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重力思考

危雞重重

嘿,來盤雞肉沙拉佐抗生素醬汁吧!

撰文/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反重力思考

危雞重重

嘿,來盤雞肉沙拉佐抗生素醬汁吧!

撰文/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1945年夏天,第二次世界大戰接近尾聲。人們對軍火的需求即將轉向雞肉,此時正是舉行「明日雞種」(Chicken of Tomorrow)大賽的最佳時機。


麥肯納(Maryn McKenna)在她迷人有趣、但有點嚇人的新書《大危雞》(Big Chicken)中描述,這場全美育種大賽的目標是創造巨型肉雞,越大越好!1925年美國農業部開始記錄時,屠宰場的肉雞平均重量只有1.1公斤。由凡特斯(Charles Vantress)飼養、贏得「明日雞種」大賽的肉雞,在孵化86天後(根據競賽規則)比平均重量足足多了0.5公斤。如果幾百萬隻雞每隻都能多長0.5公斤的肉,那可值不少錢啊。


儘管後來沒人想再辦「後天雞種」大賽,但麥肯納指出,目前美國大規模生產的巨型肉雞只需47天便能長到2.7公斤重!此加速生長的成果來自持續進行的育種實驗和廣泛使用的生長促進劑,包括維生素和抗生素。


「明日雞種」大賽結束之際,製藥公司萊德利實驗室的生化學家朱克斯(Thomas Jukes)發現,飼料中混入抗生素後餵食,能使雞隻快速增重。藉由預先投藥,農民也能夠在狹小空間內飼養大量雞隻,而不必擔心傳染病發生。


即使連發明青黴素的弗萊明(Alexander Fleming)都站出來、警告濫用抗生素並導致細菌產生抗藥性的危險,畜牧業奇蹟依然勢不可擋;經濟利益讓大部份畜產公司忽視抗藥性的風險。


這場抗生素狂熱在1950年代達到高潮,當時有句廣告詞是「我們的雞肉永垂不朽!」,肉雞屠宰後浸泡在抗生素溶液中,就像泡過冥河之水的阿基里斯一樣刀槍不入。雞肉表面形成抗生素薄膜,一個月內都不會滋生細菌——雞肉幾乎可以無限期保存。


但負責浸泡雞肉的工人紛紛出現皮膚感染。接連爆發的食物中毒,儘管與浸泡抗生素沒有絕對關聯,卻促使人們重新展開研究。麥肯納寫道:「抗生素改變了雞肉表面的細菌組成,導致抗藥性細菌蓬勃生長。」後來新廣告詞改成了「我們的雞肉不浸抗生素!」,永垂不朽的雞肉從此成為歷史。


儘管缺乏現代基因改造技術,這些手段仍促成了「雞口」爆炸。麥肯納寫道:「1909年全美共賣出1億5400萬隻肉雞,今天這個數字逼近90億。」考慮到這些年來人口只增加了四倍,我們顯然吃太多雞肉沙拉了。此外,在美國出售的抗生素大多(約80%)用在動物身上,由於這些抗生素也用於治療人類的感染,來自農場的抗藥性細菌持續威脅著我們的健康。


幸好一場令人屏息的轉折正在上演(不是因為呼吸道感染)。麥肯納指出,2014年帕度牧場的董事長帕度(Jim Perdue)宣示,旗下牧場從2007年便停止使用促進生長的抗生素,但依然能維持養雞利潤。促成這項決定的原因是,他們發現生長促進劑已經失去效力(先別在雞蛋裡挑骨頭)。在帕度牧場發表聲明的幾個月前,福來雞快餐店(Chick-fil-A)做出類似宣言:將在2019年前全面採用不含抗生素的雞肉;麥當勞(McDonald’s)、賽百味(Subway)、好市多(Costco)、沃爾瑪超市(Walmart)及全美最大的雞肉供應商泰森食品公司(Tyson Foods)也都宣佈跟進。


看著吃抗生素長大的雞在農場漫步,讓我想起狄金生(Emily Dickinson)的詩句:「希望就像披著羽毛的小鳥。」儘管羽毛最後都被拔光了。(周坤毅 譯)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9月199期腦中第七感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