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手記

台灣珊瑚礁陸蟹奇遇記

撰文/李政璋

生物手記

台灣珊瑚礁陸蟹奇遇記

撰文/李政璋


2015年夏天的某個黃昏,我在墾丁的一處珊瑚礁上信步遊走,偶然發現地上有隻小螃蟹,於是職業病發,馬上拾起來端詳一番。這螃蟹體型迷你,全身縮起來只有小拇指指甲般大。我把牠帶回實驗室透過顯微鏡檢查後,確認牠是某種擬相手蟹屬(Parasesarma)的陸蟹。歷史記錄中,這一屬在台灣的種類很少,會出沒在珊瑚礁區域的更是少之又少,所以我立刻可斷定這傢伙是台灣的新記錄種。但要知道究竟有多新,就得傷腦筋了。


2016年9月,我進入中山大學海洋生物科技暨資源學系博士班就讀。開學第一天,我沒到中山大學報到,而是飛到新加坡國立大學朝聖。此行目的是前往該校的李光前自然史博物館檢視其世界級典藏標本,也和館長黃驥麟(Peter K. L. Ng,我們都稱他Peter)討論一些研究瑣事,其中之一就是關於在墾丁發現的那隻小陸蟹。


他們長期研究一種稱為「加島擬相手蟹」(P. carolinense,以下簡稱加島蟹)的螃蟹分類問題;這也是種小型陸蟹,全世界僅有一件標本,於1907年採集自太平洋上一座小島加羅林島(Caroline Island),相當珍稀。到了1950年,新加坡學者特威迪(M. W. F. Tweedie)在印度洋可可斯群島(Cocos Islands)採集了另一種體型同樣嬌小的陸蟹,並命名為「細粒擬相手蟹」(P. sigillatum,以下簡稱細粒蟹)。但1968年時,法國著名蟹類學者席林(Raoul Serene)卻把細粒蟹列為加島蟹的同種異名,亦即被視為與加島蟹同種,細粒蟹這個種類不復存在。換句話說,從那時起,加島蟹在太平洋和印度洋各有一處分佈地點。


這樣的分類狀態一直持續到2011年。該年春天,Peter與澳洲昆士蘭博物館的蟹類研究人員戴維(Peter J. F. Davie,又是一位Peter)偕同其他專家親赴可可斯群島調查,也採集到一種小型的擬相手蟹,猜想就是加島蟹在印度洋的個體。不過,他們進一步與太平洋的加島蟹正模式標本(holotype)比對後,卻發現兩者形態並不相同,證實了印度洋與太平洋的擬相手蟹是各自獨立的物種,也認為應該讓「細粒蟹」這個名稱重出江湖。


2016年拜訪新加坡時,我以肉眼大致比對了印度洋的細粒蟹與墾丁的未知小蟹標本,發現兩者形態有些相似。原本Peter猜測墾丁的小蟹應該就是細粒蟹,然而在我用顯微鏡進行更詳細的檢視後,觀察到兩者在雄性螯足、交接器形態等方面都有差異。我請Peter用顯微鏡觀察確認,他隨即驚歎:「還真的不一樣!」不久之後,另一位Peter也捎來細粒蟹的原地生態照(in situphotograph),其活體顏色和我手邊的標本完全不同。這些比對結果在在證實,當初我在墾丁遇見的小陸蟹不只是新記錄種,更是從未描述過的新種!


