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與科學

益生菌不是萬靈丹!

有些細菌雖然能改善某些腸道疾病,但對健康人卻無益處。

撰文/賈布爾(Ferris Jabr)
翻譯/黃榮棋

健康與科學

益生菌不是萬靈丹!

有些細菌雖然能改善某些腸道疾病,但對健康人卻無益處。

撰文/賈布爾(Ferris Jabr)
翻譯/黃榮棋

微生物朋友:乳酸菌(常用於生產優酪乳與益生菌產品)這類細菌有助於維持腸道健康。)


隨興走進一間超市,你可能會看到為數不少的益生菌產品,標榜對人體有益,可治療便祕、肥胖、憂鬱等各種症狀。消費者除了能購買以活菌培養的食物(例如優酪乳或其他發酵乳製品),還能買到益生菌膠囊、藥丸、果汁、穀物、香腸、餅乾、糖果、穀麥棒以及寵物飼料。事實也是如此!益生菌近年來大受歡迎的程度,甚至連化妝品與床墊都要添加微生物。


但只要稍加檢視這種微生物療法的科學基礎,就會發現益生菌的健康效益多屬炒作。目前的相關研究大都指出,益生菌對健康人沒有助益;益生菌似乎只對罹患特定腸道疾病的患者有幫助。美國聖路易華盛頓大學腸胃病學家丘歐巴(Matthew Ciorba)說:「沒有任何證據暗示益生菌有益於胃腸道正常的人。」加拿大基輔大學微生物學家爾倫–維科(Emma Allen-Vercoe)贊同這種看法:「除非真有問題,否則我不會建議使用益生菌。」她還說:「有關益生菌的種種好處,大都是『過度吹捧的』!」


數字遊戲


過去也發生過類似情境,最有名的就是維生素補充劑。數十年來的研究顯示,維生素補充劑對大多數成年人來說沒有效益,甚至具有危險,這指的是維生素補充劑與肺癌、乳癌與攝護腺癌的相關性,但還是擋不住維生素廠商創造的一波營養熱潮。根據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調查,美國成人使用益生菌或姊妹產品「益菌素」(prebiotics,一種無法消化的纖維,通常用來促進腸道細菌生長),從2007年的86萬5000人增加到2012年將近400萬人,足足增加四倍多。舊金山商業諮詢公司Grand View Research估計,2015年全球益生菌銷售額超過350億美元,並預測到了2024年時會超過660億美元。


益生菌如此流行,主要源自科學家與消費大眾對人體微生物群系的興趣飆升。根據最新研究估計,人體胃腸系統約含390兆個細菌,大多位於大腸。過去15年來研究人員發現,與我們共生的這些細菌許多對身體健康至關重要。這些細菌會排擠侵入的有害微生物、把食物纖維分解成可以消化的成份,也能製造維生素K與維生素B12。「益生菌可以增強既有腸道細菌促進健康的能力」這個說法是有問題的,原因有二。益生菌製造商常會選用特定菌株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知道如何大量製造這些細菌,而不是因為這些菌株適應人體腸道或能促進健康。許多優酪乳與益生菌產品中常見的雙叉桿菌與乳酸菌,與能夠抵抗胃酸並定居在腸道的細菌不見得是同一菌株。而且,即使益生菌產品中的某些細菌終究在腸道存活下來並繼續繁殖,數目也可能少到無法大幅改變腸道生態系統的微生物群系。人體腸道細菌高達數百兆,但每瓶優酪乳或每顆益生菌藥丸通常只含數億到數千億個細菌。


去年丹麥哥本哈根大學的團隊發表了一篇綜合評論文章,回顧七篇應用隨機實驗設計並有安慰劑做為對照組(目前公認最嚴謹的科學研究方法)的研究論文,探討益生菌補充劑(餅乾、乳製飲品與膠囊)是否會改變糞便細菌的多樣性。結果發現,只有一篇研究(選用34名健康受試者)得到有統計意義的顯著改變,但這不代表有臨床效益。美國塔弗茲醫學中心傳染病學家多龍(Shira Doron)說:「益生菌的數目依舊不過是滄海一粟,怎麼樣都遠不及腸道的眾多細菌。」


