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心智

做一名快樂工作人

從工商心理學的角度觀察,成功的職場工作者,需要適時休假。


翻譯/編譯/陳瑀葳

解讀心智

做一名快樂工作人

從工商心理學的角度觀察,成功的職場工作者,需要適時休假。


翻譯/編譯/陳瑀葳


今年你是否有抽空讓自己休個假呢?如果答案並非肯定,你也不孤單。根據2014年英國牛津經濟研究院的調查,美國每年有42%的員工並未休完他們的有薪假期,相當於高達520億美元的福利未妥善利用。當然,如果這些人選擇不休假是因為他們樂在工作,這也不見得是壞事。然而研究顯示並非如此,非營利組織「世界大型企業聯合會」去年調查了5000戶美國家庭,發現超過半數的美國人對工作不滿意。


如何讓這些萎靡不振的職場人士從工作中找到快樂與成就感、同時讓雇主滿意呢?這是許多工商心理學家與社會行為研究者長期探討的議題。幸運的是,這些研究結果一致顯示:快樂的員工往往也具有最高的生產力。那些增進創意思考、改善運用時間的技巧,似乎也能提升工作者的自主性與工作滿意度。


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


要求更多假期或是週末休息時間或許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事,但這也不是減低工作壓力的唯一方法。一些容易做到的每日活動也可讓我們把心思暫時從工作中抽離,達到放鬆的效果。舉例來說,一天睡足7~8小時、在工作間排入短暫的休息或午睡,或是從事靜坐和正念訓練(mindfulness training),皆有助於員工保持工作熱忱。


許多心理學研究也支持這些活動帶來的正面效果,2002年史丹佛大學心理學家史密斯-考金斯(Rebecca Smith-Coggins)以49名醫生及護理人員為受試者,試圖了解短暫休息對於注意力與工作表現的影響。史密斯-考金斯要求其中26名受試者在連續三天值晚班後,於凌晨三點小睡40分鐘,而其他23名受試者則毫無休息、持續工作。


研究結果顯示,有小睡歇息的醫生與護理人員不論是在注意力測驗或是虛擬的實務測驗上,皆有較佳的表現。利用休息時間出去走動,尤其到戶外以及綠地活動,對於增進注意力也有相似的益處。2008年南卡羅來納大學的心理學家伯爾曼(Marc Berman)以38名密西根大學的學生做為受試者,測試戶外活動對注意力的影響。


伯爾曼要求學生先完成兩項極耗心力的測驗:一開始他們必須記下一連串數字,之後以倒敘方式背出這些數字;接著要求他們記下數個字詞在某一個方陣中的位置,測驗之後,伯爾曼讓一半的學生沿著植物園小徑漫步一小時,而另一半的學生則在忙碌的市區中行走相同距離。結束後全部學生再度回到實驗室接受另一項背誦數字的測驗。結果發現,那些在植物園散步的學生表現明顯較好。伯爾曼認為,這是由於安靜的綠地以及自然環境讓我們的大腦得以放鬆、休息;相反地,忙碌的城市街道只會使大腦受到各種不必要的干擾與刺激,對於放鬆休息並沒有幫助。


靜坐與正念訓練減輕壓力


靜坐和正念訓練近年來也日漸盛行,許多研究更證實它們對於舒緩壓力、增進注意力與記憶力都有良好的效果。2009年德國神經科學家魯文(Sara van Leeuwen)召募了三組受試者測試靜坐對於視覺注意力的影響。受試者包括17名年約50歲的資深靜坐者、17名年齡相近但不太有靜坐經驗的成年人與17名沒有靜坐經驗的年輕人。儘管視覺注意力通常會隨著年齡增長而逐漸衰退,魯文卻發現資深靜坐者的視覺注意力明顯優於其他兩組受試者。

2011年美國邁阿密大學的賈哈(Amishi Jha)研究34名海軍陸戰隊隊員也發現,每天花12分鐘靜坐,即可減緩工作與軍事訓練壓力所引起的工作記憶力減退。靜坐訓練甚至也會影響大腦結構,資深靜坐者的大腦皮質具有較多皺褶,海馬回體積與神經元密度也較大;由於大腦皮質和海馬回與我們的高等認知功能及記憶力有密切關係,這些腦區的變化也可解釋為何靜坐能提升心智功能。

