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看新聞

美國科學界扭轉政策劣勢

作風備受爭議的主席即將卸任,美國科學界應規劃新方向以因應各種挑戰。

撰文/羅森柏格(Andrew A. Rosenberg)
翻譯/甘錫安

專家看新聞

美國科學界扭轉政策劣勢

作風備受爭議的主席即將卸任,美國科學界應規劃新方向以因應各種挑戰。

撰文/羅森柏格(Andrew A. Rosenberg)
翻譯/甘錫安


美國德州共和黨眾議員史密斯(Lamar Smith)將於今年卸任,他從2013年開始執掌權力極大的美國眾議院科學、太空與科技委員會。不幸的是,史密斯不僅沒有認真推動科學政策,反而運用職權打擊政治眼中釘,包括科學家。


史密斯支持說客和商業團體擁護的法案,一旦成為法律,將破壞科學在政策制定過程中扮演的角色;他也大力支持美國國家環境保護署(EPA)署長普魯特(Scott Pruitt),一起干預EPA科學顧問委員會的公正獨立性。史密斯以「監督」之名監控科學家、科學計畫甚至是科研經費,目的是阻礙某些科學研究和成果,以免影響他高污染產業夥伴的利益。


2015年,美國國會賦予史密斯前所未有的權力,讓他不需國會少數黨參與就可進行調查。他針對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NOAA)的科學家發表在《科學》期刊上一份通過同儕審查的氣候研究,調閱研究人員的電子郵件和文件。儘管缺乏任何證據,史密斯調查後卻聲稱科學家竄改氣候變遷的相關數據。國會調查權極具威脅性,美國氣象學會(AMS)曾行文該委員會,抗議他們濫用調查權。2016年,我任職的科學家關懷聯盟(UCS)也遭該委員會調查,他們要求調閱UCS與州檢察長的通訊內容,UCS拒絕這項要求,而我們提議前往國會報告,也被史密斯的屬下拒絕。


該委員會即將迎接一位新主席,這是美國科學界扭轉眼前劣勢的大好機會。我們應該如何維持美國在許多領域的領導地位,同時支持並強化國際合作?我們要怎麼在傳統和新興領域加強科學家的訓練和職涯展望?我們可以採取哪些新方式,才能有效培育符合經濟需求的科技人才?我們該如何解決長期因收入、種族、性別和其他因素所造成的科學及科技人力不均?我們應該如何充實美國科學人才?我們要如何落實美國政府機構的科學誠信政策?我們該如何運用科學促進公共衛生和環境正義?這些只是一部份問題,該委員會必須面對的挑戰還很多。


大眾監督的重點應該是機構活動的程序、功能和決策是否符合法規。舉例來說,我們應該舉行聽證會,討論該委員會近來的改變及美國政府機構採行的科學誠信政策(目前有26個政府機構採行這類政策,防止政治干預科學)。此外,美國國會必須持續監督該委員會,確保繼任者執行並遵守政策。


該委員會的黑暗時代將結束,美國科學界和關心科學政策制定的人都應提出新方向。2010年,曾擔任該委員會主席的共和黨議員波勒特(Sherwood Boehlert)在《華盛頓郵報》的讀者投書專欄寫道:「如果有人為了政治利益而利用科學研究……任何政黨都不應視而不見。共和黨其他黨員應該了解,受意識型態影響或特定利益驅使而全盤否定科學,都是不對的;長期而言,這更是不良的政治風氣。」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8月198期跨越量子 走進現實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