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假假

信者恆信

當堅定信念受到威脅,誰管證據不證據。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真真假假

信者恆信

當堅定信念受到威脅,誰管證據不證據。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當你向別人陳述與他們堅定信念不符的事實時,可曾見過對方改變心意?我也沒見過。事實上,在壓倒性的反面證據面前,這些人的信念似乎更加堅定。其中緣由,與他們感受到自己的世界觀受到矛盾證據的威脅有關。


舉例來說,創造論者駁斥支持演化的化石與DNA證據,因為他們擔心世俗力量會侵蝕宗教信仰;反對接種疫苗者不信任大藥廠,認為金錢腐蝕了醫學,他們還相信接種疫苗會導致自閉症,就算唯一宣稱疫苗與自閉症有關的論文已遭期刊撤回,主要作者也被控造假,這些事實擺在他們面前仍無濟於事;致力揭露911事件真相者聚焦於導致美國世貿中心倒塌的鋼筋熔點等枝微末節,因為他們相信美國政府撒謊並自導自演,為的是建立新世界秩序;否認氣候變遷者研究樹輪、冰心以及溫室氣體濃度,因為他們崇尚自由,尤其主張市場及工業的運作不受法令限制;懷疑歐巴馬出生地的人拚命在歐巴馬的出生證明裡找作假證據,因為他們相信美國第一位非裔總統是個想要摧毀美國的社會主義者。


上述例子的支持者都感受到,他們深信不疑的世界觀受到懷疑論者威脅,因此把事實當成需要剷除的敵人。這種信仰凌駕證據的力量來自兩個因素: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與逆火效應(backfire effect)。


心理學家費斯丁格(Leon Festinger)等人於1956年發表的經典著作《當預言失敗時》中描述,當某個幽浮狂熱團體宣稱的外星人母船沒有如期抵達時,他們非但不承認錯誤,「反而變本加厲向世人推銷他們的信念」,並「接連做出預言,希望其中某個會成真,藉以消除預期與現實的落差帶來的失衡。」費斯丁格稱此為認知失調,也就是由同時存在的兩種矛盾想法所帶來的緊張與不適感。


社會心理學家塔夫里斯(Carol Tavris)與阿隆森(Elliot Aronson)於2007年發表的著作《有人犯了錯(但不是我)》中列舉了數以千計的實驗,顯示人們為了降低認知失調會如何粉飾事實來符合既定觀念。他們以「選擇金字塔」做隱喻:在金字塔頂端背對背的兩個人各自堅守一方立場,結果兩人很快就分道揚鑣,來到金字塔底部,彼此遙遙相對。


美國達特茅斯學院的奈恩(Brendan Nyhan)與英國艾克斯特大學的萊夫勒(Jason Reifler)進行一連串研究,發現了逆火效應,也就是「糾正錯誤反而加深被糾誤對象的錯誤解讀。因為那威脅到他們的世界觀或自我概念。」舉例來說,給受試者閱讀捏造的報紙文章,其中證實了某個廣為流傳的不實觀念,例如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WMD);接著再給受試者看一篇更正文章,澄清從未發現過WMD。反對戰爭的自由派會欣然接受新文章的說法,而拒絕舊的;反之,支持戰爭的保守派反應不但相反,在讀了新文章後甚至更加相信WMD的存在,辯稱找不到只能證明海珊藏了起來或已先行摧毀。奈恩與萊夫勒指出,許多保守派「相信在美國出兵侵略前夕,伊拉克確實擁有WMD,就算小布希政府早已得出不同的結論,該信念仍持久不消。」


如果事實只會讓情況變得更糟,那我們要如何說服信念有誤的人呢?根據我的經驗:(1)溝通時不要受情緒左右;(2)討論,不要攻擊;(3)仔細聆聽,並試著正確說出對方的想法;(4)表示尊重;(5)表明自己了解為什麼有人會有那種想法;(6)試圖指出,改變既定想法不一定要全盤否認原先的世界觀。這些策略不一定都能改變他人想法,但美國才經歷了總統大選的折騰,這或許有助於減少不必要的分歧。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8月186期科學養腦 失智展曙光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