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重力思考

別小看辭不達意的危險!

有些詞句換個寫法,就能顛覆你原本的想像。

撰文/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翻譯/周坤毅

反重力思考

別小看辭不達意的危險!

有些詞句換個寫法,就能顛覆你原本的想像。

撰文/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翻譯/周坤毅


鮮黃色菱形標誌上以黑色線條畫著自行車,下方寫著「請共享車道」。這種交通標誌有不同型式,但都傳達同樣的訊息:汽車駕駛人應留意自行車騎士,並給他們足夠的行駛空間。


至少身兼自行車騎士與汽車駕駛人的我是這麼想。畢竟對汽車乘客不痛不癢的碰撞,也會造成自行車騎士的肋骨與鎖骨骨折。


但最近一項研究顛覆了我的兩輪世界。美國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的研究員海斯(George Hess)與皮特森(M. Nils Peterson)在《科學公共圖書館.總刊》(PLOS ONE)上發表論文指出,儘管標誌的目的是提醒汽車駕駛人,自行車騎士也有路權,但自行車騎士經常抱怨,駕駛人傾向把標誌解讀為騎士們應該把車道讓出來。於是道路面積相較狹窄的德拉瓦州便決定從2013年11月開始移除這類標誌,因為它迫使騎士承擔比駕駛人更多的道路共享責任。


海斯與皮特森在網路上調查人們對給予自行車騎士路權的態度,發現寫著「請共享車道」的標誌,對駕駛人的心理作用就跟什麼都沒寫差不多。但其他用語至少會提醒人們注意自行車騎士的存在,例如「請禮讓自行車使用車道」讓更多駕駛人意識到他們應該小心超車,並盡量和自行車保持安全距離。


這類標誌是否真能改變人們的駕駛習慣,還很難說。根據我的經驗,除非自行車騎士穿上反光背心,在車燈照射下發散出如紐約洛克斐勒中心前的耶誕樹般耀眼奪目的光芒,汽車駕駛人才會注意到我們。


辭不達意也可能造成嚴重的公共衛生問題。對於搞不清病毒和細菌有什麼分別的普羅大眾,抗生素的作用(只能殺死細菌)就像巴納姆(P. T. Barnum)當初在美國博物館設置的出口指示牌般令人困惑。英國的全球衛生慈善基金會威爾康信託(Wellcome Trust)研究顯示,「抗生素抗藥性」這個詞尤其讓人摸不著頭緒。


MRSA是「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的簡稱,而非A先生的老婆(Mrs.A)。這個逐漸擴大的致命問題,指的是某些細菌演化成無法被抗生素殺死的超級細菌。但威爾康信託的研究人員在倫敦、曼徹斯特與伯明罕進行訪談後的結果令人憂心:大部份聽過抗生素抗藥性的民眾,誤認為這是人體對藥物產生抗藥性,而非細菌對抗生素產生抵抗力。這種誤解讓人以為抗生素抗藥性是別人的問題,直到感染超級細菌時才後悔莫及。


研究人員在新聞稿中也指出,這個錯誤觀念或許能解釋,為什麼許多拿到抗生素處方藥的病患常沒能完成整個療程,因為他們擔心身體產生抗藥性。但這種做法只會使感染持續並且加重病情,就像寓言故事「薩邁拉之約」裡的僕人為了逃離死神騎馬遠赴薩邁拉,反而弄巧成拙。


因此威爾康信託建議醫師與媒體改用「抗藥性感染」或「抗生素耐受性細菌」來取代「抗生素抗藥性」,比較能讓人理解是細菌產生抗藥性而非人體。總歸一句,不管是騎自行車或服用抗生素,你都必須堅持到最後一里路!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1月201期我們在看假新聞?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