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心智

聆聽深紫色

近年來分子生物學與遺傳學的研究揭開了聯覺的生理機制,更發現聯覺與免疫系統以及特定疾病的關係。

撰文/陳瑀葳

解讀心智

聆聽深紫色

近年來分子生物學與遺傳學的研究揭開了聯覺的生理機制,更發現聯覺與免疫系統以及特定疾病的關係。

撰文/陳瑀葳


1842年某一天,匈牙利音樂家李斯特(Franz Liszt)和德國威瑪管弦樂團正為即將來臨的音樂會排練,身兼指揮的李斯特對樂團的表現十分不滿,不禁脫口而出:「各位,請你們演奏得更藍色一點!」這樣的要求讓團員面面相覷──什麼叫做演奏得更藍色?接下來的排練中,類似的要求接踵而來,李斯特要求樂團的演奏不要這麼玫瑰色,因為這首曲子應該是深紫色。


從這段節錄自德國音樂雜誌《新柏林音樂報》(Neue Berliner Musikzeitung)的敘述我們可看出,李斯特很有可能具有聯覺(synesthesia)的特殊能力。聯覺這個詞源自於古希臘語,由希臘字根「共同」(syn)和「感覺」(aisthesis)所組成,代表某一種感官刺激會自動引發另一種感官經驗。對於像李斯特這種具有聲音-色彩聯覺能力的人來說,不論是音樂或日常生活中的各種聲響,都會讓他們「看見」特定的色彩。俄國作曲家林姆斯基-高沙可夫(Nikolay Rimsky-Korsakov)是另一位著名的具聲音-色彩聯覺能力的例子,對他來說,A大調是一種澄澈的粉紅色,而B大調則呈現一種陰沉、帶有金屬色調的深藍色。


聯覺能力究竟有多罕見?目前專家仍未有定論。一些早期研究顯示,大約每10萬人中才有一人具有這種能力;然而較近期的研究得出極為不同的結果,認為盛行率高達每23人就有一人,這之間的歧異可能源自專家在定義聯覺時所用的標準不同。聯覺也包含許多種類,科學家相信有60種以上的聯覺類型,有些科學家甚至宣稱多達150種,最常見的聯覺能力是形素-色彩聯覺(grapheme-color synesthesia),大約100人中便有一人具有這樣的能力,對於字母或數字帶有特定的色彩知覺。舉例來說,俄國文學家涅博可夫(Vladimir Nabokov)描述字母K具有酸越橘的顏色,S則是一種「奇特的天藍和珍珠母混合色」。除此之外,有些聯覺者會聽到不同氣味發出特定聲音,或是感覺一星期的每一天具有不同味道。美國聯覺者、語言學家戴伊(Sean Day)表示,對他來說牛肉嚐起來是藍色的。某些聯覺類型更特殊,例如有些聯覺者認為不同數字帶有不同人格特質(例如4是拘謹的),而有些聯覺者認為不同的游泳方式帶有不同顏色(例如蝶式是紅色的)。


從1880年英國科學家高爾頓(Francis Galton)在《自然》期刊上首度發表描述聯覺現象的研究開始,這奇妙的現象已讓科學家著迷了將近200年。然而直到近10年,才有越來越多科學家專注研究聯覺能力,致力於了解這類特殊能力的各種特色、並試圖找出導致聯覺背後的神經機制,這些科學家的第一項重大發現,便是證實聯覺是一種真實的感官經驗。畢竟,之前許多科學家對於聯覺現象仍有諸多懷疑,認為聯覺僅是使用迷幻藥的副作用,或源自童年時期的記憶或聯想。有趣的是,科學家除了應用腦造影技術探索聯覺能力的可能機制,近年來分子生物學以及流行病學的研究,更讓科學家得到一項意想不到的發現:人體免疫系統可能是產生聯覺的重要因素之一。


遺傳也扮演重要角色


聯覺能力極有可能是與生俱來的。一些遺傳學研究發現,聯覺者的一等親與二等親中,可能有高達40%的成員也有聯覺能力。然而是怎樣的遺傳機制讓聯覺能力一代代流傳下去呢?近年來分子醫學研究領域盛行的基因組分析,讓科學家得以解開這個謎題。


2009年,英國牛津大學的遺傳學家艾許(Julian Asher)領導的研究團隊從43個家庭蒐集到196名聯覺者的DNA樣本,比較分析他們的基因組以探討聯覺的遺傳機制。研究者證實聯覺的確是一種遺傳表現,但聯覺並非來自單一基因;艾許等人發現聯覺與數個基因皆有關聯,讓帶有「聯覺基因型」(synesthesia genotype)的人可能具有聯覺能力。有趣的是,艾許的研究團隊發現的數個相關基因皆位於第二對染色體上,這也是那些與神經連結相關的基因所在之處,這項發現也被其他科學家證實。2011年,美國貝勒醫學院、阿拉巴馬大學伯明罕分校與德州大學醫學院的研究人員發現,數個與聯覺能力有關的基因位於第16對染色體上,這個區域也是與神經連結異常有關的基因所在之處。這些研究結果不但進一步證實聯覺與神經連結的關係,更顯示遺傳在聯覺能力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1月201期我們在看假新聞?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