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假假

永續和平

民主國家發生軍事衝突的機率真的比較低嗎?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真真假假

永續和平

民主國家發生軍事衝突的機率真的比較低嗎?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近來,烏克蘭、敘利亞及加薩的戰亂,加上2014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100週年,讓嗜讀新聞者和歷史學者懷疑,戰爭是否為文明不可或缺的特徵?1795年德國哲學家康德(Immanuel Kant)在〈永續和平〉一文中,也有過同樣的懷疑;他的結論是民主共和國的公民比較不支持政府發動戰爭,因為「所有因戰爭而來的悲劇都將落在自己身上」。自此,一直有人支持「民主和平理論」。1989年美國羅格斯大學的政治學家李威(Jack Levy)在〈戰爭肇因〉一文中推論:「民主國家之間不發生戰爭是國際關係中最接近經驗法則的一條事例。」懷疑論者則指出希臘與迦太基之戰、1812年美英戰爭、美國南北戰爭、印度與巴基斯坦之戰、以色列與黎巴嫩之戰等例外。那麼誰才是正確的?科學能回答這個問題嗎?

美國政治學家魯塞特(Bruce Russett)與歐尼爾(John Oneal)在2001年出版的《三角和平》一書中,把「戰爭相關計畫」蒐集的2300件1816~2001年間的國際軍事衝突,用多元邏輯式迴歸模型進行分析。他們根據「政體計畫」對國家的政治過程競爭性、選舉公正性、權力制衡以及政策透明度等因素,為每個國家的民主程度評分,分數介於1~10。他們發現,分數高的兩個國家發生衝突的機率會降低一半;如果其中一個國家的分數偏低或為極權國家,機率就會加倍。

康德還提出國際貿易(經濟依存度)和參與國際組織(透明度和權責性)兩項因素可降低衝突發生,因此魯塞特與歐尼爾在模型中也加入國際貿易量的數據。他們發現,在某一年經濟依存度越大的國家,來年就越不可能發生軍事衝突。他們還計算了兩兩配對國家參與政府間組織(inter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的數量,並與民主及貿易分數做迴歸分析。整體而言,若這兩個國家的民主程度、經濟依存度和參與政府間組織(也就是書名當中的「三角」)都偏向和平,則不易發生衝突。例如,在某一年這三項指標都位於前10名的兩個國家,與位於中段的兩個國家相比,發生軍事衝突的機率低81%。

這個民主和平理論自2001年以來是否仍然管用?從世界各地發生的衝突來看,和平似乎岌岌可危,但傳聞軼事不是數據。2014年出版的《和平研究期刊》特刊中,瑞典烏普沙拉大學的政治學家黑格(Håvard Hegre)重新檢視所有關於「民主與軍事衝突」的證據。他寫道:「民主國家之間比非民主國家之間較少出現衝突的確實證據,仍然不變;民主政治確立的國家之間要比半民主國家之間較少出現衝突,該結論也站得住腳。」但黑格對於經濟依存度能防止兩國開戰的說法存疑(例如,經濟學家佛里特曼提出並推廣的「金色拱門防止衝突理論」,說有麥當勞的國家不會交戰),除非這些國家都是民主國家。他猜想,可能還有其他因素可以同時解釋民主與和平,但沒有指出是什麼。我提出的答案是人性本身以及人天生偏好民主,和平則是這種天性的可愛副產物。

不論深層原因為何,從長期趨勢來看,情況是樂觀的。根據美國國際人權組織「自由之家」的調查,在1900年之前全球還沒有一個民主國家讓全民擁有投票權,到了1990年有69國,2014年則有122國(佔全球195國的63%),這是道德的進步。其餘還有37%,特別是那些渴望擁有核武並傾向引發世界末日大戰的神權專制國家,代表我們必須保持警覺,否則康德的永續和平將變成帶給他文章標題靈感的源頭:一家拿墓園做招牌的旅館。那可不是大多數有自覺的人所追求的永續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