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創藝術

科學求是,藝術求真

「扁鵲以其言飲藥三十日,視見垣一方人。以此視病,盡見五藏癥結……」──《史記.扁鵲倉公列傳》 「……扁鵲飲二人毒酒,迷死三日,剖胸探心……投以神藥,即悟,如初……」──《列子.湯問》

撰文/沈伯丞

科學創藝術

科學求是,藝術求真

「扁鵲以其言飲藥三十日,視見垣一方人。以此視病,盡見五藏癥結……」──《史記.扁鵲倉公列傳》 「……扁鵲飲二人毒酒,迷死三日,剖胸探心……投以神藥,即悟,如初……」──《列子.湯問》

撰文/沈伯丞

傳說中,名醫扁鵲因緣際會中得到神人指點而「視病,盡見五藏癥結」,因此完成了史上首例的麻醉換心手術。史書記載了中國古代醫學傳奇,時至今日,西方醫學使用X光攝影、超音波、磁共振造影(MRI)、電腦斷層掃描(CT)、正子斷層掃描(PET)進行醫學診斷已是家常便飯。

探索人體奧秘自古以來就是熱門議題,醫學影集「怪醫豪斯」在短短幾十秒的片頭中,從古典的解剖學版畫、X光照片、心血管造影乃至於人體解剖,滿足了大眾透視人體的慾望。醫學影集的風行可說是重現了「外科」醫學在文藝復興及巴洛克時代經常公開在舞台上進行屍體解剖、動物與人體交互輸血等「外科醫學表演」來獲得贊助與經費的傳統。

欠缺透視科技的時代,想要看穿皮膚下的身體組織只能猶如恐怖電影般,刀斧加身:剖肚、開腸來檢視並詳細描繪人體各部位的組織,藉以獲得一定程度的認識。而描繪人體則需要高深的繪畫技術,因此醫學解剖在文藝復興乃至巴洛克時期,與當時的視覺藝術息息相關,達文西、米開朗基羅等人莫不深諳人體解剖與組織,而解剖學之父維薩琉斯(Andreas Vesalius)的鉅著《人體的構造》(De humani corporis fabrica)更是集醫學與藝術大成之作。這本獻給腓力二世的鉅著出版於1543年,是出自於文藝復興時代威尼斯畫派宗匠提香(Titian)工作室的傑作,儘管真正動手製作的並非提香本人,卻是提香的門生卡爾卡(Jan van Calcar)著手描繪並且由提香工作室進行雕版與印刷。

《人體的構造》提出了解剖學的前瞻觀點──把人體的內部看做一個充滿各種器官的三維物質結構,並以機械性的因果關係檢視彼此間的交互作用。至今這本高度詳細而且精密的版畫作品,依舊被視為醫學及藝術上的經典大作,「怪醫豪斯」片頭中的解剖學素描圖片便是援引自這本文藝復興時期的名著。而這本書的封面,正是刻劃維薩琉斯在眾人面前公開展示、解說解剖學的表演。由於這本書是由提香的弟子及工作室操刀製作,因此畫作中的人體肌肉、骨骼,除了力求精密、正確之外,更注重姿態的力與美,以及藝術上的表現性,這些高度表現性的人體姿態,更成為20世紀美國藝術家勞倫斯(Jacob Lawrence)創作作品「維薩琉斯套件」(Vesalius Suite)的靈感來源。

值得注意的是,解剖這件事在巴洛克時期不僅是公開表演,更是相當熱門的繪畫題材,例如大畫家林布蘭便曾以解剖學課程(表演)畫過兩幅作品,包含了「杜爾博士的解剖學課」(The anatomy lesson of Dr. Nicolaes Tulp)以及比較鮮為人知的「德曼博士的解剖學課」(The Anatomy Lesson of Dr. Deijman),林布蘭的作品同樣也成為現代許多小說、電影與電玩的靈感。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11月189期減重不能只算熱量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