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創藝術

冷峻與嚴謹——俄羅斯的科學藝術

不同世代的俄羅斯藝術家詮釋對當代尖端物理學的想像,形塑了獨特的俄羅斯美學。

撰文/沈伯丞

科學創藝術

冷峻與嚴謹——俄羅斯的科學藝術

不同世代的俄羅斯藝術家詮釋對當代尖端物理學的想像,形塑了獨特的俄羅斯美學。

撰文/沈伯丞


或許是千里冰封的嚴峻環境使然,俄羅斯總是給予大眾一種嚴肅印象。而嚴肅氛圍似乎也深植俄羅斯知識文化與思想的各個範疇,無論是文學、哲學乃至於科學及藝術。或許正是這根深柢固的嚴謹,讓俄羅斯藝術家在引介科學觀念以及在美感上表現相關概念,呈現出深刻的認識與描繪。


這可回溯至20世紀初期,那是個革命的時代,歐洲大陸在科學和科技的躍進也引領了藝術創作及文化思想的革命性變化,並構成前衛藝術運動重要的推力。前蘇聯藝術家馬列維奇(Kazimir Malevich)在此時期的作品顯現藝術家對物理學的想像,形塑了俄羅斯的前衛藝術傳統,密切關注科學和科技發展並呈現於作品,也成為俄羅斯藝術創作上的重要特色之一。而此美學及藝術思想的傳統同樣可在現代的俄羅斯藝術家雙人組多明尼奇(Evelina Domnitch)和蓋爾芬德(Dmitry Gelfand)的科技藝術作品中看見。


尖端科學造就俄羅斯前衛藝術傳統

物力論同時也是未來主義者構成作品的準繩,要言之物力論乃是一個附屬的元素,其將知覺從一個狀態轉化至另一個狀態,例如從靜態到動態的感知。
──馬列維奇


1915年,馬列維奇創作了「黑色方形」(Black Square),這件在藝術史上稱為「繪畫零點」(zero point of painting)的作品,可視為馬列維奇創建至上主義(suprematism)的起點。


馬列維奇表示,該作品「來自於零,在零點處開始了存在的真實運動。」這看似具高深哲理的說法,事實上是藝術家對於黑體輻射(black body radiation)實驗的視覺表達。任何物體都會發射並吸收電磁波(熱輻射),一個能完全吸收入射輻射的空腔即為黑體,任何光或輻射被全黑內壁完全吸收後會使空腔升溫;黑體輻射則是從空腔開口逸出的電磁波,波長與容器的絕對溫度有規律變化。


「黑體」這個充滿神秘感的名詞以及那不可見的輻射吸收和放射,顯然吸引了馬列維奇好奇的眼光,他把黑體內在不可見的輻射轉化為黑色方形裡隨機碎裂的紋路,並把黑體內的能量轉移引申為繪畫零點處的真實運動,物理學的發現就此轉化為藝術表現的精神原點。一如黑體輻射帶來了新世紀的物理學風暴,馬列維奇的黑色方形也開啟了藝術創作的全新視野。



(圖)黑色方形在藝術史上被稱為「繪畫零點」,馬列維奇在灰白色背景中描繪一個深色方形,方形中有著隨機碎裂的紋路,以此隱喻物理學中的黑體輻射。


我們還可以從馬列維奇1916年的作品「電子的感受」(Sensation of the Electron)中清楚看見他對物理學強烈的興趣。作品中以幾何圖形拆解並重組了密立根(Rebert Andrews Millikan)油滴實驗的設備;密立根藉由該項實驗測定電子電荷,同時他也是1923年諾貝爾物理獎得主。透過抽象化的再重組,馬列維奇讓艱澀的物理學實驗轉化成具觀看性的藝術作品。


馬列維奇曾說:「每一個形狀(shape)都具有一個真實的時間樣態(type),而其染上的顏色乃是來自時間振盪的力量,時間的運動創造了形狀,與此同時也為其染上色彩,因此時間的速度可以藉由色彩來定義。」這個融合了色彩與相對論時間觀隱喻的藝術宣言,鮮明顯示了俄羅斯藝術「革命」的科學本質。


從黑體輻射、測定電荷到相對論的時間觀,馬列維奇引領的俄羅斯科學及科技藝術傳統,始終關注「量子」和「宇宙」等物理學觀念在型式美學及審美體驗上的可能性。



(圖)電子的感受以抽象的幾何圖形表現測定電子電荷的密立根油滴實驗。畫面分隔線的上方表示實驗的操作端、下方是觀測端。在操作端,馬列維奇把油滴放大為深色圓形,圓形周圍的細小矩形表示噴霧器噴出的線條,跨越兩端的長矩形表示連結兩端的孔洞;在觀測端,從邊緣延伸出的細長矩形緊貼黑色矩形表示觀測鏡頭,彎折向上的細長矩形和短弧形表示電流和電場的方向。


開創性的科學與創造性的藝術

美不僅是直觀,美總是說明創造。
宇宙之美與人的創造行為相關。
美是經過此世的突破……是要求人的創造行為。和真理一樣,美在主觀性裡,而不是在客觀性裡。
──別爾嘉耶夫


從前蘇聯哲學家別爾嘉耶夫(Nikolai Aleksandrovich Berdyayev)對於「美」那帶有幾許宗教創造性意味的觀點,回望馬列維奇所建立的俄羅斯前衛藝術傳統,或許可以理解為何深奧的物理學概念和神秘的美學探索可以融為一體。


