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與科學

冷療法真有效?

令運動員、名流趨之若鶩的冷療法,可能只是安慰劑效應。

撰文/馬隆(Dina Fine Maron)
翻譯/黃榮棋

健康與科學

冷療法真有效?

令運動員、名流趨之若鶩的冷療法,可能只是安慰劑效應。

撰文/馬隆(Dina Fine Maron)
翻譯/黃榮棋


知名職業橄欖球員馬肯紀(Phil Mackenzie)決定讓自己幾乎全裸地暴露於低溫環境裡。他每天起床就是到曼徹斯特的橄欖球場,進行例行嚴格訓練:傳球、踢球、被球員擒抱攔截,此外他也做重量訓練。例行訓練結束後,馬肯紀通常會回到更衣室沖熱水舒緩身體痠痛,但這天球場附近的停車場卻出現一座巨型密閉室,他與幾位隊友走進裡面,馬上感受到一股冷冽的空氣迎向他們。馬肯紀早就想嘗試稱為全身冷療法(whole-body cryotherapy)的低溫治療,希望能藉此舒緩痠痛。在幾天內完成了數次兩分鐘療程後,馬肯紀還發現了其他好處,他回憶道:「我馬上感到神清氣爽,睡眠品質也變好了。」沒多久全身冷療法就成了馬肯紀每星期四次的例行治療:他只穿著人造纖維彈性短褲、手套、襪子、拖鞋以及頭帶保護身體不被凍傷,在低溫的空氣中放鬆筋骨。他的隊友也都採取同樣的防凍措施進行冷療法。


熱中冷療法的不只有馬肯紀與他的橄欖隊隊友,還包括美國職業籃球員科比.布萊恩(Kobe Bryant)與詹姆斯(LeBron James)等明星運動員;一些報導也指稱,好萊塢明星丹尼爾克雷格(Daniel Craig)與珍妮佛安妮斯頓(Jennifer Aniston)也都曾接受冷療法。美國冷療法市場正開始成長:各球隊引進冷療法以調理球員身體狀況,而健康中心則用冷療法讓顧客放鬆、減重以及對抗任何老化跡象。美國德州達拉斯的一家行銷全身冷療法儀器的大經銷商CryoUSA說,2011年至今,他們已在全美各地賣了200台儀器,預期接下來幾年總銷售額還會有更大的成長幅度。


但冷療法其實沒有科學根據。去年7月,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提出警告,指出沒有科學證據支持冷療法可舒緩肌肉痠痛、失眠、焦慮或任何其他效益,反而有可能造成凍傷、燒燙傷、眼睛傷害或甚至窒息。FDA回應Scientific American的詢問時還表示:「FDA尚未核准全身冷療法,而且也沒有證據支持這些廠商宣稱的醫療效益。」FDA是根據文獻評估以及一般認為人體暴露於寒冷空氣中會產生的相關危害,才提出這樣的警告,不僅如此,冷療法費用昂貴,五次兩分鐘的療程就要價數百美元。


置身於冷冽空氣中


低溫治療的概念源自1970年代末期的日本,當時冷療法被吹捧成可舒緩多發性硬化症或風濕性關節炎患者的關節疼痛;1990年代在西歐越來越受歡迎,但一直到最近10年才在美國與澳洲崛起。隨著冷療法的風行,宣稱可以治療的疾病也突然大增。根據最新的市面廣告宣稱,冷療法不僅可治療痠痛,還能對付氣喘、阿茲海默症等各種疾病。


全身冷療法源自廣泛接受的物理標準冷療(利用冰袋與冰水浴治療急性軟組織傷害)理論。醫師在治療扭傷或挫傷的腳踝時,通常會建議冰敷做為療法之一。臨床研究發現,冰敷受傷部位5~15分鐘,就能把皮膚溫度降到13℃以下,藉此減緩神經系統傳遞疼痛訊息。冰敷或許還有其他療效,英國烏斯特大學運動醫學研究人員布里克萊(Chris Bleakley)說,動物研究發現,冰敷可以減少受傷部位的白血球,因此能對抗傷害造成的發炎反應,但冷療法是否真能產生同樣效益,仍是未知。現今冷療法是利用液態氮冷卻密閉室裡的空氣至-129℃以下,液態氮的溫度雖遠低於冰點,但冰冷空氣並非直接貼著皮膚而是圍繞皮膚外,因此不會讓皮膚的深層組織溫度下降;而冰敷是直接貼著身體部位,低溫容易穿透皮膚與脂肪到達受傷軟組織。


