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看新聞

知識就是基礎建設

由好奇心推動的基礎科學研究和造橋鋪路一樣重要。

撰文/戴克赫拉夫(Robbert Dijkgraaf)
翻譯/甘錫安

專家看新聞

知識就是基礎建設

由好奇心推動的基礎科學研究和造橋鋪路一樣重要。

撰文/戴克赫拉夫(Robbert Dijkgraaf)
翻譯/甘錫安


如同2017年2月28日美國總統川普在國會演講時所說,我們談到基礎建設,通常想到維繫國家運作與繁榮的各種設施和系統,例如公路、橋樑、隧道、機場和鐵路。


知識也是基礎建設,而且目前亟需關注,就像馬路上的坑洞和搖搖欲墜的大樓需要修繕一樣。科學和科技是現代經濟的基礎,也是解決許多嚴重環境、社會和安全問題的關鍵。基礎研究由自由揮灑的好奇心和想像力帶動,並且為各種應用研究和科技打下根基。公路和鐵路不能永遠只在修修補補,同樣地,對於知識的長期投資也非常重要。


由好奇心帶動的基礎研究已經澈底改變人類社會,例如人工智慧(AI)的快速進展和生物遺傳本質的發現。愛因斯坦於100多年前提出的相對論至今仍是全球定位系統(GPS)運作仰賴的原理。美國政府有史以來最划算的投資,應該是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提供給Google開發搜尋演算法的450萬美元,現在已經獲利超過10萬倍。


基礎研究不僅大幅改變我們對世界的了解,也帶來普及社會的新工具和技術;原本為了促進粒子物理學家合作的全球資訊網(WWW)就是最好的例子。基礎研究以最困難的挑戰鍛練全世界最好的頭腦,研究成果也廣為業界和社會採用,沒有人能獨佔其報酬,這是真正的公共財。


由探索性的基礎研究通往實際應用的道路並非單向和直線,過程既複雜又迂迴;基礎研究衍生的技術往往能帶來更基礎的發現,例如量子力學促成了電腦晶片和佔美國國內生產毛額(GDP)相當比率的多項發明。


為了善加運用人類的頭腦與想像力,我們必須讓短期和長期投資均衡發展。財務專家絕對不會只是建議充實已經夠用的支票存款帳戶,而放棄退休基金,同樣地,我們必須提倡均衡規劃短期和長期研究。但研究經費逐年減少,且為了對抗經濟的不確定性、全球政治局勢混亂以及越來越短的循環週期,研究方向越來越傾向解決眼前的短期目標,而忽視長期的大幅度進展。


近幾十年來,美國政府和民間對基礎研究的支持降到了GDP的1%,這樣的趨勢令人擔憂。戰後這幾十年,全世界科學進展空前,包括成立NSF這類提供研究經費的機構;近年來這方面的經費來源明顯緊縮。科學在以知識建構起的現代社會中越來越重要,逐漸減少經費只會越來越跟不上世界各國的腳步。研究經費佔美國GDP的比率已從1964年冷戰和太空競賽最激烈時的1.92%減少到目前不到0.8%。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的經費自2003年也逐步減少。


各國政府越來越希望藉由資助研究來解決重要的社會挑戰,例如使用潔淨永續的替代能源、對抗氣候變遷,以及防止全球傳染病,然而,這些研究及預算都在持續減少。


在這個捉襟見肘的時代,我們更要分清楚事情的輕重緩急,但是,基礎研究如同退休基金,是確保幸福、創新和社會進步的首要條件。長期資助基礎研究十分重要,可協助我們達成更遠大的目標:擁抱科學文化,所謂科學文化就是精確、追求事實、批判性提問與對話、善意的懷疑、尊重事實與不確定性,同時讚歎大自然和人類靈魂的多樣性。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0月200期【年度專輯】人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