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與科學

從數值看健康?

設定個人化血糖、膽固醇標準以及更多個人化健康指標,是未來趨勢。

撰文/華立斯(Claudia Wallis)

健康與科學

從數值看健康?

設定個人化血糖、膽固醇標準以及更多個人化健康指標,是未來趨勢。

撰文/華立斯(Claudia Wallis)


在人人會用Fitbit智慧手環記錄日走萬步、或用MyFitnessPal測量消耗的卡路里的時代,我們很難不執著於數值。我的身體質量指數(BMI)是否低於25?血壓值是否正常?壞膽固醇是否低於100mg/dL?然而以數值評估健康的做法有所局限,還可能誤導,新的研究結果暗示,我們應該採用更為個人化的指標,而不是一體適用的數值。以血糖為例,數十年來醫生都告訴病人要維持糖化血色素A1C(反應前兩、三個月的血糖濃度)在7%以下,這個神奇數值源自1993年的一項經典研究結果:藉由控制飲食、藥物、運動或三者並行維持A1C低於7%具有多種長期效益。


美國麻州布里根婦女醫院預防醫學部的主任曼森(JoAnn Manson)在25年臨床經驗中,見識到患者為了追求完美7%,可說是無所不用其極。但隨著年齡增長、體內胰島素減量,這個目標變得遙不可及,於是患者服用更多藥物,副作用越來越多,醫療費用也越來越昂貴。重要的是新研究指出,能降低A1C的藥物不一定都能保護糖尿病患者免於心臟病、腎衰竭、失明以及其他併發症的威脅。


越來越多專家建議採用個人化方法來控制疾病,其中一個考量是「嚴控」血糖值的效益要經年累月才會呈現出來,但過度治療卻會造成急性傷害(例如血糖過低導致昏迷)。就像美國國家糖尿病、消化暨腎臟病研究所的內分泌學家弗拉德金(Judith Fradkin)所說︰「年長或虛弱的病患不一定可以活著看到這些效益出現。」這類患者可能比較需要擔心的是因血糖過低摔倒所造成的骨折。這種情況也適用於膽固醇的控制。15年前醫生會告訴病人,要控制壞膽固醇在100mg/dL以下,如果患者曾經心臟病發作或中風,則要控制在70mg/dL以下,再加上飲食控制、運動以及服用史達汀(statin)類的降血脂藥物。


這種想法猶在,但專家組成的小組發現,支持這種想法的證據不足,因此專家小組在2013年改變指導方針,取而代之的是較為個人化的做法。西北大學心臟病學家史東(Neil J. Stone)是該小組主席,他說:「我們要大家思考自己所屬族群有哪些風險,而不是告訴他們低於某個數值就沒有風險、或高於某個數值就有風險,就這而言我們已跨出一大步。」


專家小組的結論是,服用降血脂藥物連同改變生活方式可降低高危險群患者(例如有心臟病發作或中風病史,或年齡40~75歲的糖尿病患者)的膽固醇值。但對考慮較多的患者而言,謹慎評估並與他們共同決定療法是最好的辦法,小組提出一套風險評估方法來指導如何與這類患者對話。


但別忘了,還是有不可跨越的紅線︰壞膽固醇超過190mg/dL無論如何都必須接受治療,而A1C≧9%對所有人都是危險的。但最重要的是,醫療已邁入醫病共同決策的時代,其中一個原因是我們更加明白過猶不及的治療都會造成傷害,另一個原因是尊重患者的選擇。曼森說︰「人們對自我的了解通常不會太差。」還有一個理由,是越來越多人了解到,夠好就好,並非一定要完美才行。以體重為例:一項重要研究指出,糖尿病前期的成年患者當中有許多人過重或肥胖,但只要在三年內平均減重七公斤就足以讓罹患糖尿病的風險減半。


幸運的是,個人化目標以及醫病共同決策是健康相關app幫得上忙的地方。令弗拉德金、曼森以及其他人感到興奮的,是那些能夠提供健康決策指導、而不只是斤斤計較於數值的新一代智慧型app。(黃榮棋 譯)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0月200期【年度專輯】人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