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不打烊

網路媒體的致命誘惑

媒體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明白即時互動是需要克制的功能?

撰文/陳穎青

網路不打烊

網路媒體的致命誘惑

媒體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明白即時互動是需要克制的功能?

撰文/陳穎青

經歷過台灣三一八太陽花運動的讀者,一定可以深刻感受到整個媒體環境明顯的極化對立。尤其是網路媒體,不管所持立場為何,表現出來的幾乎都是一面倒的操作手法:更刺激的標題、更片面的偏見、更互相取暖的評論,還有更即時、更快速的新聞上稿。

當傳統紙本媒體全面潰敗,所有媒體都必須轉進網際網路,這時媒體經營者便遭遇致命的誘惑:如何用更有效的方法獲取點擊、產生流量、得到高人氣。傳統媒體最快也要一天的發行循環,才知道自己的下標、取材,究竟有無打中讀者需求。而網路媒體編輯幾乎是在上稿的瞬間,就會知道自己這次做得對不對。這種快速週期,養成了網路媒體快速吸引讀者目光的本事。

線上世界讓我們更快找到互相支持的團體,相同立場的聲音在己方的訊息圈不斷迴響放大,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站在社會主流意見的那一端。然而當激情冷卻,我們卻發現再也找不回那曾經存在的傳統新聞價值——中立、查證、可靠。

新聞的碎片化、八卦化、聳動化並不是台灣獨有的現象。英國哲學才子狄波頓(Alain de Botton)在新書《新聞的騷動》中寫道:「新聞機構持續不斷傳播各種沒頭沒尾的新聞快報,大量轟炸觀眾,也毫不說明事件脈絡,同時新聞議程又不斷改變,也不闡明各項議題之間的相互關聯,而且不時穿插凶殺案與電影明星花邊的聳動報導——這樣就足以弱化大多數人掌握政治現實的能力。」

狄波頓可不是空有評論的哲學家,他在線上模仿英國著名的八卦報《每日郵報》,創辦了「哲學家郵報」(philosophersmail.com),版面完全照抄《每日郵報》的風格,有各種帥哥、美女、名車、驚悚事件的照片,乍看起來簡直就是另一家八卦報紙。但在獵奇照片之下,稿子寫的卻是反省這些浮華碎片的哲學評論。

例如有一篇如果只看照片會以為是狗仔偷拍芭莉絲希爾頓(Paris Whitney Hilton)的八卦報導,裡面的文章卻是在討論古希臘哲學家伊比鳩魯對財富和幸福的分析,文章更下標為〈芭莉絲希爾頓解讀伊比鳩魯〉。

狄波頓認為,導致現在新聞無深度的關鍵,並不是讀者無閱讀能力,而是媒體沒有提供事件為何跟讀者有關的「意義」。

想想我們剛剛經歷的反服貿爭議就可以知道,再深奧的東西也會有人讀(想想「自然人呈現」這種東西你以前會看嗎?),再長篇大論也有人看(網上熱轉的文章通常以這樣一句話起頭:「以下文章可能有點長……」)。一切都取決於動機,沒有動機、沒有興趣,文章再短也沒人看。長短深淺只是表面,當你撩起了讀者心裡的動機,什麼硬骨頭都會讓人啃下去的。

已故的加拿大思想家暨媒體研究者麥克魯漢(Marshall McLuhan)認為「媒體即訊息」,線上環境擁有強大的即時、複製能力,越善用這個特性,媒體活得越好;但結果是使我們活在越來越焦慮的訊息世界。我們經常不能適應自己創造的文明,網路媒體似乎也是這樣的例證。

我們創造了餵養最多人口的現代農業與都會生活,也創造了前所未有高比例的文明疾病,例如:心血管、中風、肥胖、失眠、精神壓力、癌症等。人類要花上一整個世紀才有辦法理解高油、高糖、高鹽飲食對健康的傷害,但恐怕還要花更多時間才能自我訓練,以克制豪華炸雞排散發的危險香氣的誘惑。

同樣地,網路所提供的即時互動,乍看是媒體的天堂,但媒體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明白那是需要克制的功能呢?畢竟人類是因為理性思考,才跟黑猩猩親戚分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