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剪影

從心到腦,老年失智徵兆探尋者──張玉玲

撰文/呂怡貞

科學人剪影

從心到腦,老年失智徵兆探尋者──張玉玲

撰文/呂怡貞


1995年,台灣大學心理系的講台上,花茂棽教授講述著裂腦(split-brain)案例。1960年代為了治療癲癇,會切斷病患腦中連結兩半腦的神經通道胼胝體(corpus callosum)。後來發現,患者在手術後會出現例如一隻手阻止另一隻手進行動作、雙眼和身體兩側有不同的視覺和觸覺感受等情形,彷彿一個身體有兩個靈魂。

台下有一位女學生聚精會神聽著。她非常驚訝,原來,除了與在躺椅上的個案聊他們的內心世界,心理學還有另一種探究人心的方法,也就是研究腦與行為之間的關聯,稱為神經心理學。

「窺探大腦是我以前未曾想過的事情,聽了花老師的課之後我非常著迷,知道這就是我想學的。」當年那名「女大生」現在是花老師的同事,台灣大學心理系助理教授張玉玲。


心理學?是什麼啊?

張玉玲在高中時就想讀心理系,但是當初父母對於女兒要念這個「不知道在讀什麼、也不知道讀了以後要做什麼」的科系,頗為頭大。「父母從來都不管我的課業,我從來不會因為考不好被罵、考好得到獎勵,他們並非不關心,而是不給壓力,因此我做的事都是我喜歡的。但對於我念的科系,他們明確表達出他們的『意見』。當得知我選填心理系,我們為此大吵一架,這是我自小以來第一次和父母大吵。」張玉玲笑著回憶道。

還是高中生的張玉玲,其實對心理系也只有片面的認識,但她很清楚她對「了解人」很有興趣,她想傾聽人的心事、處理人的情緒問題,這樣的「專業技能」以後自然會有什麼出路,不用憂心。就這樣,她踏進了這個「了解人」的領域。進了大學,修習一堂堂心理學不同學門的課程,張玉玲才知道心理學的範疇和學科分類如此廣泛,她便積極跟著幾位系上老師做專題,從中不斷探索自己未來學習的方向。

大二時,臨床心理學教授花茂棽來到系上,主要研究領域是神經心理學。「花老師講了一個又一個腦傷個案後來的行為改變,我才知道世界上原來有這樣的案例,花老師帶我了解到人腦的奧妙。」之後張玉玲進入碩士班,便請花老師當自己的指導教授。在碩士班期間,台大引進了第一部磁共振造影(MRI)儀器,「這部儀器能夠現場即時記錄人腦活動,當時連大學教科書都沒有提過這種技術,對師生來說都猶如天降神兵。要測試時,我立即自願當受試者,心理系與電機系教授週末開MRI相關課程,我也都去上。」從心到腦,張玉玲想探究得更多、看得更深,於是萌生出國深造的念頭。

然而當她對父母說她想出國念書,接下來的場景如同重回當年選填大學志願。而且,問題更加實際。家裡經濟並不寬裕,出國的錢哪來?在美國怎麼生活?出國到底是要念什麼?台灣不能念嗎?一句句質問,張玉玲知道,那並非表示父母反對,而是深深的擔心。去美國念心理學,對他們來說是很遙遠、很抽象的事情。為了實現夢想同時不造成家裡負擔,張玉玲在碩士班時努力兼家教存錢,並成功申請到公費留學與美國學校獎學金,最後在沒有向家裡拿錢的情況下飛去美國。


張玉玲

◎ 1976年出生

◎ 2001年取得台灣大學心理學研究所碩士學位

◎ 2007~2008年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附屬醫院以及退伍軍人醫院臨床神經心理部精神醫學部臨床心理實習

◎ 2007年獲得國際神經心理學會塞馬克紀念獎

◎ 2008年取得美國弗羅里達大學臨床與健康心理學研究所博士學位

◎ 2009年獲得美國阿茲海默症協會年輕學者研究獎

◎ 2010年進入台灣大學心理學系任教

◎ 2015年獲得科技部吳大猷先生紀念獎

◎ 2016年獲得台灣傑出女科學家新秀獎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3月181期 運動未必能減重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