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史沙龍

從戰爭史看文化與科技

文化不同可能影響一場戰爭的勝敗,戰爭科技也有機會對人類社會發揮不一樣的影響力。

撰文/高英哲

科學史沙龍

從戰爭史看文化與科技

文化不同可能影響一場戰爭的勝敗,戰爭科技也有機會對人類社會發揮不一樣的影響力。

撰文/高英哲


台灣大學科學教育發展中心主辦的「科學史沙龍」講座,2017年3月5日於華山文創園區的那一場,討論的是戰爭史這個看似嚴肅的主題。然而現場聽眾提問非常踴躍,講座影片也在網路上引起熱烈討論,或許是因為兩位講者說起故事相當引人入勝,頗能勾起大家的好奇心與求知欲吧!


羅馬與漢朝交手,孰勝孰敗?


負責主講上半場的是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特聘研究員邢義田,他選擇了在戰爭史研究社群中一個不時會提出討論的問題:羅馬帝國與漢朝這兩個在2000多年前並立於東西方的帝國,倘若在戰場上針鋒相對,孰勝孰敗?


這樣的設想並非全然張飛打岳飛,而是來自英國牛津大學漢學教授德效騫(Homer Hasenpflug Dubs)提出的「古羅馬第一軍團失蹤之謎」。德效騫認為在公元前53年,羅馬軍隊於卡萊戰役(Battle of Carrhae)慘敗給安息帝國時,部份士兵突圍而出、輾轉東行,最後落腳於現今中國甘肅省永昌縣驪靬村一帶。驪靬村居民的髮色大多為棕色或黃色,有的還有藍色或灰色眼睛,這些外貌特徵似乎可做為德效騫假說的佐證。電影明星成龍甚至在兩年前拍攝了一部類似題材的電影「天降雄獅」,讓漢朝駐守西域的軍隊跟羅馬軍隊結結實實打上一仗。


雖然沒有確切史料可以證明這個假說,不過邢義田認為還是可依據兩個帝國的戰鬥力紙上談兵一番。羅馬帝國的軍隊分成兩類,分別是由羅馬公民組成、以重裝步兵為主的軍團,以及由羅馬征服的各行省中非公民組成的協防軍,主要為輕裝騎兵。羅馬軍隊不僅配備精良、防禦工事先進,隨著戰線修築的公路也確保了後勤補給無虞。


然而真正造就羅馬軍隊頂級戰力的因素,在於常備軍職業化。羅馬軍隊組織固定、定期發餉,役期大約20幾年,可以進行長期訓練;平日沒有戰事時也不需要從事生產,只要持續磨練戰技,心智也經過千錘百鍊。這樣高度職業化、身經百戰的軍隊,完全就是強大的戰爭機器。


再看看漢朝軍隊的編制,步兵來源主要是農民,配備刀矛弓弩等基本兵器;騎兵則以戍守北疆的當地騎士以及由歸化胡人組成的胡騎為主。漢朝軍隊奉行「兵農合一制」:三時務農、一時講武,沒有戰事時就種田。另外,因為漢朝沒有像羅馬那樣四通八達的公路系統,為了解決戰爭後勤補給的問題,不得不讓部隊屯田;凡部隊所到之處,就分出部份人力種田,盡量讓部隊自給自足。當時徭役只有一年,役期跟現在徵兵制一樣短暫。這種在農閒時稍加訓練、戰事時臨時徵召的部隊,戰鬥力自然有限。


倘若兩大帝國真的發生了軍事衝突,結果會如何?就純軍事觀點來看,雖然羅馬軍隊也打過敗仗,不過我們很難想像,當高度職業化的羅馬軍隊面對一批僅受基本訓練的農民兵,會在戰場上落於下風。


