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手記

棲蘭神木上的附生植物

撰文/徐嘉君

生物手記

棲蘭神木上的附生植物

撰文/徐嘉君


當我懸掛在50公尺高空,腰上掛著皮尺,手上拿著羅盤和傾斜儀在台灣杉二姊的枝條上比劃時,心裡頭浮現的畫面卻是達文西的名作「維特魯威人」(Vitruvius man)──我和同事不厭其煩地幫台灣杉的每個枝條進行量身,目的不是訂做合身的新衣,而是嘗試以最基礎的測計學解讀這龐然巨樹茁壯於天地間的生態密碼。


過去兩、三年間,由於種種機緣,我得以在棲蘭山區攀爬十來棵從30幾公尺到將近70公尺的神木。這些巨木的歲數估計數百年至近千年,分佈在1500~2000公尺的中海拔霧林帶,也因此它們的樹冠層結構與附生植物相通常與低海拔闊葉樹或年紀較輕的樹木顯著不同。


許多先前的研究指出,巨木的樹冠層結構、生態以及蘊藏的生物資源,相較於年歲較輕的樹木都來得複雜且豐富許多。某些附生植物只會生長在上百年的巨木之上,原因還不清楚,推測可能是老樹的樹冠層所累積的豐富腐植層蘊含特殊微生物相,而許多附生蘭需要與真菌共生才能生存,也可能是老樹複雜且巨大的樹冠層創造了某些稀有植物生存所需的微氣候條件。


老樹的樹冠層結構相當複雜,世界最高的加州海紅木甚至有多達六個層級的樹枝結構(由樹幹直接生長出來的樹枝屬於第一層級,依此類推),這些結構形成了多樣化微棲地,並孕育了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就連山椒魚等兩生類也落腳此處。研究顯示,在北美原始老熟林生態系中,每公頃的樹冠層甚至可以累積多達2366公斤的土壤以及儲存53立方公尺的水份,可見樹冠層無論是對森林生物多樣性的維持,或是水土保持,皆有不可忽視的重要性。


2017年5月,為了拍攝棲蘭山區台灣杉三姊妹的等身照,我和同事以及澳洲「Tree-Project」拍攝團隊在該處蹲點將近三個星期,除了準備拍攝工作,我們也進行了國內首次針對台灣杉巨木的樹冠層結構測量(allometry measurement)。我們詳細測量了台灣杉二姊(胸徑與樹高在三姊妹中居次而得名)每個枝條的直徑、長度、方位角與傾斜角度,並記錄枝條上生長的附生植物與分佈情形。


在分析測量結果後,我們發現了非常有趣的現象。台灣杉二姊有超過七成的枝條都是向西側伸展,推測除了棲地東側有山頭阻擋陽光以外,或許也與冬季盛行東北季風有關,因為濕冷的東北風可能不利於台灣杉枝葉行光合作用。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1月201期我們在看假新聞?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