布里克萊與其他研究人員於2014年分析了冰敷、冷水浴以及全身冷療法的相關研究後發現,冰敷最能降低皮膚與肌肉的溫度。舉例來說,冰敷10分鐘可以讓皮膚溫度降低17.8~26.1℃,但3分鐘的全身冷療法(為保護使用者,製造商建議的平均時間)降溫效果比較差,約3.3~19.4℃。布里克萊說,全身冷療法無法如冰敷那樣有效降低肌肉溫度,因此無法有效減緩疼痛訊息的傳遞,同樣也無法有效冷卻軟組織以阻止發炎。


其他研究更強化這方面的疑慮。評估一種療法是否有效的黃金標準,是隨機分配受試者至接受此療法或其他療法(或沒有治療)。至今研究人員已針對全身冷療法進行四次包含對照組的隨機分配實驗,朴茨茅斯大學運動生理學家卡斯特洛(Joe Costello)與布里克萊等人仔細檢視了這些研究結果後發現,全身冷療法沒有顯著的治療效果。卡斯特洛說:「與沒有接受治療的對照組相比,現有證據不足以支持全身冷療法能減緩肌肉痠痛,或促進運動後的筋骨恢復。」這四項實驗以及卡斯特洛對結果的評估並非最後結論:由於樣本數很小,而且其中只有四位是女性,平均年齡20初,因此無法確定「萬能」的全身冷療法是否真的對女性或年長者有效。


相關研究站不住腳


這些實驗說明現今科學界仍缺乏評估全身冷療法療效的相關研究,布里克萊說,這類療法的研究中,受試者都很少,而且實驗方法有缺陷,例如缺乏對照組。他堅定地說:「運動科學家真的需要提升這方面的研究,讓研究品質可以跟得上其他醫學研究。」至於全身冷療法所宣稱可治療運動傷害以外的其他疾病,迄今從未進行過嚴格的隨機實驗來評估與驗證。研究人員也不確定暴露於液態氮之中,是否真能改善心率、血壓或代謝率,因為如果真有這些效益,則可能達到安撫焦慮、治療偏頭痛、減重以及其他目的。


CryoUSA的管理夥伴默達克(Mark Murdock)承認,全身冷療法缺乏科學證據支持。對默達克而言,冷療法的作用只能舒緩不適而非醫療。他補充說,宣稱冷療法可以減重很瘋狂;他也支持FDA的警告,認為FDA應該要規範這個行業並遏止這些不實言論。冷療法宣稱的效益不僅沒有科學根據,科學家也不清楚它可能造成的危害。目前沒有任何負面效應的相關研究,而且市面上各種冷療法的療程都不盡相同,例如療程時間的長短、溫度以及隔絕冷空氣接觸的身體部位等參數。美國奧林匹克水球隊醫師勞烏(Naresh Rao)說,使用者暴露於氣體時間的長短、溫度及當下狀況,都攸關安全。


需要適當規範


不過,以冷療法治療疾病與傷害的概念令人難以抗拒。使用者雖口耳相傳其正面效應,卻沒有科學證據支持這樣的說法,這意味可能只是使用者對治療的信心所致,也就是安慰劑效應。勞烏也是整骨療法(osteopathy)治療師,他說雖然他不會把全身冷療法做為治療受傷運動員的優先療法,但即使只有安慰劑效應,他也支持病患使用。


不過他也提到:「我贊成冷療法需要規範,我不覺得它適用於所有的人。」他警告說,例如患有心臟疾病或無法控制的高血壓患者,就不應該嘗試冷療法,因為突然暴露在極低溫環境,有可能引發患者心臟病或其他嚴重健康問題。


有些研究人員對冷療法的效益仍然抱持希望,聖地牙哥Breakers橄欖球隊的醫師與整骨治療師羅德瑞茲(Rebeccah Rodriguez)就是其中之一,她也是美國總統健身、體育與營養科學委員會成員。她計畫在今年進行一項研究,評估冷療法是否可促進腦震盪復原。法國馬賽的一個研究團隊也正在進行初步研究,評估全身冷療法是否具有抗發炎效應,可否成為傳統非類固醇消炎藥(NSAIDS)的替代品。


布里克萊說:「要做的事還很多。」具有對照組的大型隨機實驗才能評估全身冷療法的醫療效益,也才能提供可信的科學證據讓大眾安心。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2月202期睡眠學習不是夢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