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假假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你的臨終遺言會是什麼?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真真假假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你的臨終遺言會是什麼?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從1982年12月7日到2016年2月16日,美國德州執行了534件死刑,其中417位死刑犯留下了臨終遺言。德國美因茨大學的心理學家赫許謬勒與艾格洛夫把這些遺言輸入文本分析軟體,研究結果發表於今年1月的《心理學前線》期刊。他們發現,遺言中正面與負面情緒字詞的平均百分比(9.64%與2.65%)達到統計上的顯著差異。但這個差異很大嗎?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他們把這些遺言與其他寫作內容相比,包括科學論文、小說、部落格文章和日記,總計由2萬3173人撰寫、超過1億6800萬字。這些不同文體中正面情緒字詞的平均百分比是2.74%,顯著低於死刑犯的遺言。事實上這些死刑犯的用字遣詞,比要求學生想像自己臨終所寫下的感想還正面,甚至比自殺未遂或自殺成功者留下的遺言也更正面。這代表什麼意義?


赫許謬勒與艾格洛夫認為他們的數據支持「恐懼管理理論」(TMT);該理論宣稱:知道自己死期將屆會導致無意識的恐懼,「而使用更多正面情緒的字詞,是在想到自己終究不免一死時,做為一種保護自我內心及自我防禦之道。」如果這是真的,那死刑犯與自殺者的遺言為什麼會不同呢?想要自殺的人對於即將到來的自我毀滅,必定也會感到害怕。


我向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心理學家蘇洛威請教TMT,他回答:「關鍵在於背景條件,有關人類行為的研究,只要稍微更動研究對象或材料的背景條件,經常會得出非常不同的結果。TMT這類理論真正麻煩之處,並非受到統計的駁斥,而是誤以為得到了統計的肯定。在心理分析理論上也出現過類似問題,心理學家艾森克等人都曾寫書指出,狂熱的心理分析信徒在試圖驗證其心理分析論點時,只會考量他們支持的理論,澈底忽視了同樣的證據也可能支持其他理論。」


TMT的替代理論之一,可稱為「情緒優先理論」(EPT)。人在面臨死亡時,心思會集中在生命中最重要的情緒感受上,愛與寬恕即是其中兩種。愛是人類天性中最強烈的情感特質,甚至與催產素(oxytocin)和多巴胺這些神經化學物質的分泌有關。


以EPT為前提,我分析了417位死刑犯的遺言,發現有44%為其罪行道歉或尋求前來觀刑的家屬寬恕;還有70%在字裡行間充滿了愛,例如:

●給我的家人、給我的母親,我愛你們。

●我感謝所有給我愛與支持的人。你們讓我保持堅強,謝謝你們讓我曉得什麼是愛,以及教我如何去愛。

●我想告訴我的兒子,我愛他們;我一直都愛著他們。

●我想把我的愛送給所有家人與親友,因為你們給了我所有的愛與支持。

●一如海洋終究要回歸海洋,愛也總是會回到愛。


這些人在面臨死亡時不但沒有受到驚嚇,甚至有40%的人期待來生,而寫下例如「回家」、「到一個更好的地方」以及「我會在那裡等你們」這類文句。TMT的支持者反駁,說懼怕是無意識的,唯有藉由正面情緒與來世信念的表達才得以顯現。但假設人在將死之際會說出真正的感受與信念,並表達出最真實的情緒與想法,這難道不是更審慎的解讀嗎?


你會在死前說些什麼呢?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11月189期減重不能只算熱量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