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看新聞

別亂看科學家的電子郵件

研究結果是否正確,必須經由實驗驗證,政治調查完全沒有幫助。

撰文/寇坦(Kevin Cowtan)、豪斯法勒(Zeke Hausfather)
翻譯/甘錫安

專家看新聞

別亂看科學家的電子郵件

研究結果是否正確,必須經由實驗驗證,政治調查完全沒有幫助。

撰文/寇坦(Kevin Cowtan)、豪斯法勒(Zeke Hausfather)
翻譯/甘錫安


2016年12月,美國新任總統川普的執政團隊要求美國能源部(DOE)提供主持或參與碳污染隱含成本計算會議的成員名單。DOE拒絕,但這支執政團隊的領導者曾說,全球暖化是中國人策劃的騙局,令人感覺這項要求像是政治獵巫行動的開端。


如果確實如此,那這已經不是第一次。2009年「氣候門」事件發生時,氣候變遷的懷疑論者發出電子郵件,意圖證明科學家竄改數據、打壓批評者(有數項調查已經證明指控均屬無稽)。2010年,維吉尼亞州共和黨總檢察長試圖取得賓州州立大學的古氣候學家曼恩(Michael Mann)的相關研究記錄,因為他認為曼恩竄改數據,但這項指控同樣毫無根據。


2015年,美國德州眾議員史密斯(Lamar Smith)宣稱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NOAA)的科學家竄改全球氣溫資料,並要求發動調查。科學家卡爾(Tom Karl)等人發表一篇論文,主張自1998年以來的全球暖化現象被低估,因此,「暖化間斷」概念是錯的。


史密斯要求取得科學家的筆記和電子郵件討論內容,希望找出作弊證據。科學家提供數據和方法以檢驗他們的結論,但拒絕提供電子郵件。專家經常在各式討論中推翻自己原先的想法,這是追求科學事實的關鍵要素,如果電子郵件內容遭斷章取義,容易造成誤導。


如果想檢驗一項主張,最好的方式是重複進行相同實驗,再把結果和主張比對。我們必須經歷多次失敗,才能獲得正確答案,而且經常需要其他人來發現研究中的錯誤。因此,如果研究結果沒有經過另一個團隊獨立驗證,科學界通常不會完全接受。


我們著手重製卡爾等人的研究,並把成果發表在今年1月的《科學進展》期刊。我們分別使用由浮球、衛星和阿爾戈(Argo)漂浮感測器收集來的資料,製作三份近年海洋溫度的記錄。結果顯示,在近20年來海洋表面溫度的各種數據中,NOAA的新資料可能最精確,這應該有助於平反某些針對NOAA研究的批評。


這些檢驗工作費時數星期,而且我們利用公餘時間進行(不過撰寫論文花費的時間多出許多)。比較看看史密斯和其律師團投入的心力(律師團的平均時薪比科學家高出許多倍,而且由納稅人出錢),他們的行動效果顯然相當差,即使能產出有科學意義的結果也一樣,更何況應該不可能。史密斯的行動透露一個令人擔憂的訊息:科學家的研究結果應該利於政治敘述,而非精確反映事實。


證據支持NOAA的新溫度數據。這是否代表暖化從未間斷?這是科學界仍激烈爭論的另一個問題。但關於地球近20年暖化速率的研究方法是否正確,必須透過實驗驗證,而不是政治調查,而且我們的證據能證明NOAA是對的。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9月187期好奇心丈量太陽系 卡西尼號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