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勝數

教育政策也需要朝下看

- 讓老師在正常時間進行補救教學,並回歸真正的基礎學力檢定,教學才會正常。

撰文/翁秉仁

不可勝數

教育政策也需要朝下看

- 讓老師在正常時間進行補救教學,並回歸真正的基礎學力檢定,教學才會正常。

撰文/翁秉仁


為了大學考招方案,大學招生委員會聯合會、台灣大學、高中主管近日爭得沸沸揚揚。但詳細檢視各家爭議焦點的招聯會提案,卻令識者納悶。例如這一段:「(民國)110年起的新型學測則考國、英、數三科,……未來取代現行指考的分科測驗,則不再考學測已考過的國、英、數乙,只考數甲。」


按照原初總綱規劃,數學必修只到高中一年級,高二後都是選修,經過數學家連署爭取,才回到必修。但是課綱委員體認總綱精神,在高一結束共同數學課程,高二進行分流,分為A、B兩類。針對高三選修課,制定了數學甲和數學乙兩門綱要,既凸顯分流好處,也避免教學和考試產生混亂。根據規劃,學生將來可依數學能力和學習傾向,選擇不同的學習路徑。


這些規劃早已完成,也在許多工作坊、討論會、公聽會與大眾和老師討論過,並照會大考中心。但是無論檢視哪個考招版本,似乎都不知道這回事。招聯會所謂新型學測數學科,考的到底是高一加上高二的A還是B?「已考過數乙」,無論新舊制似乎都不知所云;「只考數甲」並不符合課綱委員原先課程規劃的目標;反之,若依據總綱,根本沒有數乙、數甲這些名詞。


從這個切入點,各方高舉107課綱大旗,「遙拜共主」的成份居多,揮揮手之下,爭的是別的東西。或許正如輿論揣測,這只是台大、清華大學搶菁英學生的「茶杯風暴」。無疑仍是「只向上看」的教育思維。


再以爭論焦點「高三完整教學」為例。升學制度理所當然影響高三教學,中外皆然。歷年課綱一向配合現實減量,各案時程出入其實不大。重點:台灣升學考試相對太難,在升學壓力下從高一就造成教學向升學看齊,可以說高中數學教育根本從來沒完整過(國中同理)。107課綱的考試方式若無巨大變革,根本無法改善教學。再者,「學習歷程」也類似,大眾質疑的社經地位差異和多元表現的連結完全沒變,只做了技術上的改善。真正堪慮的新因素是學校差異和「學習歷程」強制佔分50%的影響。


台灣這種「只向上看」的菁英教育思維一直藏在文化基因裡。像這次考招爭議,影響涉及所有學生、高中、大學。但是單看結果,這些方案對大部份「下方」的學生、高中、大學有很大的差別嗎?


以前談過,國際多項數學評量調查顯示,台灣學生的數學表現標準差位居世界第一,而且班內差異從國小四年級開始加劇,到國中已很嚴重。學生不只討厭數學,認為數學不重要的比率竟也是世界第一。科學與科技是現代主流,這是非常嚴厲的警訊。班內差異和城鄉或社經差異很不同,表示長期以來台灣數學老師普遍無法、無意願或無時間輔導學習落後的學生。在國高中持續被數學課程「凌虐」的學生,對數學產生的負面態度,最終還是會影響到台灣科學教育的整體決策。


國高中學習落後明顯源自國小時期,但多年來,教育部投入的資源太分散。107課綱推動伊始,數學家即連署要求增加國小五年級到國中的數學時數;也曾建議在國小正課時間安排補救教學,目的都是用正式師資在正常時間解決問題。但教育部不是拒絕,就是回應不切實際,讓補救教學訴諸課後安親班或網路、缺乏正式老師的教學。這也是「只向上看」思維的影響。


如何維持競爭力與如何正面看待數學並不互斥,我們不要再迷信用同一種考試解決所有問題,會考和學測回歸真正的基礎學力檢定,菁英學校則自訂招生方式。開車歸開車,賽車歸賽車,讓考生和老師喘口氣吧。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7月185期多重宇宙很量子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