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勝數

考駕照不是要參加賽車比賽

- 國中教學能否正常化,會考是最重要的關鍵。

撰文/翁秉仁

不可勝數

考駕照不是要參加賽車比賽

- 國中教學能否正常化,會考是最重要的關鍵。

撰文/翁秉仁


國中會考從開辦以來,引起多方詬病,其中最根本的質疑是會考和入學考試掛勾的問題。根據官方說法,會考和基測最大的差異在於,會考是標準參照測驗,基測是常模參照測驗。也就是說,會考就像考駕駛執照一樣,是和自己做比較,檢定個人學力;基測則是和他人做比較,就像公司徵才或聯考,依成績排序而相對。


換句話說,會考不是升學考試,而是要檢定學力並把學生分成A精熟、B基礎、C待加強三級。由施測單位提供資料,讓教師輔導待加強的學生。想就讀明星高中的學生,則應該參加另一次考試。現在分級細微化,題目難度讓「另一次考試」毫無必要,無疑打擊12年國民基本教育的理想。


本文想談的是另一個問題:數學會考(以下簡稱會考)的題目型態可以達成學力檢定的目標嗎?


目前會考除了兩題非選題,有25題單選題(比基測少)。根據一般評價,會考明顯比基測難。國中數學的概念不少,假設為了盡量涵蓋所有概念,必須組合不同的概念出題,多種概念的問題無疑較難。以結合三個概念的單選題為例,必須三個概念全懂才能得分,一旦答錯,就無法分辨學生是懂一、兩個概念,還是全不會。


底下說明,少而難的單選題如何造成「模糊效應」,傷害檢定的本意。假設一場模擬考共有30個概念,第一種試題有10題單選題,每題結合三個概念,學生掌握的概念數和可能答對的題數見上方左圖。第二種則是30題單選題,每題一個概念,其結果如上方右圖。


左圖顏色越淺的區域,表示模糊效應越嚴重。例如掌握2/3(20個)概念的學生,可能答對六題,也可能全部答錯(瞎猜答對的題數可能還更多)。落在模糊效應嚴重的淺灰區,是掌握1/2~2/3概念的中上考生,此處B和C的區分可能毫無意義。反倒右上角高分區有鑑別效果,正好坐實「會考即聯考」的「偏見」。對照之下,第二種試題可以清楚區分學生的程度,懂和不懂的概念一清二楚,不像第一種無法分辨學生不懂的概念。


當然這只是假想情況,現實會考命題比較複雜,不全是三個概念的難題,也有非選題沖淡這個效應。但是這個模型在原理上清楚顯示,題目少又難的單選題,在大範圍內並無檢定效果,會考目標和出題特性有矛盾。


如果教育部想實現檢定目標,其實可以出更多簡單的單選題、概念叢集但選項無關的複選題、分拆問題步驟的填充題、提示解題步驟的非選題,甚至考更多次檢定考。就算顧及升學需要,也可把考卷分成兩部份,在第一部份做檢定,明確保障不想擠明星高中窄門的學生與家長,也更能提供有意義的補強教學。


台灣是考試社會,考試領導教學,形成一部軍備競賽的試題演進史。教師和學生拚命發展並練習不同考古題,命題老師和試務單位盡量設計新題型,避免發生爭議。這些情況出現在聯考型考試也就罷了,但檢定考試為什麼要在意考古題?什麼時候駕照筆試要發展各種題型,避免出考古題,讓大家不要太容易過關?


檢定考沒有難題,老師沒有壓力,學生可預期考試不困難,教與學或許才能正常,至少目前支離破碎的學習方式只會斲害數學素養。12年國教的成敗,一個重要檢定是國中教學能否正常化。教育部真的有決心貫徹,會考的改進是一條明確、簡單而必要的道路。至少沒有監理單位,會把駕照考試搞成像要參加賽車比賽。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8月186期科學養腦 失智展曙光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