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世界

剽竊扼殺了科技創意

科技公司相互模仿產品,搶佔市場,但這對消費者不利,也阻礙了創新。

撰文/波哥(David Pogue)
翻譯/鍾樹人

資訊世界

剽竊扼殺了科技創意

科技公司相互模仿產品,搶佔市場,但這對消費者不利,也阻礙了創新。

撰文/波哥(David Pogue)
翻譯/鍾樹人


如果你和我一樣是科技評論者,應該會發現科技迷的某項特質:對某家科技公司的忠誠度非常高。


這類讀者在反駁你的評論文章時,一定會提到以下論點,而且次數異常高:「(讀者不喜歡的公司)從(讀者喜歡的公司)剽竊了那個概念。」


借用科技概念已經成為荒謬但可預測的常態。蘋果公司在2011年推出語音助理Siri(之前收購了研發Siri的公司),隔年Google的模仿產品Google Now問世,而微軟則接續在2014年推出了Cortana。


在賈伯斯的時代,蘋果通常是率先研發新產品類型的公司。例如,iPod就引來微軟的Zune,iPhone催生了Google的Android手機,iPad則是其他平板電腦的原型。


但如今,蘋果不單是領導者,也是模仿者。2013年三星(Samsung)率先發表智慧型手錶Galaxy Gear;蘋果的Apple Watch在兩年後問世;音樂串流服務Spotify在2011年登陸美國,2015年蘋果推出了幾乎同樣功能的Apple Music;微軟的平板電腦Surface在2012年上市,打開螢幕護蓋就能展現鍵盤,蘋果則是在2015年推出有類似功能的iPad Pro。


這種情況不只發生在產品概念上,你在個別的產品設計上也能發現這類模仿現象,例如按下滑鼠右鍵秀出捷徑選單、手機鍵盤上方出現三個建議候選字。


當科技文化開始成形,所有模仿現象可能都像是對智慧財產的無恥剽竊。眾所皆知,蘋果在1988年控告微軟,指稱Windows作業系統複製了麥金塔的「外觀和感覺」。


但後來蘋果敗訴。著作權和專利是保障某個概念的呈現形式,而不是保護這個概念;這是法院判決最終對微軟有利的關鍵。其實蘋果最引以為傲的功能,例如重疊視窗、選單指令,都是由全錄(Xerox)公司先研發,才出現在蘋果的電腦上。


有一陣子,科技公司會刻意讓模仿產品有些差異。在Windows Vista作業系統中,微軟加上了與麥金塔很像的通用搜尋圖示,但放在螢幕左下方,而不是右上方。微軟也推出了浮動小視窗,能顯示股市、天氣、筆記等,稱為桌面小工具,而不是蘋果稱呼的小程式。


但到了今日,沒有人會這麼費心。亞馬遜網路書店在2015年暢銷的互聯網商品Echo,造型就像一般的圓筒,能執行大量任務,例如播放串流音樂、根據語音指令回答問題。Google今年也推出了Google Home,功能非常相似,幾乎可說是複製品。


問題是,蘋果、微軟、三星、亞馬遜和Google到頭來都擁有同樣產品:類似手機、筆記型電腦、音樂串流服務、支付系統、車用軟體等;更嚴重的是這股剽竊概念的熱潮阻礙了創新。研發新產品花錢又費時,反之,抄襲則便宜又容易,所以科技公司為何還要創新?當個領導者只能在前幾個月得到豐厚利潤,等到模仿產品出現,就無利可圖。


製藥公司享有20年的專利保護,之後學名藥才能上市;這種做法是為了讓他們回收當初投入研發新藥的數十億美元。或許我們對科技產品也該採取類似法規,讓科技公司獨佔某樣產品一段時期,例如20個月。如此一來,我們就能拾回持續發明的誘因,而賈伯斯也才不會在墳墓裡生氣跺步。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3月181期 運動未必能減重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