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重力思考

蘆筍讓尿液變臭了!

據說吃完蘆筍後排出的尿液奇臭無比,為何有些人卻毫無所覺?

撰文/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反重力思考

蘆筍讓尿液變臭了!

據說吃完蘆筍後排出的尿液奇臭無比,為何有些人卻毫無所覺?

撰文/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為了省水,我們家向來遵守古老的格言:「如果馬桶裡只有金黃色液體,就放著讓它變芳醇吧。」如果你沒聽過,這句話的意思是建議人們不必每次上完小號就沖水。但這個原則有例外:吃完蘆筍後,上廁所記得沖水!因為這種美味的蔬菜會讓尿液惡臭難聞,至少我是如此。


消化蘆筍時會產生甲硫醇與S–甲基硫酯,這兩種化合物含有惡臭的硫。嘿,當我說吃完蘆筍後尿液會臭氣沖天,可是有憑有據的。


甲硫醇也是口臭與放屁臭味的元凶,因此消化道兩端都能找到它的「芳」蹤。儘管硫酯臭到令人嗆鼻,它在生命起源之際卻可能扮演了重要角色,幸好那時地球生物還沒演化出鼻子。


但如果沒人聞得到,這種化合物能算臭嗎?或者說,如果你自己聞不到,臭不臭其實無所謂吧?基因差異讓某些人對蘆筍尿液特別敏感,其他人則對自己排出的尿液臭味毫無所覺。


最近研究人員深入分析人類基因,希望找出誰有這種天賦,研究結果寫在一篇論文中,標題是〈聞出尿液中的顯著pee值:研究基因與蘆筍嗅覺缺失症的關聯〉。作者好心解釋,蘆筍嗅覺缺失症指的是聞不到尿液中蘆筍代謝物的症狀。但他們不想費唇舌解釋自己開的玩笑:用尿尿價值(pee value)代替研究論文中無所不在的同音詞p值(p-value),這在統計學上用於評估資料是否可信,或者更近似於馬桶中該被沖掉的棕色固體。


這篇論文發表在充滿各種奇怪研究、惡名昭彰的BMJ耶誕特刊。在1857~1988年間(大約從維多利亞女王登基後20年到伊麗莎白二世統治中期),BMJ被稱為《英國醫學期刊》。你沒必要買紙本期刊,因為現在上網都看得到了。


作者寫道:「這篇研究發想於一場在瑞典鄉村舉行的科學研討會。幾位與會的共同作者發現,某些人顯然聞不到吃完新鮮蘆筍後尿液散發的特殊臭味。」因此蘆筍可說是啟發這篇研究的靈感來源。


勇敢的研究人員利用兩項大規模且長期的流行病學研究,包括護士健康調查與醫護人員追蹤研究,獲得所需的基因組資料。接著他們召集約7000名研究對象,評估他們對蘆筍尿液的嗅覺敏感度。如果受試者強烈同意「吃完蘆筍後,你注意到尿液有股難聞的氣味」這句話,就歸類為「蘆筍好鼻師」,反之則是蘆筍嗅覺缺失症患者。作者溫馨提醒,那些回答「我打死都不吃蘆筍」的人,則排除在研究之外。


研究結果顯示,有58%的男性與61.5%的女性聞不到硫臭味。研究人員指出:「女性比男性更不容易聞到尿液臭味的原因,可能在於她們上廁所的姿勢,因為揮發性氣味較不會直接撲鼻而來。」看來男性應該學習坐著尿尿了。


研究人員分析基因組後,發現在人類一號染色體上、第二類嗅覺受器的多基因片段中,有三個關鍵基因與聞到蘆筍尿液的能力有關。他們板起面孔表示:「這項發現能協助未來研究人員找到可能影響嗅覺受器的結構與功能的基因,並揭露氣味分子結構與實際所聞氣味之間的關係。」


但很快他們又恢復搞笑本色:「想利用研究結果治療蘆筍嗅覺缺失症前,最好先確認患者尿尿準不準。」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7月185期多重宇宙很量子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