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勝數

陳省身獎──第一個以華人為名的國際數學重要獎項

- 緬懷一代數學大師的成就,以及他推廣數學研究與教育的用心。

撰文/李國偉

不可勝數

陳省身獎──第一個以華人為名的國際數學重要獎項

- 緬懷一代數學大師的成就,以及他推廣數學研究與教育的用心。

撰文/李國偉


今年8月19日,我坐在印度海得拉巴的國際會議中心大廳裡,目睹了印度總統巴蒂爾女士頒發第一屆陳省身獎給美國紐約大學數學系教授尼倫伯格(Louis Nirenberg)。


這是四年一度的「國際數學家大會」(ICM)。在頒發陳省身獎前,大會先頒發號稱數學諾貝爾獎的費爾茲獎(Fields medal)給四位有突破性成就的青年數學家,接著頒發內萬林納獎(Nevanlinna Prize)給在資訊科學的數學面向有傑出貢獻的青年學者,之後頒發高斯獎(Gauss Prize)給在實際問題上發揮數學重大應用效益者。陳省身獎規定每屆頒給一位「憑藉數學領域的終身傑出成就贏得最高讚譽的個人」,首屆獲獎人尼倫伯格名列20世紀最重要的分析與幾何學家,特別在非線性偏微分方程上,不僅個人有重大的貢獻,所指導的學生更是人才輩出,其中包括在台灣大學任教的中研院院士林長壽。


 陳省身是20世紀最偉大的幾何學家之一,陳省身獎獎章正面是他的肖像,而背面正是聲重士林的陳–高斯–鮑乃(Chen-Gauss-Bonnet)公式。從各個獎項的獎金來看,陳省身獎也「最高貴」:費爾茲獎每人獎金是1萬5000元加幣,內萬林納獎與高斯獎都是每人1萬歐元;陳省身獎給獲獎者個人25萬美元,另外有同額款項由獲獎人指定使用機構,拿來支持數學的研究、教育與推廣工作。


以陳省身之名設立數學獎項,在此之前已有先例。中國數學會自1987年起每兩年評選一次陳省身數學獎,每次頒發兩人,獲獎的都是大陸中、青年數學家裡的佼佼者。這次由國際數學聯盟(IMU)與陳省身獎基金會共同成立的新獎項,是第一個以華人為名的國際數學重要獎項,對於提升華人在國際數學界的聲望,有極為正面的作用。


8月20日的上午,大會安排了紀念陳省身的節目,其中播放了席曼斯(James Simons)的訪談紀錄片。席曼斯曾經是陳省身指導的博士生,數學界稱他們合作的主要成果為陳–席曼斯理論,目前在物理學的尖端領域弦論上有重要的應用。席曼斯曾經是位有成就的數學家,後來離開數學界走入華爾街,創辦了一個獲利極高的對沖基金。多年來他捐助給數學界的款項非常驚人,為了設立陳省身獎,他也貢獻了200萬美元。


在紀錄片中,席曼斯回憶起陳省身一生開辦過三所數學研究所,1946年是中央研究院的數學研究所,1981年是美國加州柏克萊的數學科學研究所,1985年是天津的南開數學研究所。雖然陳省身一生不喜歡擔任行政職位,但是他還是相當滿意自己建立這三所研究所的成績。


我曾任中研院數學所的所長,有多次親炙陳大師的機會。他告訴過我,當年名義上雖然是他的老師姜立夫當所長,其實一切建所工作都由他承擔。他不只關心這個研究所的成長,在1964年返台參加暑期科學研討會後,更倡議由中研院、台大、清大合作成立數學研究中心,對台灣數學界後續的發展影響甚巨。


2004年陳省身謝世之後,南開數學研究所已經改名為陳省身數學研究所,柏克萊的數學所也蓋了陳省身大樓,明年這兩所研究所將為陳大師的百歲冥誕,聯合舉行紀念研討會。但是今日中央研究院內,陳大師遺留的蹤跡近乎杳然。哲人長已矣,豈不令人興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