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手記

滋養樹木的地下鑽石-松露

撰文/傅春旭、黃勁暉、李鎧彤、林文薇

生物手記

滋養樹木的地下鑽石-松露

撰文/傅春旭、黃勁暉、李鎧彤、林文薇


在台灣一談到松露(truffle),許多學者或是對美食小有研究的人就會立即聯想到有「廚房中的鑽石」之稱的塊菌,而看到塊菌的屬名(Tuber)又常讓人聯想到「馬鈴薯」;中國雲南盛產各式食用菌,當地人把塊菌稱為「茯苓」;日本沿海松林中生產的松露指的是「紅鬚腹菌」(Rhizopogon rubescens),塊菌則被稱為「西洋松露」。這類名稱或聯想有時會造成一些困擾,例如在正式場合發表學術報告時,「印度塊菌」(Tuber indicum)常被要求修改為「印度松露」,我們最初都會試著溝通,但是當所有人都這麼說、這麼認知,最後也只好妥協、順應俗稱了。


所謂的松露泛指一群地下真菌,這些真菌失去主動散佈孢子的能力,其孢子除了靠子實體自身溶解來就地傳播之外,也會藉由子實體本身散發的特殊氣味吸引山豬及一些齧齒動物前來取食,再透過動物排遺協助遠距離傳播。以真菌分類學的角度來看,松露其實包含了三類群的真菌,分別是屬於擔子菌門(Basidiomycota)的「假松露」、子囊菌門(Ascomycota)的「真松露」以及接合菌門(Zygomycota)的「豆松露」。真松露中經濟價值最高者即是塊菌,在台灣我們習慣以松露混稱。依外觀形態來分類,塊菌中表皮具黑色金字塔形或圓錐形的疣狀突出物者,稱為黑塊菌(亦稱黑松露);表皮白色平滑細緻者,則稱白塊菌(亦稱白松露)。


松露扮演重要的生態角色:與宿主樹木的根系形成互利共生的菌根;宿主樹木提供松露生長所需的營養物質,松露的菌絲則協助樹木根系吸收水份和礦物質養份,同時保護根系、避免一些病原微生物入侵,進而增加樹木對環境逆境及病害的抵抗力。這樣的功能對於生長在環境優渥的樹木而言可能助益不大,但是對於生長在惡劣地形或是土壤貧瘠環境的樹木來說,松露的幫助就非常大了!


台灣以前就有零星的松露採集記錄。1987年,當時任職於林業試驗所的周文能在八通關古道旁一棵青剛櫟樹下挖出台灣第一顆黑塊菌,後來被命名為台灣塊菌(T. formosanum);台灣另一種黑塊菌──屑塊菌(T. furfuraceum)則是在台灣大學實驗林的台灣塊菌人工造林基地內發現,2009年正式命名發表。另外,台大森林系退休教授胡弘道在1987年發表的文章中指出,他在郡大林道旁的台灣二葉松林下發現一種具有特殊花生香氣的白塊菌,但後來並未正式命名。其他有松露採集記錄的地方還包括陽明山紗帽山步道、大禹嶺附近等地,但皆未命名、發表。從這些過往的採集記錄可知,台灣的確有松露分佈,只是一直沒有進行正式的松露資源調查工作。








台灣的生物資源豐富,應有許多埋藏於土壤中的松露種類等著人們去發掘。因此2014年起,我們以林試所台灣森林土壤調查隊多年累積的6800多筆資料和森林資源調查30多萬筆資料為基礎,並配合松露可能的宿主樹木種類、溫度及土壤酸鹼度等環境條件,展開松露生態熱點的篩選工作。


地下真菌形成的菌根外形相當類似,常常連顯微特徵都難以區分,增加調查工作的難度,但透過分子生物工具的協助,大幅提升了鑑定松露的準確度。有趣的是,有些松露雖然沒有形成子實體,仍可藉由分生工具證明其確實存在。例如我們從福山的一些殼斗科樹木根圈檢測出日本某種未命名的白塊菌(Puberulum分群)及泰國發現的泰國塊菌(T. thailandicum)形成的菌根,加上根圈附近土壤有多道明顯的野生動物挖掘痕跡,強烈暗示地下藏有這兩種塊菌,也意味台灣很可能有國外塊菌品種的分佈。為了增加採集優勢,我們在福山植物園研究人員的協助下,在樹木周圍架設鐵絲網阻礙動物取食,希望藉由這種「不公平的競爭」,早日讓這兩種塊菌現身。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5月195期物理之力 貝殼之美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