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重力思考

千杯不醉007

全球最著名的情報員可能有酗酒問題!

撰文/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翻譯/周坤毅

反重力思考

千杯不醉007

全球最著名的情報員可能有酗酒問題!

撰文/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翻譯/周坤毅

棒,真是棒(bombed, James bombed)!

我稍微改寫第七號情報員龐德(James Bond)著名的自我介紹,以彰顯他的好酒量。研究人員根據弗萊明(Ian Fleming)原著小說的描述,研究龐德的個人習慣,發現他酒喝得很多,遠遠超過安全值。顯然他有單獨乾掉一整瓶酒的許可證。

事實上,根據《英國醫學期刊》(BMJ)的報告,龐德的酒精攝取量多到讓他可能是「惡性腫瘤、憂鬱症、高血壓與肝硬化」的高危險群。這項「生死關頭」(Live and Let Die)的研究發表在BMJ惡名昭彰的耶誕特刊,每年它都會刊載這類半真半假的研究,我得多喝幾杯酒後才讀得下去。

英國德比郡的急診室內科醫師強生與諾丁漢郡的小兒科醫師戴維斯,瓜分了弗萊明的14本小說以進行這項研究。根據他們的計算,龐德的酒精攝取量比成年男性的建議最高攝取量高出四倍以上。他平均每週喝下92單位的酒精(每單位是10毫升或8公克的純酒精)。計算平均值時並未包括他絕對不可能飲酒的天數,譬如說,住院或遭囚禁時。奇怪的是壞人總是想設計極度複雜的機械來殺他,卻不趁他在牢中時賞他一顆子彈。

這種酗酒習慣很容易導致意外。譬如說,龐德與死對頭金手指共進晚餐時喝了18杯酒之後還能安全開車回家。論文作者指出:「不管喝了多少酒,他都能以最高水準的表現完成極度複雜的任務。這簡直就跟小說沒兩樣。」

說到以高水準的表現完成複雜任務,研究人員不禁懷疑,經過長期酗酒後,龐德能否還在「生活的各個層面」都維持高檔表現。為了證實這項質疑,作者引述1987年發表在《性行為檔案》期刊的論文〈男性酒癮患者性功能障礙的盛行率與治療現況〉。因此龐德所謂的一夜風流可能只有愛的抱抱而已,看樣子弗萊明的小說應該更名為《差點愛上我的間諜》、《俄羅斯純純的愛》以及最經典的《噢,不會吧?》。

儘管有充份證據顯示龐德可能有性功能障礙,但風流成性的名聲依然讓他在1999年某集的「週末夜現場」中,被醫生診斷出他同時患有107種性病,其中只有53種是醫學上已知的性病。

弗萊明也在小說中留下線索,暗示龐德確實因為酗酒而導致難以復原的傷害,那便是他在調製伏特加馬丁尼時的名言:「用搖的,不要攪拌。」BMJ論文作者指出:「理想的伏特加馬丁尼應該是用攪拌而不是搖的。龐德會犯如此基本的錯誤,實在與他苛求完美的飲食品味格格不入。」

因此研究人員假設,龐德其實深受酒精中毒引發的顫抖之苦。當他自己調製馬丁尼時,很難在攪拌時不搖晃酒杯,為了掩飾症狀,只好要求馬丁尼調酒都要用搖的,免得M對他失去信心而把他趕出女王密勤局。