雖然大眾越來越覺得益生菌對健康人沒有實質效益,但研究人員發現,罹患某些特定症狀的人仍可以受益。舉例來說,過去五年來有幾篇論文針對數十項不同研究進行的綜合分析發現,益生菌或許能防止某些常見的抗生素副作用。醫師開藥時都知道,這些抗生素在殺死特定病菌時,也很可能一併消滅腸道益菌。我們的身體通常只需少許細菌,就足以建立健康的微生物群系,但有時候空出來的位置會被釋出毒素的有害細菌佔據,造成腸道發炎並引發腹瀉。因此,在服用抗生素期間或之後,補充優酪乳或其他益生菌(尤其是含乳酸菌的產品),似乎能減少因服用抗生素導致有害細菌乘機而入的機會。


益生菌的真正功效


2014年的一項考科藍(由嚴謹評論醫學研究的獨立專家所組成的合作組織)回顧發現,益生菌可能對醫院新生兒重症室的早產兒特別有用,因為添加益生菌的營養方案,似乎能顯著降低早產兒罹患小兒壞死性腸炎(necrotizing enterocolitis)的機率──這是一種主要發生於早產兒(尤其是體重越輕與越早產)身上的疾病,我們對這疾病的了解不多,但小兒壞死性腸炎極具破壞性,且易致命。研究人員認為,這種疾病很多時候是因為乘機而入的細菌,感染了嬰兒尚未發育完全的腸道所引發,腸道組織發炎會越來越嚴重,並出現組織壞死,很可能進一步造成穿腸現象,讓病菌大量流入腹腔、繼續增生。研究人員估計,體重不足1.5公斤的早產兒,有12%會罹患小兒壞死性腸炎,其中30%會因此死亡。標準療法包括抗生素組合使用、靜脈注射餵食,以及手術摘除罹病與壞死的組織。益生菌之所以能預防小兒壞死性腸炎,有可能是因為大大增加益菌數量,阻止有害細菌的繁殖。


益生菌似乎也能改善躁性大腸症候群(irritable bowel syndrome),這是一種慢性疾病,特徵是腹痛、腹脹、經常性腹瀉或便祕(或兩者混合出現)。2014年《美國胃腸期刊》刊登一篇跨國研究團隊發表的綜合評論文章,其回顧30篇以上的研究論文,指出益生菌在某些狀況能緩和躁性大腸症候群,雖然目前原因不是很清楚,但可能與抑制有害微生物的生長有關。但研究人員的結論認為,目前證據尚不足以用來建議哪種益生菌適用。微生物學家經常提出警告,有些研究發現某些特定菌株的益生菌看似有效,並不代表所有益生菌種都同樣有效。爾倫– 維科說:「不同菌株的細菌其基因差異很大,加上每個人的腸道微生物群系不同,因此不可能會有一種適合所有人的腸道益生菌。」


但研究人員若能為個人量身訂製益生菌呢?許多研究人員認為,量身訂製的個人化益生菌,是對付腸道微生物群系問題最好的方法。加拿大亞伯達大學微生物學家沃爾特(Jens Walter)與同事去年發表的一項研究,似乎讓人瞥見了這種可能性。他們想知道,如何才能讓益生菌產品中的細菌成功留在23名受試者腸道。他們選用過去研究指出能存活於人體腸道的一種長雙叉乳酸桿菌(Bifidobacterium longum)菌株。參與研究的受試者,必須連續兩星期每天飲用含有100億個活性長雙叉乳酸桿菌,或是含有葡萄糖類的食品添加物(麥芽糊精)飲料。定期糞便採樣的結果發現,飲用長雙叉乳酸桿菌的實驗組受試者,其長雙叉乳酸桿菌的含量高過飲用安慰劑的對照組。


但實驗結束後,其中有七人的長雙叉乳酸桿菌仍維持在一定數量超過五個月。沃爾特說:「我們沒料到這些益生菌可以活超過幾個星期。」後續分析發現,實驗開始前這七名受試者的腸道原本就有低量的長雙叉乳酸桿菌;也就是說,他們的腸道生態系統已預先為益生菌預留了空間。我們需要的正是這樣的洞見,而臨床人員必須能提供我們這些洞見,並建議更有效的益生菌。舉例來說,醫師若能知道嚴重腹瀉的病患是因為缺乏特定益菌所致,那麼開立這些益生菌給病患,應該就能有效治療嚴重腹瀉。沃爾特說:「關鍵是要從生態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我們必須思考,哪種微生物適合生長於哪種腸道生態系統。」也就是說,最有效治療微生物相關疾病的方法,是考慮體內其他眾多微生物,而不是採取敵對態度。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2月202期睡眠學習不是夢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