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科書之外

達爾文的椎心之痛

大自然用最明確的方式告訴我們,她厭惡反覆的自體受精。——達爾文(1862)

撰文/陳文盛、插畫/陳文盛

教科書之外

達爾文的椎心之痛

大自然用最明確的方式告訴我們,她厭惡反覆的自體受精。——達爾文(1862)

撰文/陳文盛、插畫/陳文盛


達爾文為了支持演化論中物種變異的理論,進行了很多動植物雜交研究。在這些研究中,他發現近親交配會生出比較弱小或不育的子代。他在《馴養下的動物與植物之變異》書中就有一章〈論雜交的好效果與近親交配的壞效果〉,分析了很多他人的經驗和自己大約10年來的實驗結果。他提出:「我們從高等動物得到的任何結論,應該可以適用在人類。」他想到自己的情況,因為他的家族中就有很多血親婚姻。


那個時代,血親婚姻在英國相當普遍,特別是像達爾文家和他們的親家維奇伍德家這樣的望族。達爾文娶了表姊艾瑪‧維奇伍德(Emma Wedgwood),他的外祖父母也是表親結婚,妹妹卡洛琳則嫁給艾瑪的哥哥(艾瑪有兩位兄弟姊妹也是血親結婚)。達爾文的外祖父母、母親、太太和妹夫都是維奇伍德家人。


達爾文一生多病,他的小孩們也多病。十個子女有三個在10歲前就夭折,存活的兒女中有三人婚後沒有生育後代。當他的第二和第三個小孩連續夭折之後,他在給朋友的信中表示擔心這是他血親婚姻的後果。他也寫信給英國國會,呼籲政府調查堂表親結婚的普遍程度以及他們子女的狀況。他希望釐清血親婚姻是否導致多病的子女,但國會沒有接受。


達爾文發表《馴》書的時候,孟德爾的豌豆遺傳原理已經出版兩年。達爾文顯然不知道,否則他或許可以從中悟出道理。現在我們知道人有兩套染色體,一套來自母親、一套來自父親;這些染色體上有些基因會有不良突變,這些突變大都是隱性的,必須兩條染色體都攜帶這個突變才會發生作用,不太可能發生在一般非血親的婚姻中。血親婚姻的夫婦攜帶同樣隱性壞基因的機率較高,因此比較容易生出具有遺傳缺陷的子女。


2015年,美國芝加哥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估計,人類每人平均攜帶1~2個隱性的致死基因。假設祖父有一條染色體攜帶一個隱性致死突變m,另一條同源染色體攜帶好的M,他把m遺傳給兒女的機率是1/2,再遺傳給孫兒女的機率是1/4。如果這第三代堂表兄妹婚配生育,他們的子女從父親或母親得到m的機率是1/8;從父親和母親都繼承到m的機率就是1/8×1/8=1/64=0.016。如果祖父攜帶兩個隱性致死基因m與n,那麼堂表親生育的子女同時得到任何一對(m或n)的機率是[1-(1-1/64)(1-1/64)]=0.031。這些機率和澳洲醫學遺傳學家畢托斯(Alan Bittles)在《血親通婚說清楚》(Consanguinity in Context)書中所提的差不多。這個機率或許不算高,但是如果家族中或家族間在不同世代發生多次血親結婚(例如達爾文家和維奇伍德家),那麼壞的隱性突變一直在家族中流傳,後代出現遺傳缺陷的機會就大增。


和達爾文同時代的維多利亞女王,她本人與其後代也有很多血親婚姻,出現很多血友病患者。有些人以此說明血親婚姻的弊害,這是錯誤的,因為血友病是X染色體上的隱性突變。男人只有一條X染色體(來自母親),只要繼承到它就會發病;女人有兩條X染色體,兩條都攜帶它才會發病。但維多利亞女王的後代出現血友病的都是男性、沒有女性,表示突變基因都來自母親,和父親無關。所以,血友病不能用來說明這個家族血親婚姻的遺病。當今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和夫婿菲利普親王都是維多利亞女王的玄孫輩,也是(遠房)血親通婚,幸好兩人和後代都沒遺傳到血友病。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1月201期我們在看假新聞?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