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勝數

大一可以不分系嗎?

採行大一不分系,讓學生先了解自己的志向,再來選擇適合的科系。

撰文/張海潮

不可勝數

大一可以不分系嗎?

採行大一不分系,讓學生先了解自己的志向,再來選擇適合的科系。

撰文/張海潮


2014年4月8日,我應邀在中央大學演講,講題是「談12年國教大學端的責任」。我在演講中主張建立大學一年級不分系的制度,以解決高中進入大學的招生方式爭議;我相信如此做,還可以改進目前大一學生普遍學習動力不足的現象。


先說兩個親身體驗的例子。我在1978年回母系台灣大學數學系任教時,班上有一位大四學生A君,重修大三代數。A君告訴我,他大一考進數學系之後,發現興趣在哲學,因此經常翹課到哲學系旁聽,結果微積分被當掉了。升大二時,他申請轉哲學系,沒想到哲學系拒絕。於是他求見哲學系主任,主任說,你微積分不及格,我們不能收你。A君一聽,顧不得禮貌便對主任說,你們哲學系又不修微積分,你是不是管太多?主任一聽,也顧不得禮貌對A君說,就憑你這種態度,本系絕不收你。


第二個例子是我自己。我在1967年進入台大化學工程學系,入學後不到兩個月就想轉到理學院去,這不是能力的問題而是個性。我喜歡做深沉的思考,不喜歡動手,尤其不喜歡做實驗。因為這樣,我經常逃避每星期各三小時的化學和物理實驗,第一學期結束,兩門課幾乎雙雙當掉。


另一門惱人的課是工程圖學,每星期要製一張圖。當時無電腦,完全憑手工,還要上墨。順順利利畫一張圖要四小時,如果上墨「突槌」,重畫是家常便飯。我經常每星期會有一天從晚上8點畫到隔天清晨6點。更可怕的是,大二還有一學年的工程圖學。於是我決定「落跑」,而唯一有把握的就是轉到數學系。


大概在大一下的3月初,我下定決心要轉去數學系。我狂熱投入數學,加速讀完微積分。開始唸大二的高等微積分、唸集合論,唸一切我覺得要當一位數學家該唸的書。更要命的事接踵而至,我的化學和物理實驗真的完了;我同時去找圖學老師,說一學期原本要交15張圖,我只交得出9張,您能否可憐我,給我60分?


還好,數學系是寬厚的,他們說,只要求考一門微積分,便不咎既往。最後,我「考進」了數學系。


多年後A君告訴我轉系不成時,我心裡難過的不得了,比起A君,我真是太幸運了。


回到正題,不論是現在或以前的高中生,要在高中時就了解自己的志向、興趣和能力,恐怕很困難。一方面是因為年紀還小,見識較少,另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高中時期都處在淺碟學習的狀態,重視重複練習、快速解題,反而缺乏思辨的訓練。即使某一科常得高分,也未必是真正有興趣。


大體來說,就業狀況好的系比較能吸引好的高中生,但這種系招收的學生人數有限。而數學系是另一種狀況,學生在高中時以為自己對解題有興趣,進來以後才發現與所想的完全不一樣。數學系相當重視對數學議題要有結構有組織的學習,比方說線性代數這門課,根本不會要求解方程式(組),而是探討方程式(組)在向量空間和線性變換下的意義。許多人一進數學系就踢到鐵板,思想上無法調整,結果讀不下去又轉不出去,這其實非常不人道。


大學的課本和高中有天壤之別,更何況很多高中老師不用課本,搞得許多大一學生拿到課本,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讀。如果不分系,大一學生在升上大二時若想進入某一主修,大一就必須好好完成該主修的要求,例如好好修微積分和普通物理,以準備進入某一工科。

其實我最想問的是,大家費盡心思設計大學入學方式,到底是為誰好?大學學測成績PR1%和PR5%,甚至是10%的學生有差別嗎?我的高中同學,讀台清交成與私立大學的都有,50年後看來,成就和見識類似。反過來想,我們為什麼不取消大一的分系制度,讓學生自主自在地學習?教改的目的,不是應該先解除加諸在學生身心的各種束縛嗎?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5月183期  揚起光帆 航向半人馬座α星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