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假假

鑑識偽科學

火場分析以及其他犯罪現場檢驗,可能沒有那麼可靠。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真真假假

鑑識偽科學

火場分析以及其他犯罪現場檢驗,可能沒有那麼可靠。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刑事司法系統有個問題存在,那就是鑑識科學;這是今年5月我在美國科學促進協會舉辦的鑑識科學研究評估研習會聽到的訊息。我在會中演講偽科學,卻聽到鑑識科學中許多我認為是可靠的領域(例如DNA和指紋分析),事實上使用了不可靠或未經證實的技術,以及不同鑑識人員會得出不一致的結果,我驚訝不已。


該研習會是針對美國國家研究委員會於2009年出版的報告《加強美國的鑑識科學:進步之路》所舉辦的;那是美國國會有鑑於鑑識科學中只有DNA勉強可靠而委託進行的研究。報告結論是:「基礎和應用鑑識科學系統都具有嚴重問題,只有靠國家的力量全面改造以支撐現有鑑識科學社群結構,才有可能解決。」經認定具有缺失並需要進行更多研究的領域包括:鑑識分析的準確度與出錯率、可能的偏誤來源與鑑識專家解釋的人為誤差、指紋、槍械檢查、工具痕跡、齒痕、壓痕(例如輪胎印、鞋印)、血跡型態、筆跡、毛髮、塗層(例如油漆)、化學物質、材料(包括纖維)、液體、血清學以及火場與爆炸現場分析。


蘭提尼(John J. Lentini)在《火場調查準則》指出,火場分析領域充斥垃圾科學。蘭提尼參與超過2000次的火場調查,有一次他問調查人員:「那邊的灼痕型態有什麼意義?」正確答案是完全沒有。蘭提尼指出,大多數時候調查人員發現的型態其實並不存在,或他們認為可由某種痕跡看出火燒得快或慢,例如木材龜裂的紋路若出現小且扁平的腫塊代表燒得慢,大且焦亮的則是燒得快,蘭提尼說那是胡說八道。火勢需要一段時間才會變大,但只要沙發或床著了火,並到達某個溫度,幾乎就無法分辨源頭。他也破除了窗戶裂紋的迷思,例如認為裂紋代表有快速加熱,可能是由助燃劑(縱火)引起。事實上裂紋是快速冷卻造成,例如消防隊員對燃燒中的有窗房子噴水。他還指出,地板上的灼痕並非由刻意噴灑的液體造成;當整個房間都被火吞噬,極度高溫會燒及地板,加上融化的金屬以及門檻下方留下的灼痕,會讓調查人員認為那是由助燃劑引起。我問蘭提尼為何這領域會變得偽科學充斥?他說:「大多數火場與爆炸現場的『科學』分析是由保險公司進行,他們希望找到縱火證據,這樣就不需按合約理賠。」


英國倫敦大學學院JDI鑑識科學中心的卓爾(Itiel Dror)談及認知偏誤如何影響鑑識科學家,例如後見之明偏誤會讓人從嫌疑犯身上反推出證據,確認偏誤會讓人尋求更多確認某嫌疑犯犯罪的證據,就算根本不存在也一樣。他還指出有些研究發現「同一名專業鑑識人員在不同背景下評估同一組指紋,可能得出不同甚至矛盾的結論。」DNA分析也很主觀。2011年卓爾與另一位作者發表在《科學與司法》的文章寫道:「請17位北美的專業DNA鑑識人員就一樁已判決的犯罪案件資料提出解釋,結果並不一致。」


沒人知道有多少無辜的人因垃圾鑑識科學而被判有罪,美國國家研究委員會的報告建議大幅增加經費給實驗室進行實驗,以增進鑑識科學的有效性與可信度。2013年成立的美國國家鑑識科學委員會算是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