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勝數

台灣教科書的華麗與荒涼

- 教科書民營化之初百花齊放,但抑制書價後引來惡性競爭,發人省思。

撰文/翁秉仁

不可勝數

台灣教科書的華麗與荒涼

- 教科書民營化之初百花齊放,但抑制書價後引來惡性競爭,發人省思。

撰文/翁秉仁


三個月前,有位資深老師提到,現在許多小學老師在教立體形體課程時,竟然全程以教科書商提供的電子動畫進行教學。另一位老師也表示,使用書商電子媒材已經是教學現場的廣泛現象,令人擔憂。


一葉知秋,引出幾個值得探討的問題。


首先,出現這種教學現況,表示有些教師的教學品質頗有問題。空間幾何比較難學,原因之一是書本、黑板、掛圖都是平面的,學生很難掌握空間感,更別提平面視圖可能造成的立體錯覺。學生初學立體幾何,最重要是實體操作。老師不操作教具,學生很難單靠平面視圖理解複雜的複合形體問題(例如中空形體的體積或表面積)。但很多人不知道,輔助數學教學的傳統教具在小學已然式微。以前學校設置的教具室,基本上已改為他用。教科書民營化之後,教具是由書商隨書提供。


近10年,家長一定已感覺教學開始「電視」、「電子」化;輔助工具隱隱變成教學主要手段。電子教材並非老師心血,而是書商的「贈品」。由於只要按鍵進行,很受老師歡迎。問題是,按鍵就可上課,還需要老師嗎?師生互動會不會未蒙其利、先受其害?目前書商因教科書政策,並未大規模投資真正的數位教科書,這些「工具」的教學效果非常可議。


家長或許以為這些贈品至少通過教科書審定委員會的審查,連很多現場老師也都這麼想。但是,目前審定程序只審定課本和習作,是否納入教師手冊則尚未定案。所有書商贈送的測驗卷、(第二本)習作、電子掛圖、動畫等全都未經審定。而且書商為了降低成本,這些贈品許多並非出自教科書編者,而是直接外包。一般人誤以為,小學數學只要數學成績不錯的人就可以出題,加上成本限制,這些贈品便良窳不齊。



最荒謬的是,政府花公帑制定課程綱要,書商投入成本編書,審定委員努力審定,編審雙方還要攻防辯證,有時為細節吵到快令人發瘋。結果,一群專家投入精神、時間、金錢編撰出來的教科書,絕大部份學生卻從未看過。就算教科書寫得再差、老師再優秀,這種「必要但無用」的教科書概念,總有點不對勁吧。


不只如此!台灣解嚴之後,為避免教科書有思想箝制危險,推動教科書民間化、自由化、商業化、一綱多本。但是因為政策波動,我們教科書的發展史足以寫成一本《新20年目睹之怪現狀》。一開始的研發百花齊放,形式大好。很快卻面臨書價問題,政府一反自由化的初衷,抑制書價,導致部份書商停止研發、倒閉退場。僅存書商只能想辦法佔領市場,行賄、伺候老師以及抄襲、攻訐、交換不同科目版本的新聞,時有所聞。


10年前,書商終於受不了變相的削價競爭,聯袂不再贈送測驗卷,結果被公平會以聯合行為施罰。其實這些未審定的贈品惡化教學品質,書商削價競爭更劣毀教育環境。書商囿於成本,難得做出正確決定卻受罰,送與不送都錯。我們是要出版社競爭,寫出好教科書?還是不要競爭?這樣何不恢復「統編本」?


教科書的存廢不是不能談,畢竟英美國家從未使用東亞意義的教科書(英國最近倒是想師法東亞國家與芬蘭,加強教科書地位)。教科書與網路資源競合也是好問題。另外若數位教科書潮流不可擋,教育部可像日本大方規劃,不要讓書商以低成本的小規模偷偷做。


看到英國推崇台灣教科書成就,回首台灣教科書景色一片荒涼,真讓人倒抽一口冷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