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重力思考

無知足以致命!

拒絕用顯微鏡看細菌,就如同拒絕相信氣候變遷的科學證據一樣。

撰文/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反重力思考

無知足以致命!

拒絕用顯微鏡看細菌,就如同拒絕相信氣候變遷的科學證據一樣。

撰文/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1881年7月2日,季托(Charles Guiteau)開槍射傷美國前總統賈費德(James Garfield)的背部。同年9月19日賈費德過世時,子彈還深陷在他胰臟後方的脂肪組織裡。在審判過程中,季托否認自己殺了總統,他說:「賈費德死於醫療疏失。」儘管這名槍手最後還是被判處絞刑,但他的論點其實頗有道理。


美國歷史學家歐辛斯基(David Oshinsky)在新書《貝爾維尤醫院傳奇:見證美國醫學300年來的騷亂》寫道,如果當時主治醫師除了安慰賈費德之外什麼都不做,他幾乎百分之百能夠存活下來。相反地,醫生把骯髒的手指與探測器伸進病人的開放性傷口,笨拙地尋找子彈。


槍擊案發兩天後,各方醫學專家會診總統,其中包括年近七旬的貝爾維尤醫院外科醫生漢密爾頓(Frank Hamilton)。歐辛斯基寫道:「診療前這些醫生既沒洗手也沒消毒醫療器材。」漢密爾頓的年紀是因素之一,因為老一輩的人不容易接受洗手與消毒器材等新觀念。


根據歐辛斯基的說法,貝爾維尤醫院的資深醫師盧米斯(Alfred Loomis)當時如此表示:「德國醫學界盛傳的病菌理論,將很快被證實是胡說八道。」德高望重的盧米斯是紐約醫學會主席,他用嘲弄的口吻對其他醫生說:「人們說空氣中有細菌,但我什麼都看不到。」


當然啦,細菌才不管你看不看得到它。傷口感染使賈費德從槍擊到過世期間體重掉了近45公斤,驗屍結果顯示最後他的身體幾乎只剩下膿汁。有如在傷口上灑鹽的是,漢密爾頓還寄給美國國會一張總共2萬5000美元的醫療帳單,相當於今天的60萬美元。儘管國會只核准了5000美元,換算成現在的幣值仍有12萬美元。花這麼多錢,結果醫生連洗手都不願意。


賈費德的遭遇,反映了美國醫學界的黑暗歷史。這讓我想起上個月的專欄中,談到統計分析如何在棒球界掀起革命。請容許我引述自己的話:「棒球界中獲取資訊與決策的過程,可說是全人類所面臨更大問題的縮影:與其選擇明智,許多人寧可保持無知。」


說到國會,2016年12月1日美國眾議院的科學、太空與科技委員會在推特上宣稱,全球氣溫其實正在下降,那些「危言聳聽的暖化論者」都該閉嘴(或跳進快速酸化的海水冷靜一下)。


這則好消息的來源是布萊巴特新聞網(Breitbart News)。如果你有幸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過程中保持昏迷,要知道布萊巴特網站發佈的新聞價值,大概就跟牛屁股排出的溫室氣體甲烷以外的東西差不多。


委員會的主席是德州的眾議員史密斯(Lamar Smith),他不但攻擊氣候權威專家,而且壓根不相信全球氣候變遷。這沒什麼好奇怪的,因為化石燃料產業給了他超過60萬美元的政治獻金。這是沾滿煤灰的髒錢。


盧米斯在德國細菌學家柯霍(Robert Koch)用顯微鏡讓他親眼看見結核桿菌後,終於接受了病菌理論。氣候變遷也證據確鑿,如果你願意翻閱美國航太總署(NASA)地球觀測計畫的全球監控資料。但在我撰寫這篇文章的同時,新上任的川普政府基於政治因素,正準備取消這項計畫。


這麼做就好比盧米斯矇上雙眼拒絕透過顯微鏡看病菌。與其選擇明智,許多人寧可保持無知。(周坤毅 譯)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5月195期物理之力 貝殼之美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