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假假

不祥的恐怖片?

忽視不符合自己想法的案例,科學便成為主觀的猜測。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真真假假

不祥的恐怖片?

忽視不符合自己想法的案例,科學便成為主觀的猜測。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最近有部紀錄片開拍,內容關於拍攝恐怖片似乎會受詛咒;我在紀錄片中受訪,解釋與某些著名電影有關的可怕巧合。例如在「鬼哭神號」(Poltergeist)上映後幾個月,女主角鄧恩(Dominique Dunne)被前男友殺害;飾演禽獸牧師的貝克(Julian Beck)在鬼哭神號2上映前胃癌去逝;12歲的歐羅克(Heather O’Rourke)在鬼哭神號3上映前幾個月過世。


「大法師」中,布萊爾(Linda Blair)在床上被摔來摔去時,由於某項裝備斷裂而傷及背部;柏斯丁(Ellen Burstyn)在拍攝現場摔落地面而受傷;麥克高蘭(Jack MacGowran)和馬利亞羅斯(Vasiliki Maliaros)在影片後製期間相繼身亡(兩人飾演的角色也都在劇中死亡)。


葛雷哥萊畢克(Gregory Peck)赴英國倫敦拍攝「天魔」(The Omen)所搭的飛機,以及製片人紐菲德(Mace Neufeld)在幾週後搭乘的飛機,都遭閃電擊中;後來畢克某次搭機前臨時取消,又躲過一場空難(該航班失事墜毀,機上人員無一生還);該片殺青後兩週,片場的動物管理員被一頭獅子活活咬死。


李國豪(Brandon Lee,李小龍之子)拍攝「龍族戰神」(The Crow)時,意外死於裝了空包彈的道具槍下;李小龍本身也英年早逝且死因不明(可能是藥物反應)。莫羅(Vic Morrow)拍攝「陰陽魔界」(Twilight Zone: The Movie)時,死於離奇的直升機意外。


有些人認為,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巧合來自邪惡的超自然力介入;這樣的結論毫無根據。我在紀錄片中解釋,我們可以畫個2×2的四格方形,空格1是受詛咒的恐怖片,例如鬼哭神號、大法師、龍族戰神、陰陽魔界;空格2是受詛咒的非恐怖片,例如超人、綠野仙蹤、養子不教誰之過、現代啟示錄;空格3是未受詛咒的恐怖片,例如牠(It)、七夜怪談西洋篇、靈異第六感、鬼店;空格4是未受詛咒的非恐怖片,例如教父、星際大戰、北非諜影、大國民。以這種方式來呈現,一目了然:認為有超自然力介入的人只記得受詛咒的恐怖電影,而忘記其他可能。


這可稱為「排除例外的謬誤」(fallacy of excluded exception),即忽視與想法不相符的例子。例如空格1不包括「月光光心慌慌」,因為該片沒有受詛咒軼事,女主角潔美李寇蒂斯(Jamie Lee Curtis)後來星運亨通,該片也成為一種恐怖片類型,拍了一系列續集;空格2中,詹姆斯迪恩(James Dean)在拍完「養子不教誰之過」後車禍身亡,沒有人歸諸邪惡力量作祟;空格3的「鬼店」極其恐怖,應該詛咒不斷,但卻沒有。


這種謬誤來自心理學中的確認偏誤(confirmation bias),也就是人一旦相信了某種說法,就只會尋求符合該說法的例子,而忽視不相符的。這在超自然的宣稱中很常見:對靈媒或星象家猜中預言感到驚訝,但更多沒有成真的預言或根本沒人預見的重大事件,又該如何解釋?信徒把經代禱後癌症緩解視為宗教奇蹟,但未經代禱而緩解的癌症,以及經代禱後仍過世的癌症病人,又該如何解釋?當少數信徒在災難後存活,通常被認為是上天保佑,但所有死去的信徒以及存活的無神論者都被刻意忽略了。這種偏誤也常見於各式各樣另類療法的宣傳,相關說法通常排除未治癒或可能由其他療法治癒的病例。犯罪率激增經常與經濟衰退扯上關係,但反例否決了這些假說:在1930年代大蕭條和2008~2010年經濟衰退期間,美國犯罪率相對較低。


被排除的例外可用來檢測科學規則;如果沒有這些例外,科學就變成了主觀的猜測。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2月202期睡眠學習不是夢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