把靜坐和正念訓練融入工作環境中有更驚奇的效果,美國健康保險業巨頭安泰(Aetna)在執行總裁貝托里尼(Mark T. Bertolini)的極力倡導下,2010年開始為公司員工提供免費的瑜珈與靜坐課程,甚至在辦公室內為這些活動提供練習場地、也在公司內為專業靜坐教師設立正式職位。貝托里尼也與健康心理學家沃勒佛(Ruth Wolever)合作,希望能系統式地檢視這些措施對員工心理健康的影響。結果發現,經過短短三個月的訓練,參與瑜珈和靜坐課程的員工便感覺壓力大為減少,這些員工經歷壓力之後的心跳回復率也比並未參與課程的員工快。以安泰公司1000多名員工為受試者的後續研究更發現,瑜珈和靜坐課程不僅能減緩工作壓力、降低員工醫療照護上的支出,更能提高員工工作生產力。沃勒佛認為,這些結果不但彰顯靜坐對於職場工作的正面效益,也可讓一味強調忙碌的企業文化進行反思:考量員工的身心負擔能力,再提出合理要求。


遠距工作利與弊


除了在生活中增添一些不受工作干擾的休息時間,改變工作的模式或許也可對員工身心健康帶來意想不到的好處。透過網路和電話在家中或其他地方辦公的遠距工作模式(telework),又稱為彈性地點工作模式(flexplace)、分散式工作模式(distributed work)或混合式工作模式(blended working),近年來逐漸盛行。根據美國普查局的調查,1997~2010年選擇一週至少一天遠距工作的美國人口激增了35%,這可能還是相對保守的估計數字。根據全球職場分析組織這間顧問公司的研究,2015年約有25%的工作者選擇某種程度的遠距工作模式,而其中80~90%的人希望一週內固定有兩、三天可採用遠距模式辦公。這樣的趨勢並不只限於美國。


2011年一項針對24個國家、多達1萬8500名受訪者的調查顯示,35%的受訪者一週至少遠距工作一天,而60%的受訪者甚至表示,如果雇主許可,他們希望完全以遠距工作模式辦公。儘管遠距工作有越來越盛行的趨勢,許多管理階層仍對這樣的工作模式有所疑慮:讓員工在辦公室之外的地方處理公務,真的不會影響效率和生產力嗎?或是,要怎樣才能確定哪些員工適合遠距辦公、哪些員工不適合呢?然而,這些疑慮大都沒有科學根據。最近的研究發現,相較於那些被限制在辦公室的員工,選擇遠距工作的員工似乎效率更好、對工作的滿意度也較高;而儘管遠距工作的確較適合特定人格特質的員工,在適當的指導之下,每一種類型的員工皆有適應遠距工作的潛力。若把眼光放遠,遠距工作對於社會整體也有極大的貢獻。雇主本身可以得到更有生產力的員工,節省許多辦公室的開銷,獲得更高的利潤;而每天通勤人口下降,對於舒緩交通阻塞和減低環境污染也大有助益。


2015年,史丹佛大學的經濟學家布魯姆(Nicholas Bloom)以中國上海一家旅行社的員工為對象研究遠距工作。布魯姆與同事從這家公司中挑選249名員工參與為期九個月的實驗:其中一半的受試者在辦公室工作,另一半受試者在家遠距辦公。研究結果發表在2015年的《經濟學季刊》上,結果讓許多管理者大吃一驚:平均一名遠距工作的員工每年可為公司增加1900美元的收益。這樣的利潤有大部份來自於辦公室租金減少,除此以外,遠距工作的員工生產力比傳統辦公室員工高出13%,這些遠距工作員工在工作當中休息時間較少,較準時開工,平均僅花半小時吃午餐,這些人也認為自己專注力較高,對工作整體而言也比較滿意。相較於在辦公室工作的員工,遠距工作的員工辭職率減少了50%。布魯姆並不是唯一發現遠距工作好處的研究者,2007年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的工商管理學助理教授賈哲丹(Ravi Gajendran)與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的心理學家哈里遜(David Harrison)整合分析46項研究後也發現,遠距工作者對工作的滿足感較高、工作壓力較低、在家庭與工作間達到良好平衡,也比較少產生辭職念頭。


荷蘭的心理學家范義潘倫(Nico W. Van Yperen)2016年發表一項研究,發現遠距辦公者對工作的抗壓性較高,在工作遇到困難的時候比較容易保持足夠的工作熱忱;相反地,在辦公室工作的員工遭遇困難時,工作熱忱往往大為降低。這樣的情況似乎不難解釋:當你身處辦公室,無論如何你都必須堅持下去、繼續工作,這往往令人備感壓迫;相反地,遠距工作的人可以適時放鬆,不管是出去運動或是睡個午覺,等到壓力獲得紓解後繼續面對挑戰,長遠下來反而更有效率、也對工作保持熱情。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2月202期睡眠學習不是夢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