在絕對的「真理」中,科學與藝術其實是一致的,也因此在兩個領域中可看見彼此的面貌。而多明尼奇和蓋爾芬德的藝術創作正是這傳統思維下的現代創新,其作品不僅深入不同的科學理論和實驗,也呈現某種內在心靈的神秘經驗。


有別於馬列維奇以繪畫的方式在藝術美學上重構物理學的表現模式,多明尼奇和蓋爾芬德直接以實驗室的設備和技術進行視覺藝術的表現。透過作品,藝術家把精密、冷峻和嚴謹的科學實驗轉化為視覺上可以直接感知的詩意和美感,多明尼奇和蓋爾芬德細膩而具體傳遞出實驗室及物理現象中那不曾被仔細關注的科學之美。


如果說「藝術」是一種以感知傳遞思想的表現型式,那麼如何在作品中呈現至大的宇宙以及至小的量子現象,便成為藝術家的挑戰。古希臘智者普羅泰戈拉(Protagoras)的名言:「人類是萬物的尺度。」這個觀念是多明尼奇和蓋爾芬德創作時的中心思想。在兩人的作品中,無論是量子現象或是宇宙和星辰的運動,都放大或縮小至人類可感知的尺度,透過這樣的尺度,藝術家把關於量子和宇宙的種種科學概念轉化成感受性的視覺詩意。


多明尼奇和蓋爾芬德關於量子現象的代表作品有「量子晶格」(Quantum Lattice)和「離子洞」(Ion Hole),都是以電場來捕捉離子(帶電原子或分子),並把離子懸浮於特定真空範圍中的「離子阱」(ion trap)技術做為創作的基礎。在「量子晶格」中,一連串細微的方形晶格在真空中緩緩前進,那不可見的力量及幽微閃爍的雷射光,呈現出某種難以言喻的神秘感,自然科學和藝術創造在審美的精神體驗中靜默相遇。「離子洞」是環形的離子阱裝置,懸浮於環形電場中緩緩移動的植物孢子群彷彿顯現某種內在生命力。當懸浮的材質及運動模式改變時,儘管運用的是相同的科學技術,卻給人截然不同的審美感受,讓人體會到藝術家如何透過作品把科學範疇轉化為美感本質。

(圖)量子晶格以微小的玻璃球體表示單一原子,四只碳電極所構成的水平電場(XY軸)推動玻璃球體進行週期性的方形軌道運動,垂直(Z軸)的恆定電場則細微推動球體往電場較弱的一端前進。



如果說上述兩項作品是展現量子尺度中,那不可見力量的神秘詩意,那麼作品「記憶雲煙」(Memory Vapor)以及「光子風」(Photonic Wind)則是兩人以科學實驗的技術描繪宇宙詩意的表徵。

(圖)離子洞是環形的離子阱裝置,懸浮於環形電場中的是石松屬植物的孢子,孢子受電場推力朝圓心聚合,構成了庫侖晶體(Coulomb crystal)結構。



「記憶雲煙」把記憶、訊息以及宇宙粒子構組成詩意的想像。地球時時刻刻受到來自太空的帶電高能粒子(宇宙射線)照射,這些高能粒子攜帶宇宙的種種訊息。藝術家藉由捕捉這些帶電粒子產生的游離輻射,把宇宙訊息「現形」。兩人以飽含水蒸氣的雲霧室(cloud chamber)進行捕捉,當帶電粒子穿越過飽和水蒸氣時會產生雲霧般的視覺現象,宇宙訊息在此時變成夢幻般乍現即逝的雲煙;在白光雷射照射下,游離化的氣體折射光線並呈現飄忽的軌跡,構成猶如動態抽象畫般的視覺詩篇,回應了「記憶」朦朧而幽微的本質,更凸顯那來自宇宙深處訊息的神秘氣息。

(圖)記憶雲煙以飽含水蒸氣的雲霧室捕捉帶電粒子,當粒子穿越過飽和水蒸氣時會把氣體游離化並成為凝結核,從而產生雲霧般的視覺現象;在白光雷射照射下,一個個飄浮於空中的凝結核折射光線,並留下飄忽軌跡。



「光子風」則是關於宇宙、星辰和時間的美感描繪,以懸浮在氣體的粒子受光照後因粒子內部溫度不均造成遠離光源的光泳(photophoresis)現象為創作表現的基礎。光泳現象是天文學中解釋旋繞恆星的塵粒其運動模式,不同塵粒有不同的旋繞運動(溫度越均勻的塵粒越近,溫度差越大的越遠),這一旋繞運動同時也參與行星系統的形成過程。作品中,在光照射下,鑽石粉塵揚升、旋繞,宛若天體誕生的場景就這麼呈現於觀者眼前,喚起人類對浩瀚宇宙和星辰那亙古的感動。

從原子的尺度到宇宙的視野,多明尼奇和蓋爾芬德的創作承襲俄羅斯前衛藝術傳統,連結科學概念和審美直觀,讓科學和藝術的「真理」融合為一。



(圖)光子風是在密閉空間中置入鑽石粉塵並以雷射照射,粉塵開始揚升並構成纏繞般的緩慢運動。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11月189期減重不能只算熱量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