有聽眾提出所謂的「匈人論」,也就是當年漢武帝擊敗匈奴,匈奴殘部西遷,一路上打得歐洲日耳曼部族毫無招架之力,間接導致羅馬帝國敗亡的骨牌效應,能否藉此推論漢朝戰力比羅馬強盛?邢義田指出,羅馬帝國末年橫行歐洲的匈人,到底是不是匈奴人還有待商榷,因此不宜用「匈人論」來推斷這兩大帝國軍事力量的強弱。


邢義田提醒聽眾,羅馬帝國跟漢朝國力的強弱差異,相當程度也取決於文化:羅馬人崇尚軍功,但因此造成軍人干政現象嚴重,政局不安定;相較之下,中國文化向來崇文抑武,甚至寧以部隊戰鬥力不彰為代價,因此文化傳承似乎相對穩定。軍事強盛與文明發展之間的關聯,顯然不是「富國強兵」這麼簡單的概念。


殺人利器如何前往太空


中央研究院地球科學研究所特聘研究員趙丰在下半場把時空拉到20世紀,回顧火箭如何從奪人性命的戰爭武器演變為承載人類夢想的工具。有趣的是,最早的火箭應該出現在中國宋代,當時只是拿來放放煙火,做為玩具;明代雖有軍用火箭,但仍然沒有廣泛使用,也不見後續發展,我們熟知的火箭完全是西方的科技成就。


火箭廣泛用於戰爭始於二戰最後一、兩年,當時德國雖已居劣勢,仍向英國發射上萬枚俗稱「飛行炸彈」的V-1火箭;由於V-1火箭是平飛,英國能藉由已經研發出的雷達有效攔截。德國再研發出V-2火箭,這種直上直下的彈道飛彈難以攔截,造成英國很大的恐慌。相較之下,美國物理學家哥達德(Robert Hutchings Goddard)在1941年成功發射的液態燃料火箭,飛離地面不過十幾公尺,可見二戰結束之前,美國的火箭科技落後德國之多。

二戰結束後,德國的火箭科技分別落入美國與蘇聯手中。蘇聯獲得了託管區內的V-2火箭工廠,美國卻得到更重要的資產:以馮布朗(Wernher von Braun)為首的V-2火箭設計小組。他們移居美國後,以V-2火箭為基礎展開研發計畫,在1946年把V-2火箭送上太空,並在太空中拍下人類第一張地球照片。然而,蘇聯在1957年率先用火箭把第一枚人造衛星「史波尼克」送上地球軌道,之後又搶先載人上太空,在冷戰時的太空競賽中,蘇聯贏得初期勝利。

但是美國不甘示弱,在1958年成立美國航太總署(NASA),專司航太科學研究,並推動太空計畫。NASA初期最重要的任務是搶在蘇聯之前把人類送上月球。1961~1972年,NASA進行一系列阿波羅登月計畫,一開始仍以V-2火箭為基本設計,但是很難把太空艙與太空人一起送上太空;直到研究人員突破了V-2火箭單引擎的設計思路,以多節可拋式引擎的新想法,設計出高100多公尺、重量超過3000公噸的農神五號(Saturn V),才製造出能把人載到月球並折返地球的運載火箭。

有聽眾問到台灣是否有類似的太空計畫,趙丰回答,成功大學及中央大學有發射大氣內回落式探空火箭,主要針對大氣中的物理現象,沒有進入地球軌道。曾在NASA哥達德太空飛行中心擔任太空測地實驗室主任的趙丰認為,平心而論,登月這件事的實質意義不大,當初美國人執著於登月計畫,為的是在冷戰時與敵人蘇聯較勁。即使如此,投入大量心血與資源研發出的火箭,卻從二戰時的殺人利器變成太空事業不可或缺的基礎,為人類造就不少福祉。恐怖的殺人武器與嘉惠世人的偉業往往只有一線之隔,端看人類如何運用。


‧本期講座請至Youtube搜尋: 羅馬軍隊和漢代軍隊交手會怎樣、恐怖武器怎麼登上月球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8月186期科學養腦 失智展曙光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