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科書之外

資訊要去蕪存菁

在有限的空間、時間和資源下,適度的簡約是必要的策略。

撰文/、插畫/陳文盛

教科書之外

資訊要去蕪存菁

在有限的空間、時間和資源下,適度的簡約是必要的策略。

撰文/、插畫/陳文盛


記得多年前,有一次岳父母請大舅子和我們兩家一共十人午餐。席間岳父出了一道謎題「鏡中人」給大家猜,打一個字。五名大人和四個小孩開始動腦筋。有人猜「囚」,不對,鏡子不一定是方形;有人猜「我」,也不對,鏡中人不一定是自己。這時候我四歲的兒子思律悄悄扯了他媽媽的手臂,說:「媽咪,是不是『入』?」外公大吃一驚,說答對了。就這樣,年紀最小的思律打敗在場的五名大人和三位上小學的姊姊和表姊們。


我太太告訴大家:思律學了幾個簡單的中文字,像一、二、三、人、口等。有一次在電影院,思律指著一個牌子,問說上面寫的是「人口」嗎?媽媽說不是,那是「入口」;「入」是「人」的反過來。思律就多認識了一個字,剛好就是謎題的答案。


事後我想,我們其他八人再多花一點時間,大概也會想到正確答案。問題是我們要搜尋的字多很多,大人認識的中文字數以千計,小學生認識的字大概也有幾百個。我們必須在這龐大的資料庫中搜尋,思律搜尋的資料庫卻十個字不到,只要裡頭有正確答案,很快可以找到。這個故事告訴我們,資料庫大不一定是好事。只要能應付需求,短小精幹最好。


1970年代美國趨勢大師托佛勒(Alvin Toffler)在《未來的衝擊》書中,就用「資訊超載」形容在有限時間使用大量資訊做決定時,所面臨的效率與品質下降。半世紀後的今日,資訊超載的問題更嚴重。網路發展神速,造成資訊超量擴散,也能觸及更龐大的群眾。資料越多搜尋越費時,似是而非的誤導也越多。前者只是效率降低,或許可以透過硬體和軟體工程而改善,後者導致錯誤的決定或行動,目前還沒演化出能有效自動去蕪存菁的機制。


地球上的生物進行了40億年的資訊去蕪存菁,不同生物的遺傳資料庫大小差異很大。大致而言,越複雜的生物所擁有的遺傳資訊越多。人類的基因體就有30億左右的鹼基對,包含數萬個編碼蛋白質的基因,和無數支持與調控這些基因的複雜訊號。這麼長的DNA需要大約24小時才能複製完成。


相較之下,細菌的染色體就很短,最長的大約1000萬鹼基對,攜帶大約一萬個基因;最短的才16萬鹼基對,攜帶大約160個基因。前者的細胞和生活方式比較複雜,需要較多的基因打造各種結構,以適應多變的環境(例如土壤)。反之,生活在單純生態(例如動物腸道)的細菌,為了爭取有限的空間和養份,生長速度必須夠快,基因就比較少,因為染色體的複製本身就是生長的一大負擔,大腸桿菌的染色體有4.6×106鹼基對,複製要40分鐘。在良好的環境下它每20分鐘分裂一次,因此子代的染色體在祖父細胞中就要開始複製。染色體最短的是共生或寄生的細菌,它們很多生理功能都依賴共生的夥伴或宿主,多餘沒用的基因在演化中都漸漸壞去、遭到刪除,讓基因體短小精幹,不浪費能量和資源在劣質的資訊上頭。


相較於其他荒涼的行星,地球生物從DNA和細胞走到大腦的生物資訊系統,再發展出人類文字語言和電腦的人為資訊系統,經歷了40億年,演化學家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所稱的「資訊爆炸」至今仍然不斷擴張。在有限的空間、時間和資源下,適度的簡約是必要的策略。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0月200期【年度專輯】人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