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假假

活在當下的生命意義

演化賦予人類生存目的及道德,我們不需要尋求來世或任何神祇,就能找到生命的意義。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真真假假

活在當下的生命意義

演化賦予人類生存目的及道德,我們不需要尋求來世或任何神祇,就能找到生命的意義。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伍迪艾倫在1977年的電影「安妮霍爾」中飾演的角色艾維,兒時是個拒絕做功課的沮喪男孩;他對醫生解釋:「宇宙正在膨脹……由於宇宙包含一切,如果不斷膨脹,總有一天會崩解,一切也跟著完蛋。」氣急敗壞的母親訓斥他:「宇宙跟你有什麼關係?你活在紐約市布魯克林區,布魯克林可沒在膨脹。」


這可稱為「艾維謬誤」:在錯誤的層次上評估某件事的意義。我們評估人類的作為時,應該是在年月日這種人類的時間尺度中進行,也就是以人類平均壽命80歲增減10年為基準,而不是以10億年為基準的宇宙時間。這也是神學家每每宣稱「如果沒有從外源賦予人類道德與意義,那麼一切將不重要」時所犯的錯誤。


神學家克雷格(William Lane Craig)2009年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與耶魯大學的哲學家卡根(Shelly Kagan)進行辯論,就犯了這類錯誤。克雷格說:「從自然主義的世界觀來看,當宇宙熱寂時,一切註定毀滅。隨著宇宙膨脹,能量將耗竭而逐漸變冷;所有恆星終將燃盡,所有物質塌縮成死亡星體與黑洞,宇宙沒有生命、沒有熱、沒有光,只有死亡星體的殘骸沒入無垠黑暗。想到此,我不明白人類的道德選擇究竟有何意義?因為道德將變得沒有問責性:不論我們做什麼,宇宙不會變好或變壞。我們的道德生活將變得空虛,因為它們對宇宙不重要。」卡根指出克雷格的錯誤,並把克雷格的說法與邪惡的施虐者相比:「這極其可恥可憎。有人受苦真的不重要嗎?對遭酷刑的人來說,當然重要,不需要什麼大到改變宇宙的事才算重要。對他們及其家人,還有對我們來說,受苦就是重要的事。」


克雷格還說:「沒有神就沒有客觀的道德價值、道德責任與道德問責性。」「如果生命終止於死亡,那麼你活得像史達林還是德雷莎修女,終究沒有差別。」這可稱為「克雷格分類謬誤」:以錯誤的分類標準來評估某件事的價值。我在《人間天堂》書中駁斥一個說法:「沒有神與來世的允諾,此生將無道德或意義可言。」我們活在當下而不是來世,因此我們的行為必須根據當下的標準做判斷,不論某個神應許的來世是否存在。


不論你的行為如同屠殺數千萬人的前蘇聯獨裁者,還是照顧窮人的天主教傳教士,對極權主義下的受害者和窮人來說都至關緊要。因為我們是演化而來的有感覺生物,在熱力學第二定律(熵)與死亡威脅下求生並繁衍。熵就是生命的第一定律:如果你什麼都不做,熵會自然發展,你將進入更混亂的狀態,最終死亡。因此,人活著就是要做「反熵」的事來對抗熵,也就是耗能求生並繁衍。從舊石器時代起,對人友善、幫助他人是成功的生存策略之一,懲罰壞人是另一種做法,人類從這些行為中演化出道德。根據自然法則,演化賦予人類生存目的及道德,我們不需尋求比演化更高的來源,就能找到生命的意義。


長遠來看,熵將終結宇宙中一切事物,包括宇宙自身;但我們活在當下,而不是長遠的以後。只要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做功課」就是重要的。同樣地,我們對自己、對所愛的人、對社區、對人類,以及對地球盡一己之責,也是重要的。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1月201期我們在看假新聞?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