於是,兩位「Peter」與我聯手以這群小東西為題寫成一篇小論文發表出來,除了恢復細粒蟹在分類上的地位,也命名、描述台灣的新種;我把牠命名為「珊瑚擬相手蟹」(P. corallicum),往後世人只要看到這個名字,就知道這種陸蟹的棲息環境和珊瑚脫不了關係。


珊瑚擬相手蟹在墾丁還有兩個鄰居,同樣是幾年前以台灣為模式地發表的新種,牠們的「誕生」也是兩位Peter所促成。這兩種陸蟹最早在2011年以「圓額螳臂蟹」(Chiromantes obtusifrons)此名記錄在文獻裡,歷來採集的標本也都以這個學名標示。在當時,圓額螳臂蟹是個廣佈種(cosmopolitic species),分佈範圍東起太平洋的夏威夷、西迄印度洋的耶誕島(Christmas Island),足足跨了半個地球。不過,經由兩位Peter考證,認為正宗的圓額螳臂蟹其實是夏威夷特有種。因為夏威夷是該蟹的模式地,全世界只有夏威夷的標本形態與模式標本吻合,而在台灣、關島、耶誕島等地所習稱的圓額螳臂蟹,形態都與夏威夷的標本不相同,所以只要是夏威夷以外的圓額螳臂蟹,應該都是新種。


2011年,Peter來台檢視我歷年採集於台灣的圓額螳臂蟹標本,確認了一件事,就是我那裝在小小標本罐裡、採集自墾丁同一塊珊瑚礁岩的陸蟹,不只是新種,而且還是兩個新種!從背部來看,兩者形態極為相似,但是一個種類的腳稍寬、另一種稍細,一種身體肥一點、另一種扁平一點,這些差異如果沒有Peter的慧眼,還真看不出來。只要把兩種螃蟹翻過身、肚子朝天,再掀開腹部一看,就能發現牠們的交接器形態天差地別。憑著這個關鍵特徵,就可以清楚區分這兩個物種;進一步透過分子生物技術的檢驗,也支持我們的形態鑑定結果。2013年,兩位Peter即根據足部形態的差異,把牠們分別命名為「寬足螳臂蟹」(C. eurymerus)和「細足螳臂蟹」(C. leptomerus)。


珊瑚礁的陸蟹群因為體型較小、行蹤隱密,較晚才被世人發現,包括本文述及的三種陸蟹在內,目前正式命名的種類仍相當稀少。當這些種類一一被命名與描述、其棲息環境也得到更多關注,世界各地的學者或野外觀察家便有資料可參考,未來要在其他國家的珊瑚礁發現牠們身影的機會相對提高。不過現階段,珊瑚擬相手蟹與寬足螳臂蟹還沒有在台灣以外發現的記錄,依然維持著「台灣特有種」的身分。無論牠們未來會不會在其他國家現蹤,台灣墾丁的珊瑚礁永遠是這三種陸蟹的模式地,此環境因而更形珍貴。



珊瑚擬相手蟹小檔案

●珊瑚擬相手蟹的學名是Parasesarma corallicum,台灣特有種陸蟹。
●頭胸甲倒梯形,目前發現最大個體的甲寬約一公分,雄性的螯指背緣具有15~16枚三角形顆粒。身體呈淺灰褐色,具有若干深褐色雲狀紋路,螯足呈淡黃色。
●棲息於墾丁珊瑚礁的潮上帶,白天躲藏在珊瑚礁洞中,夜晚才會離開洞穴活動。



寬足螳臂蟹小檔案

●寬足螳臂蟹的學名是Chiromantes eurymerus,台灣特有種陸蟹。
●頭胸甲近扇形,甲寬約1.5~2公分。身體呈黃綠色至灰褐色,具深色雲狀紋路,眼睛為黑藍色,螯足為黃色。
●棲息於墾丁珊瑚礁的潮上帶或稍靠內陸的高位珊瑚礁,白天躲在洞中,夜晚才會離開洞穴活動。




細足螳臂蟹小檔案

●細足螳臂蟹的學名是Chiromantes leptomerus,分佈於台灣的墾丁與日本的沖繩。
●外觀近似寬足螳臂蟹,但步足較細。身體呈黃綠色至灰褐色,具深色雲狀紋路,眼睛為黃綠色,螯足為褐色。
●棲息於珊瑚礁的潮上帶或稍靠內陸的高位珊瑚礁,白天躲在洞中,夜晚才會離開洞穴活動。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9月187期好奇心丈量太陽系 卡西尼號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