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假假

零核武

玉石俱焚的嚇阻策略,能否有效使全球各國廢除核武?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真真假假

零核武

玉石俱焚的嚇阻策略,能否有效使全球各國廢除核武?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1960年代初我還在讀小學時,學校不時要求我們進行「臥倒及掩護」的防爆演習;那是可笑的幻想,以為真有熱核彈在美國洛杉磯上空爆炸時,薄木板書桌能夠保護我們。1974年我在佩伯丁大學大學部念書時,氫彈之父泰勒(Edward Teller)蒞校演講,談「互相保證毀滅」(mutual assured destruction, MAD)軍事策略對嚇阻戰爭的有效性。他說,在雙方都有許多核武儲備的情況下,先發動攻擊的一方將使雙方都得不到任何好處,因為雙方都具有把對方送回舊石器時代的報復能力。

到目前為止,MAD還是有效的;但是許洛瑟(Eric Schlosser)在他2013年的精采之作《指揮與控制》(Command and Control)中揭露:多年來還是有許多千鈞一髮的時刻,包括古巴飛彈危機與美國阿肯色州大馬士革鎮的泰坦二號飛彈爆炸事件等。像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執導的「奇愛博士」(Dr. Strangelove)這類熱門電影,把任何可能出大錯的情況都搬上銀幕;該片中芮伯將軍精神錯亂,相信「共產主義的陰謀正削弱並污染我們珍貴的體液」,於是下令向蘇聯發動核彈攻擊。

由於戰備升級、意外事件以及心智瘋狂等因素,像MAD這種嚇阻策略並非長治久安之道,因此過去20年來,全球對裁減核武儲備付出相當大努力,從1986年的最高峰約7萬顆核子彈頭,減至目前的1萬7300顆(其中只有4200顆可有效運作)。但我們能夠做到「零核武」嗎?

最早的冷戰鬥士、美國前總統雷根認為可以。他認為核武是「全然非理性、完全沒人性,除了殺人外沒其他用處,並對地球生命與文明具有毀滅性」。同樣在《華爾街日報》呼籲「零核武世界」的冷戰鬥士,還有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和舒茲、前國防部長裴利以及前喬治亞州參議員能恩。根據全球零核武運動的規劃,預計在2030年達成目標。美國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副主席卡萊特將軍(James E. Cartwright)表示,美國與俄羅斯如果能把各自持有的核子彈頭降到900顆,仍可維持在嚇阻作用下的和平,之後再以外交方法歸零。值得一提的是,全球194個國家當中,有185國(95%)沒有核子武器,照樣也過得好好的。同時,比起已開始或完成核武製造的國家,有更多國家開始放棄核武。這是令人鼓舞的事,但是否就代表萬無一失?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4年第149期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