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手記

煙囪裡的夜行客—霜毛蝠

撰文/鄭錫奇

生物手記

煙囪裡的夜行客—霜毛蝠

撰文/鄭錫奇


世界上已知約有5700種哺乳類,蝙蝠的種類就佔了1/5以上,約有1300種,是唯一具有飛行能力的哺乳類。牠們分佈廣泛、晝伏夜出,除了終年冰凍的南北極與寒冷的冬季,地球的夜空中總是有難以計數的蝙蝠活動覓食。台灣80餘種的陸域野生哺乳類中,光是蝙蝠類群就有36種,是物種數量最豐富的一目(翼手目),其中至少有19種是台灣特有種或特有亞種,本文的主角霜毛蝠(Vespertilio sinensis)不在此列,但另有故事。


霜毛蝠主要分佈於東北亞溫帶地區,範圍包括俄羅斯烏蘇里江流域、中國華北、韓國、日本和台灣。霜毛蝠在台灣十分罕見,最早的記錄是1952年美國研究人員強生(David H. Johnson)在台中東勢馬鞍寮獲得一件雄性標本(現存於美國自然史博物館),後來由美國動物學家瓊斯(Gareth S. Jones)鑑定並在1971年以學名Vespertilio orientalis(中文稱東方食蟲蝠)發表為台灣新記錄種。之後半個多世紀無人再發現霜毛蝠,學術界幾乎認定為「地區性滅絕」(local extinction)。直到2006年,蝙蝠研究人員陳家鴻等人在新竹觀霧地區進行調查時,以霧網捕獲一隻霜毛蝠活體,並在2007年發表於《自然保育季刊》,振奮了當時的野生動物研究界。


然而,第一個霜毛蝠族群遲至2010年才在新竹市發現,這也是目前唯一知道的族群。該年7月,新竹市政府計畫把二次大戰時期日本政府建造的軍事燃料廠遺址及周邊的眷村規劃為古蹟文化園區,市府人員在探勘廠邊廢棄煙囪時,偶然發現一群約700隻的蝙蝠棲息在排渣道的狹縫中,後來證實為霜毛蝠。根據當地居民的描述,1959年時即發現煙囪內滿是蝙蝠,黃昏時外飛的數量很多,推估有上萬隻。2011~2017年,台灣蝙蝠學會及我們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的研究人員每年均進行族群量調查與監測,確認這個霜毛蝠族群幾乎是由懷孕母蝠聚集而成,並展開各項研究,包括年族群量估算、幼蝠成長、活動模式、棲所忠誠度、食性及覓食場域、超音波特性、環境影響因子(例如溫濕度)等,期望對這種台灣稀有的蝙蝠有更進一步的認識。


幾年觀察下來,我們發現此霜毛蝠族群每年來到新竹市區廢棄煙囪及周邊民宅棲息的母蝠數量約有五、六百隻,若該年繁殖成功率較高,待幼蝠出生、成長並可獨立飛行後,族群總量可達上千隻。經由研究,我們了解牠們有規律的年週期生活史:每年3月底、4月初開始有零星個體飛抵新竹市棲所;隨著時序進展,聚集的數量逐漸增多,直至5月間趨於穩定,此時絕大部份個體是懷孕的母蝠;5月下旬母蝠陸續生出仔蝠,生殖育幼現象持續至6月下旬;7月的族群量是當年最大量(2016年的1330隻是迄今最高估算量),前月出生的幼蝠此時均已成長至可獨立飛行;8月後當氣溫開始明顯下降,蝠群即陸續遷出,直到10月完全飛離新竹市。


霜毛蝠會以分散型的活動模式在黃昏外飛,也就是斷斷續續、一隻隻外飛覓食,但絕大多數個體在天色完全轉黑前就會飛離棲所。霜毛蝠棲息於新竹市期間(主要在4~9月),研究人員可利用儀器在市區、十八尖山、頭前溪下游、南寮漁港等處,偵測並錄下牠們的覓食音頻。


研究結果顯示,這一群霜毛蝠的年生殖成功率僅23.2~55.8%。霜毛蝠母蝠每胎雖可產下兩隻仔蝠,但是幼蝠在成長階段會遭受各種生存考驗,無法全數順利成長,最後只有一些能隨著成蝠成功飛離到他處度冬。我們透過標放研究發現,在該處出生、長大的母蝠隔年最多會有約20%回到原棲所生殖下一代(即所謂的棲所忠誠),但比率逐年下降。這群霜毛蝠離開新竹市後究竟落腳何處尚不清楚,不過我們曾經在2015年4月初霜毛蝠遷徙到新竹市棲所之初,在周邊山區白蘭、大埔等處發現霜毛蝠活動音頻,顯示牠們在冬季時應是飛往高山的洞穴中冬眠,待隔年春暖花開、食物(昆蟲)漸豐,始陸續飛到溫暖的新竹市區進行繁殖育幼(公蝠可能因無此生殖需求,才未在低海拔地區發現其族群)。


藉由這些年的監測,我們深刻認知到這一群母蝠多年來嚐遍各種生存的艱辛,包括人為干擾、地景快速變遷、潛在天敵掠食以及主要棲所內外氣候(溫濕度)條件變化等,使得族群量從1950年代的上萬隻銳減至近年的千餘隻。我們衷心期望這個台灣唯一的霜毛蝠母蝠族群能持續回到新竹市的生殖棲所,每晚快樂地吃著昆蟲大餐,並順利完成生殖育幼大事,增加族群量、永續生存在台灣。於此同時,我們也應好好想想,還能為牠們多做些什麼?


霜毛蝠小檔案

● 霜毛蝠是亞洲特有蝙蝠,主要分佈在東北亞地區,台灣可能是其分佈的最南界。

● 頭體長約7公分、尾長約5公分、前臂長約5公分、翼展長約35公分,體重15~25公克,屬於中型食蟲性蝙蝠。背部毛髮主要呈暗棕色,末端則呈霜白色,因毛色紛雜,又稱亞洲雜毛蝠。

● 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在《2017台灣陸域哺乳類紅皮書名錄》中把霜毛蝠列為國家瀕危物種,與台灣黑熊及石虎位屬同一等級。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1月201期我們在看假新聞?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