子,人類才是福斯排氣醜聞中最大的問題。


此外,還有在沙烏地阿拉伯舉行的阿卜杜拉阿齊茲國王駱駝節選美比賽,今年1月底爆出部份參賽者替駱駝注射肉毒桿菌而判失格。肉毒桿菌毒素能幫助增厚嘴唇與鼻子等面部特徵,讓駱駝更符合當地的審美標準。


飼主無疑是為了追求榮耀而這麼做,不過數百萬美元的獎金或許也是誘因。替駱駝注射肉毒桿菌在美國被當成笑話,因為我們對神經毒素的使用非常謹慎,例如把人類的嘴唇變成像鳥喙,讓接受注射的人有一張廣受歡迎的鴨子臉。這件事再次證明教授的觀點:無辜的有蹄類動物並非罪魁禍首,人類才是最大的問題。


在1月份還有另一件新聞:一名女士試圖和「提供她情感支持的孔雀」同行而被拒絕登機。試圖和孔雀一起搭機沒什麼好奇怪的,讓我驚訝的是巨鳥能撫慰人心這種說法。美國布朗克斯動物園的孔雀能在園內自由漫步,每次我和牠們狹路相逢,總會做出打或逃(fight-or-flight)反應,或許牠們看到我時也想打或逃。會飛的孔雀在逃跑時有優勢,只不過不能搭機潛逃。這件事再次證明:人類(而非孔雀)才是問題所在。


最後,讓我們恭喜費城。該市名人富蘭克林曾說:「遊戲能潤滑身體與心靈。」在費城老鷹隊贏得超級盃後,潤滑劑果然派上用場。根據媒體報導,費城官員在賽前把市中心的燈柱塗上潤滑液,以防熱情的老鷹隊支持者(他們大概都喝醉了)為了慶祝勝利而爬上燈柱。


但低摩擦係數的燈柱上依然爬滿了球迷,分類學家會把他們都歸類為人類。由此可證,人類確實是問題的主因。因為據稱富蘭克林也說過:「智者不需要勸告,但蠢蛋不會接受勸告。」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2月202期睡眠學習不是夢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